黄文鸿当DJ时是老大 拍电影时帮人拿鞋

2019年03月24日     1,346     检举

(新加坡24日讯)当DJ是老大、当制片人帮人拿鞋!电台UFM100.3“一哥”文鸿笑指当DJ能“为所欲为”,在电影的世界却得“低声下气”,仍感谢电影给予他的磨炼跟机会。

《联合晚报》推出的单元《下午茶星闻》,最近一期邀请到电台UFM100.3“一哥”文鸿与听众聊天喝茶。

文鸿2014年宣布与新加坡导演陈哲艺成立“长景路电影工作室”,跨界电影,问他喜欢当DJ还是拍电影?文鸿妙回说,在电台待久了可能会“为所欲为”:“我在电影里等于低声下气,所以我有时候觉得我虽然不那么喜欢电影,但我要感谢电影给我磨炼跟机会。”

文鸿感谢电影给他磨炼跟机会。(谢智扬摄)

文鸿表示,在电影的领域里,自己的工作是“producer”,“不同国家不同翻译,有的人翻译‘制作人’,有的翻译‘制片人’,我基本上做电影就是找东西的:找钱、找人、找资源。”

他开玩笑说,制片人就是骗制作人把钱投进电影,“我当DJ每天都在‘骗’你们,其实差不多一样!所谓的‘骗’,是把你的想法呈现给那个人,如果他认同你的理念(就投资)。”

在电台的领域,文鸿毫无疑问是“一哥”,他也坦言,做广播比较得心应手,可是在电影的世界里是一张白纸。

“我举个例子,我当DJ时,我是老大,别人帮我拿东西,我像明星一样被照顾。做电影时,我是帮他们拿鞋的。”

他说,像是接下来要到台北参加电影发布会,邀请方却只有一张商务舱的机票给演员,自己坐的是经济舱;去到国外,他还得帮忙安排服装。

不过,文鸿视这些为很好的磨炼,他指:“这些我可能在电台比较没有机会经历……这种感觉,你在一个领域待久,可能就找不回来了。”

文鸿曾帮女同事挡酒,挡一挡,发现自己好酒量。(谢智扬摄)

帮女同事挡酒发现自己好酒量

帮女同事挡酒才发现自己好酒量,文鸿曾在做节目时给蔡澜斟酒:等他喝醉了就问犀利的问题!

受工作影响,文鸿以前跟朋友聚餐总会想控制场面,全程讲不停,后来发觉自己蛮累的,现在尽量避免人多的场合。

“我比较喜欢一对一(吃饭),所以有一个非常糟糕的情况,就是我一周要吃很多顿饭!朋友之间虽然都认识,但都分开约。”

他偶尔也会跟朋友小酌,但强调自己不是酒鬼,“我开始喝酒,是因为在前公司时跟一群女同事到中国公干,那个年代要懂得应酬,因为都是女同事,所以我帮忙挡酒。挡一挡,发现自己酒量还不错。”

他忆起,一次蔡澜带了两名港姐上节目,他知道蔡澜好爱杯中物,为了让节目访问顺利于是现场斟酒,蔡澜边喝边说“我回去一定要跟香港人讲!谁说新加坡管很严?新加坡多么开放自由啊。”

他笑指,蔡澜微醺时,就开始发文犀利的问题,但他也补充:“我觉得在工作场所,适可而止……酒品是很重要的。”

Post in: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