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高校竟如此肮脏,3年56起性犯罪行为

2019年05月07日     16,740     检举

今天国会复会,教育部长王乙康(中)、总理公署部长兼财政部和教育部第二部长英兰妮(左),以及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右)先后针对国大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宿舍偷拍洗澡事件”答复议员的询问。(张丽苹制图)

以为偷窥(Voyeurism)仅仅只是恶作剧行为?毕竟没有接触到受害者的肢体嘛,所以不构成侵犯与伤害?

你错了,而且错得一塌糊涂。(那些有潜在瞥伯意识的人,红蚂蚁劝你别以身试法,真不是闹着玩儿的。)

新加坡国立大学宿舍偷拍洗澡事件的女受害者马芸,4月18日在网上揭露事件至今虽然只有短短两星期,但事件已在线上线下引起巨大反响及争议。国会今天中午复会时,也有至少10名议员对此提出口头询问,三名“重量级”部长也对此郑重作出答复。

国会今天复会,教育部长王乙康是第一位答复议员询问的部长。(国会视频截图)

这在在说明了:这件事绝非小事,而是严重到律政部与总检察署都必须修改《刑事法典》来加重偷窥罪行的刑罚。

今天发言的三名部长先后是教育部长王乙康总理公署部长兼财政部和教育部第二部长英兰妮,以及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

王乙康的发言围绕在三大重点:

王乙康。(国会视频截图)

一、“二度犯规”才开除的大学纪律框架不能作为常态,不过一犯规就开除学籍的做法同样也不能作为常态,惩处方式必须严峻但公平。严刑峻法作用在于起到阻吓,但对于诚心忏悔者,也必须给予二次机会,让他们能够重返社会从头开始,就像新加坡监狱部门展开的“黄丝带计划”的性质那样。

二、新加坡的自主大学拥有自己的董事局和纪律委员会,不归教育部直接管辖,但“经一事长一智”,大学方面已经深知事件的重要性,也非常清楚教育部在这方面的强硬态度。王乙康相信自主大学一定会迅速找到最佳解决方案来亡羊补牢。

三、本地的偷窥问题日益严重,不仅仅存在于大学校园内。他援引《今日报》的一篇关于偷窥的专题报道指出,随着国人在年幼时就开始接触网络,登录色情网站也越发简单,加上科技进步使得录影变得更容易方便且不易被察觉,因此许多人纷纷“铤而走险”。新的大学纪律框架必须将此现象考虑在内。

王乙康说,年轻新加坡人的生活至今已离不开电子产品,他们对于可录像的技术的掌握更是成熟,当中也有不少人认为,通过社交媒体应用程序如Whatsapp传阅一些较为裸露的画面“没什么大不了”,这点确实令人担忧。

王乙康在发言中也给出一组数字:3,6,56,42,37,66,10。(嘿嘿,这可不是多多博彩中奖号码),与议员分享了本地大学出现的不正当性行为相关罪行。

过去3个学年内;

本地6所大学;

共出现56起不正当性行为相关罪行;

其中42起发生在校园内,其余14起虽然发生在校园外,肇事者却是大学生;

56起罪行中,37起(66%)受害者报了警(31起已结束调查,4起在调查中,2起证据不足无法起诉);

31起结束调查的案件中,有10起的肇事者被判坐牢介于10天至8个月不等。

王乙康也透露,56起案件中,目前有5起仍待纪律评估,另外4名涉事学生还未面对惩处就自行退学。

剩余的47起案件中,34名学生被校方发出正式谴责,26人被停学长达两学期,还有20人被禁止踏入学生宿舍。之所以加起来超过47,是因为许多学生的刑罚都是叠加的。有一名学生原本被开除学籍,但在上诉和进行心理鉴定后,校方决定将惩处改为停学18个月。

王乙康还透露,上述56起案件的分布如下:

2015学年:17起

2016学年:18起

2017学年:21起

三分之二的案件都涉及偷窥。

新加坡国立大学:25起

耶鲁—国大学院:2起

南洋理工大学:20起

新加坡管理大学:6起

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1起

新加坡理工大学:1起

新跃社科大学:1起

大学生犯法没有特权也没有“免死金牌”

尚穆根在发言时,则详细说明了王乙康所说的那31起已报警、且结束调查的罪行处理方式。

尚穆根。(国会视频截图)

其中16起的肇事者被控上庭,10人被判坐牢,4人被判缓刑监视,1人被释放但不代表无罪,1人的案子仍在等待下判。

其余15起没有上庭的案件的处理方式如下:

13人被发出有条件警告;

2人被发出严厉警告。

尚穆根说,关键是这15人当中有14人(93%)自此不再重犯。剩余的那名重犯者是国大学生,他在2015年因偷窥被警方发出有条件警告,2017年重犯后警方在庭上连同上一起罪行一并起诉他,最终被判坐牢8个月,罚款2000元。

尚穆根说了那么多,只为了带出一个重要信息:大学生犯法没有特权或“免死金牌”,不像网上流传的,指警方顾及大学生的前途,所以不提控他们。事实上,大学生依然必须为自己的不当行为付出代价。他还说,获得二次机会的大学生绝大多数都不再知法犯法

尚穆根:要让女性继续在新加坡感到安全与被尊重

新加坡目前是全世界女性人身安全最有保障的国度之一。

根据警方2018年的数据,有93%的新加坡人认为生活在本地,人生安全是有保障的。

87%的本地女性认为在自己住家周边的邻里区内感到很安全。74%的女性晚上在住家周边的邻里区内行走,感觉安全。

尚穆根说,新加坡政府将致力于让女性继续在新加坡感到安全,并感到受尊重。

据《今日报》报道,国会去年10月在答复一项口头询问时曾透露,2013年警方共接获处理150起涉及针孔摄像头的偷拍案。到了2017年,这组数据已上升至约230起

有鉴于涉及侮辱女性尊严的案子近年有上升的趋势,律政部和总检察署过去一年一直在探讨如何修改《刑事法典》来弥补不足,并于今年2月在国会上提出刑事法改革法案,将偷窥事件视为独立罪行看待,加重犯罪人的刑罚,包括鞭刑和监禁更长时间等。

这是为了加强保护弱势群体、应对不断演变的犯罪趋势,以及确保刑罚与罪行的严重性相称。

何谓犯法的偷窥行为?

按尚穆根的解释,“偷窥”包含了偷窥的具体行为、以及拍摄制作、拥有、登录观看以及散布偷窥内容的视频,此外也包括在建筑设施内做手脚,偷装针孔摄影机等

据《新明日报》报道,修改法案一旦通过后,偷窥的新罪名最高刑罚和之前相比,监禁部分可长达两年,比之前多出一倍。另外,肇事者除了可被罚款,也可能被鞭刑。用尚穆根的原话来说:

“这显示政府对这类罪行是严厉看待的,而且从心理和道理层面上,也在强调这是严重的事情。”

不过尚穆根不忘指出,虽然政府更加严厉地看待这类罪行,但警方和总检察署还是得根据个别案件来酌情处理。

据《联合早报》报道,国会今天在结束前,三读通过刑事法改革法案,对付日益猖獗的偷拍、偷窥或随意散播猥亵照片罪案。日后,对建筑结构动手脚进行偷拍的行为也被列为刑事罪。偷窥或偷拍者被定罪后,可面对监禁最多两年,比非礼罪的刑罚多一倍。

警方什么时候能“手下留情”?

尚穆根也在发言时给大家介绍了新加坡警方在盘问嫌犯时,如何鉴定何时可以“手下留情”。

他说:当嫌犯符合以下条件时,警方基本上就不用“手下留情”,反之则可以考虑“从轻发落”。

重犯者;

有预谋地干案,例如安装针孔摄像机、罩住脸部或用东西罩住CCTV闭路电视摄像头,或用其他方法来逃避追踪;

偷拍视频已被分享或流传出去;

犯罪者毫无悔意,调查过程中也不积极配合。

他举例说,2015年在共和理工学院偷拍一名女子洗澡的那名23岁男子,是在为期4个月内连续干案,还用毛巾遮住脸部,而且用东西遮挡附近的CCTV摄像头,干案后也没有自首。该名男子最终被警方提控,判处10个月监禁。

至于那名在国大偷拍女学生马芸洗澡的男生Nicholas Lim,因为不符合上述条件,最终被警方判处12个月有条件的警告,虽然如此,这不代表他就能逍遥法外。所有被发出“有条件警告”的人,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失去自由,因为他们已经被警方“盯上”,生活如履薄冰,Nicholas Lim也不例外。

内容未完结,请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

新加坡网站推荐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