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奔波劳碌到新加坡工作连命也赔上,马来西亚劳工心酸谁人知

2019年05月04日     26,808     检举

舟车劳顿是马国劳工无法逃避的生活课题。(互联网)

柔长堤全长1公里,新马第二通道全长约2公里,两条连结新马国境的桥梁,承载了无数在新工作马国人的不可承受之轻。跨越那1、2公里的距离,就能赚取比马国工作优渥数倍的工资。为了给自己和家人谋求更好的生活,不少马国人前仆后继越过新柔海峡前来我国工作打拼。

在新加坡工作的马国人当中,基本上可分为长居本地和每日通勤往返两大形态,其中从事劳力工作的蓝领工人则占多数。根据《星报》报道,非正式统计显示每天有多达33万马国人往返于新加坡和柔佛两地通勤工作,他们通勤的方式包括机车、公共巴士和汽车。

一天之内,穿梭于两个国度,这些在新加坡工作,回马国居住的马国劳工往往需要耗费比一般工作人士更多的精力。因此,常常有人戏称他们赚取的薪资,是“辛币”,即“辛苦赚来的新币”。1新元兑换3令吉的诱惑很大,隐藏在细节里的,却是每日在新马两地奔波劳碌必须面对的公路意外和健康耗损风险。

许多马国劳工选择往返新马两地工作,骑乘机车是其中一种方式。(中国报)

通勤马国劳工的意外事件频仍

5月1日劳动节,一名在新加坡任职厨师的53岁马来西亚华裔男子在下班返家途中发生致命车祸,魂断新马第二通道,而这场意外也只是多起意外中的冰山一角。

《中国报》报道,该起意外发生在新马第二通道28.1公里处往北方向路段。死者叶志成(译音)于5月1日的凌晨1点半左右下班回家途中,在前述路段意外撞上一辆停在紧急车道的轿车。

柔佛州依斯干达布蒂里警区的文告表示,死者在意外当下被抛飞至路面,导致头部受重创,不治身亡。据悉,事发路段没有路灯照明,导致现场非常昏暗,该轿车疑似没有打开讯号灯和放置三角锥提醒其他公路使用者。

今年2月26日,新马第二通道的大士关卡发生一起马国工厂巴士疑似刹车器失灵撞上围栏的事故。事故导致两名前座乘客被抛出车外,坠落桥底的草坪。意外一共造成1死16伤,所有死伤者皆为在本地工作的马国劳工。

2月23日,一名同样往返新马工作的马国劳工,疑似过劳导致心肌病变,在其马国住家休克猝死。据家属表示,担任玻璃厂技术人员的死者已在新加坡工作长达9年,生前经常投诉自己非常疲累。

2月16日,在新马第二通道第11.3公里处,一名从新加坡下班骑车返回柔佛的54岁马国劳工在途中突然失控翻覆,伤重不治。

今年稍早的1月,在马国境内的第二通道也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交通事故。一群在高架桥下避雨的机车骑士,被一辆失控的休旅车失控撞上,导致7名机车骑士受伤送院。

2017年和2018年,也发生了多起往返新马工作的马国劳工在通勤途中遭遇车祸身亡毁天伦的悲剧。

2016年甚至一度发生两周内有5名马国劳工,因各种交通事故身而亡的悲惨事件。这些死者之中有4人为机车骑士,在不同地点发生严重车祸而丧命,另外一名马国劳工则在步行越过长堤时被失控的机车撞上而伤重不治。

这些不幸的悲剧,隐约透露出往返新马两地工作的马国劳工,在承受冗长工时和通勤时间的同时,其实都长期曝露在交通意外和精神疲劳的风险中。拿未来的健康,换取现在的金钱,是这群人明知不可为,却不得不为之的无奈。

新马两地通勤的马国劳工除了面对舟车劳顿的疲乏,也长期曝露在公路意外的风险中。(STOMP)

马国薪资水平远远不如新加坡

根据马来西亚统计局最新的《2017年薪资调查报告》显示,马国2017年的平均薪资为2千880令吉(960新元)。考虑到平均薪资(average salaries)可能被极端值的高薪雇员拉高,中位数薪资(median salaries)应该更能代表马国雇员的真实受薪状况。而根据该报告,马国2017年的中位数薪资为2千160令吉(720新元)。

马国的中位数薪资也随着教育程度而有所浮动,其中大专学历的中位数薪资可达3千400令吉(1千133新元)、中学学历中位数薪资则是1千750令吉(583新元)、小学学历1千400令吉(467新元)和无正式学历为1千100令吉(367新元)。

红蚂蚁从某个面向马国公民,专门提供新加坡工作资讯的面簿群组中截下了以下几个招聘广告。

从上方几个招聘广告来看,这类蓝领工作的基本月薪基本上坐落在1200新元至1800新元之间,学历的最高要求通常是相等于本地O水准文凭的马来西亚教育文凭(SPM),有些工作则未对学历有特别需求。整体而言,前来新加坡工作的马国劳工要赚取1200新元以上的月薪应该不算难事。类似水平的月薪折合成马币至少都在3600令吉以上,如此薪资水平在马国并不是人人都有机会达到。

能省则省,许多人宁愿舟车劳顿再多存一些

尽管新加坡月薪相对马国为高,但在新加坡居住的租金和伙食费对部分马国劳工而言,或多或少都会造成他们的手头拮据。以在新加坡租下一间2人1房的单位为例,每人租金几乎都在300新元以上。如果以最节俭的方式,一天10新元解决三餐,一个月下来也需要一笔300新元的可观数目。加总起来,以完全没有生活消遣的方式在新加坡同时工作与生活,一个月基本开销至少也要600新元,换算成令吉则是1800令吉,而这个数字尚不包含在新加坡乘搭公共运输工具的费用。

部分在新加坡工作的马国劳工从小在柔佛州成长,因此可能在柔佛已有自己或家人的房子,省下在新加坡居住的成本,每日返回马国生活也是顺理成章之事。对来自柔佛新山以外区域的马国劳工而言,在新加坡的租金动辄300新元以上,而这样的租金也仅足够与人搭房,无法独享生活空间。如此一来,通勤来往新马两地,以每月400令吉至600令吉(133新元至200新元)的租金在马国租下一间能够自己独享的房间也是不错的选项。在马国居住的他们也能省下在新加坡用餐的开销。许多通勤一族会在马国用完早餐后再出发工作,并顺便在马国打包当天的午餐,晚餐则在下班后返回马国解决。

如果采用通勤的方式往返新马两地工作,多出的1800令吉在扣除交通费和租金后,仍有1000多令吉左右。此外,对许多已娶妻生子,有家室的马国劳工而言,在新加坡租房子也不是长远之计。

省下了在新加坡租房子和生活的开销,他们能以那笔每月近2000令吉的费用,在柔佛一带购买一间20万令吉以上的有地房产或公寓打造属于自己家人的安乐窝。对他们而言,比起能够给自己和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并且还能每天把握短暂的时光回家与家人共享天伦之乐,每日来往新马两地的辛劳或许真的不算什么。

每月不到2千令吉(667新元)的供期在柔州可买下环境不错的房子。(示意图)

下面这位每日通勤新加坡工作的马国网民所列出的计算方式,也可以让我们一窥每日往返新马两地工作的马国劳工究竟以何种心态来决定是否要承受舟车劳顿之苦。

“那我算算,住新加坡通常350左右一个床位,一天交通吃保守20,一个月就600,供950,马币2,700(实际上应为2,850)。我来回,但是在pelangi租房子,马币500,每天过关4*20(80新币),油钱马币4*30(120马币),吃30马币一天(900),500+120+900+240=1740,省个1,000马币……”

内容未完结,请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