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有投票权的新移民还真不少

2019年04月16日     5,536     检举

新加坡选举局今天公布修订后的选民名册,一共有2,594,740选民,比2015年大选多79418人,增幅为3.1%。

在新加坡,投票是强制的,如果没有参加投票,那么到了下一届大选,姓名就会从选民名册中移除,丧失选举权(也就是没资格投票),也丧失被选举权(也就是无法被人提名参选)。只有姓名出现在选民名册上的公民才具备投票权。

2015年大选提名日,人民行动党秘书长李显龙在提名站外给党员义工作动员讲话。

要恢复投票权其实也很容易,只要向选举局举证说明自己为何没有投票(出差、旅游、住院、生病、生产、随配偶定居海外、留学等),就可以直接恢复合格选民资格。这个步骤可以在选举局(https://www.eld.gov.sg/online.html)网站的电子服务(eServices)网页进行。

如果上届选举完全就是任性不去投票呢?现在也很简单,交50新币行政费就可以恢复选民资格了。

另外,本届大选仍设有海外投票制度。北京、上海、香港等十个城市的新加坡公民若符合条件(1. 姓名列入选民名册;2. 在2016年2月1日至2019年1月31日三年之间,在新加坡居住至少30天),宜尽快到使领馆登记成为海外选民。

如何核查自己是否符合选民资格呢?按以下步骤进行:

眼哥注意到,本次选民名册比2015年大选时多出79418人。

一些心细的网友可能会回忆起这个图表:

仅仅2015年到2017年,新加坡批准的新入籍公民为66993人。

这还不算2018年的数字。

当然,66993个新公民不会全部都具备选民资格——只有21岁以上的公民才能投票。

尽管如此,本次比2015年大选时多出的这79418人相信不少是新移民。

选民总数是259万,7.9万新公民就是3.15%。这还只是这三年的数字。如果加上过去十年的那就远远不止3.15%。

在任何选举中,3.15%完全可以决定胜败。

2015年大选,行动党支持者在提名站外摇旗呐喊。

远的不说,就说2011年总统选举,胜选的陈庆炎只比陈清木高0.3%的票。

0.3%!

同样是2011年,5月7日,大选。我们看看反对党人詹时中坚守了20多年的波东巴西区,人民行动党胜了,得票率多少?

50.4%!

折合选票,比对手多了114票。胜了。

别说114票。即便是1票,也是你胜他负。

再看看2015年大选,紧张到咬手指甲的阿裕尼集选区,执政的人民行动党败了,工人党以50.9%选票(70050票)获胜,比对手(67424票)高1.9%!

2015年大选,工人党支持者在群众大会现场高举新加坡国旗和工人党党旗。

社会上一直在传,新公民是行动党的票仓。新公民选择入籍新加坡,肯定认为新加坡较原籍国适合自己;既然认为新加坡较合适,于是推理为认为新加坡政府(也就是执政党)做得好——既然我认为你做得好,我当然投票选你。

按常理推断,没错。

但,别忘了,人毕竟是人。

人哪有这么简单?

有一种心理——我觉得你做得不错,但我不能投票选你,否则你得票率太高,容易傲娇。你傲娇就不搭理我了。

所以我得玩平衡——把票给反对党。

别说亚洲人了,西方人也一样。西方有句俗话“play hard-to-get”,什么意思?吊起来卖。我不能让你轻松到手,轻松到手你就不珍惜我了。

这个套路是不是很熟悉?

当然。因为有些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也有这个心理。

人嘛,这种反应不意外。

究竟新公民是倾向执政党?还是反对党?一般来说,相信倾向执政党的会多一些。执政党会不会因此为了选票而大举“免费赠送”公民权?

不知道。

但眼哥更倾向相信新加坡每年引入一两万新公民,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新加坡人不生育!

新加坡生育率是全球最低之一,2017年生育率只有1.16,也就是说,每对夫妇只生育1.16孩子。

如此低的生育率,不引进移民,如何支撑起城市经济?

还有一组数字,更加惊心动魄。

根据总理公署文件,从2013到2017,新加坡公民人数每年分别新增2.95-3.27万人,这除了新生婴儿扣除离去(包括逝世、脱籍)的公民,那就新公民。而这几年新公民每年引入2.0-2.2万人。换句话说,每年新增人口的大部分是新公民。

如果没有这些新公民,新加坡的人口别说每年增长1%,连萎缩都不在话下,尤其再过十年,萎缩的速度会极其可怕。如果今天不作为,到时绝对措手不及。

在人口意义上,新公民有几个特点:1. 大部分是青年、壮年,正当青春鼎盛之际,生产力强,这里说的是经济学和人口学上的生产力;2. 是择优挑选的,不适合的我可以不要;3. 不但人来了,还带来了知识、技术、资金、关系。可以说是生力军。

这是引进移民的最基本因素。

当然,短时间内大量引入新公民会产生社会融合问题。但这不是无法克服的。

许多本地老社团如福建会馆、怡和轩,学术团体如南洋学会、亚洲学会,还有新移民社团如江苏会、天府会、华源会,都积极促成新老移民的融合,甚至还有新老移民在理事会中各占半壁江山,互相扶持互相鼓励的,如世界泉州青年联谊会(简称世泉青)新加坡分会。

照片说明:2019年3月,世泉青新加坡分会会长柯鸿景率团参加“一带一路”全球泉商泰国投资推介会。

只要有共同的利益,只要肯付出努力,融合只是时间问题。

共同的利益是什么?就是前途和未来。

好了,大家赶紧去查查选民名册吧。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