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的故事” ——我们误信心灵法门的遭遇

2019年05月07日     5,652     检举

本文由调查记者陈先贤、张宝胜联络当事人并实地探访,编辑李军、王萍撰稿并核对,相关案例均为真实故事。

没有比我老公更虔诚的了,可出了事就说我们“敛财,邪淫”

 

2015年8月,“心灵法门”信徒梁平帮另一名信徒搬完几箱书之后,突然倒地猝死。

  43岁的梁平修行“心灵法门”5年。5年来,他每天不到4时就起床,做完念经功课后,在上班前拿着“心灵法门”的书籍,到菜市场、地铁口或人流多的地方发放,是为积功德。

  梁平的死被卢军宏定义为“敛财,邪淫”。

  这让梁平的妻子黄茵接受不了。“敛财、邪淫有损功德,他那么想积功德,怎么会这么做?”

自称观音菩萨化身的卢军宏在给“心灵法门”信徒讲“佛法”。

她查询了丈夫所有银行卡和社交软件聊天记录——没有多余钱财,和女性交往的信息也没有暧昧的言语,聊天记录都与弘法做功德有关。

相反,因大量送书“度人”,他们的家庭生活日渐困难。

天天念经从不间断,我们不虔诚那谁能说虔诚?

黄茵加入“心灵法门”,是因为母亲病重。

  当时母亲患胃癌的消息一下子将她击垮,梁平得知后告诉她,“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救妈,那就是念经。”

  黄茵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跟随丈夫加入了“心灵法门”的修行。

  她每天念八九个小时经,不再去上班,但依然无济于事。母亲去世后,沉溺于“心灵法门”的她,依旧不停地念经,希望超度母亲升到天上去。

  在母亲去世4个月后,黄茵49岁的姐姐脑动脉瘤出血住院。因梁平“上海共修组”主力的身份,全国的信众都为黄茵姐姐念经,祈求治病。

  姐姐最终还是去世了。亲人的连续离开让黄茵悲痛不已,她打电话给卢军宏,被告知为了逝去的亲人能到天上去,她还需要念更多经。

  黄茵听了卢军宏的话,在家设了佛台念经。每天按卢军宏所说,定时定点更换鲜花、水果、佛水。

  她还让儿子念经,因为卢军宏说过“小孩子修法门会更有功德,可保其聪明健康”。

  黄茵与梁平的“夫妻双修”,令其他信徒非常羡慕。很多信徒因爱人或家人反对,导致婚姻不和甚至离婚。

  梁平去世后的49天之内,黄茵每隔7天进行一次放生。2015年到2016年整整一年,她每天在佛台面前磕108个头,念2遍礼佛。

  第一次磕108个头,黄茵磕了1个多小时,全身虚脱躺在床上,很久才缓过来。

  这一年,黄茵为丈夫念了800张“小房子”,放生了2万条鱼,许愿度100个人修“心灵法门”。

她所做的一切只是希望“丈夫能到天上去”。

原来不是我一个人在怀疑

2016年3月,卢军宏告诉她,因为家里烧了纸钱,梁平“从天上掉下来了”。

  这个消息对于黄茵来说,就像是梁平再死了一次。她知道家人并没有为梁平烧纸钱,加上卢军宏此前说梁平的死是因为“敛财,邪淫”。这让黄茵对卢军宏产生了怀疑。

  她第一次在网上查“心灵法门”,搜到大量“心灵法门是邪教”的帖子。此前,卢军宏告诉信众,搜索引擎有鬼,不能在网上搜索法门,也不能看其他佛法,否则会损功德。

  通过搜索,她还偶然发现了一个反“心灵法门”的群。当时群里有80多人,她才发现有更多人和她一样对“心灵法门”持有怀疑。这更坚定了她退出“心灵法门”。

  她的退出,遭到了很多信徒的恐吓和诅咒,咒她的儿子会成为孤儿,咒她半年之内会遭横死。

给黄茵介绍工作的也是一名“心灵法门”信徒,在得知黄茵退出后,该信徒逼迫黄茵辞职。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

他就是一个骗子

  黄茵用“荒谬不堪”形容过去修行的日子。对于卢军宏,她说“就是个骗子”。

  2014年,黄茵在香港法会上第一次见到了卢军宏本人,并拜了师。在去法会之前,黄茵多次梦到有人让她去拜师,她认为这是对她的开示。

  拜师后,黄茵拿到了一个小红本,上面写着“卢军宏弟子证书”,内页是弟子守则和姓名。

  卢军宏告诉她,如果遇到困难或者生病,把弟子证放在胸口,他的法身就会来营救。弟子证也是信众上天的门票。

  黄茵说,卢军宏自称是观音菩萨的化身,已经在天上为“心灵法门”信徒播种好了莲花,将来同他一起“上天”。

  当时的黄茵对此并未质疑,她认为观音菩萨是造福大众的,而卢军宏所倡导的“吃素念经”也都是善良的、都是好的,相信卢军宏不会有错。“现在想来很是可笑。”她说。

信徒念经计数的黄纸被称为“小房子”。

附佛外道,早有定论

对于卢军宏以及“心灵法门”,中国佛教协会也曾予以回应。

其实早在2014年,马来西亚11家主要佛教团体就发表过联合文告,严正指出“心灵法门”是附佛外道,并非正信佛教,提请信众勿受蒙蔽。

“心灵法门”不符合佛教教义、并非正信佛教,是国际佛教界的共识。

  除了自称观音菩萨化身,卢军宏对外还有多个“光鲜”的身份,其自称获得世界和平大使、英联邦民族社区特别贡献奖等诸多“重量级”国际大奖。但这些奖项、称号真假存疑。

  卢军宏号称美国国会于2014年3月26日颁予他“世界和平大使”奖。记者查询美国国会官网,未发现该奖项,也搜不到卢军宏的中英文姓名。

  其称联合国2014年3月24日给他颁发“教育和平大使”称号,但联合国没有这个奖。

卢军宏还号称在2013年德国柏林“全球文化外交峰会”上获颁“ICD世界和平杰出贡献奖”。调查记者登录ICD官网,获取一份2013年德国柏林“全球文化外交峰会”的事件一览表,其中未记录曾颁发过“ICD世界和平杰出贡献奖”,进一步查询其他年份也未发现该奖项。

不得不说的故事——我们误信心灵法门的遭遇(二)

本文由调查记者陈先贤、张宝胜联络当事人并实地探访,编辑李军、王萍撰稿并核对,相关案例均为真实故事。

说实在话,他很会制造焦虑,搞精神控制

  曾经的信徒黄茵说,卢军宏除了自我神化唬住信徒,还通过捏造邪说制造焦虑,精神操控信徒。

在多个场合,“灵性”成为卢军宏口中的高频词。其实,他所谓的“灵性”就是指鬼。“灵性附身”也就是“鬼上身”。

1

卢军宏在给信徒开示

  “你惹到灵性了,有一个男人在你腰上,我这里帮你向菩萨求一求,让你活长一点。”2016年10月2日,在卢军宏世界佛友见面会(台湾)现场,卢军宏对一位坐着轮椅的信徒说。该信徒腹部癌症已经扩散。

  “我看到你妈妈脑部有一个灵性,是一个男的,要超度掉,你妈妈每天要念《心经》17遍,不然会抑郁。”在同一个见面会上,卢军宏又对一名咨询母亲健康状况的信徒说。

  “看图腾”是卢军宏为信众“治病”的一种方式。他自称具备法眼神通,能根据人们所提供的出生年份、生肖及性别,毫无空间与时间的阻隔,看其图腾的位置、形状、颜色,了解此人的前世今生、因果报应等,不仅能治现病,还能治未病。

按照“心灵法门”的说法,“看图腾”是指每个人在天上都有一个与自己的属相对应的动物“图腾”,通过观察这个“图腾”就可以知道人的吉凶祸福。佛教的经典和教义中从来没有“看图腾”的说法。占星占相、卜算吉凶以求利养,在经典中被称为“邪命自活”,为佛教戒律所严禁。

病好了就说是有效,没好就说“业”很重,反正他总有理

  在“心灵法门”编撰的《心灵法门治疗疾病灵验实例选编》一书中,癌症、艾滋、不孕、精神心理疾病、脑瘫、植物人等疾病,都有信徒修法治愈的案例。

  许多信徒听信卢军宏的话,生病不去医院,延误治疗,人一旦死亡后,卢军宏又称病人带有很重的“业”,如果没有学习“心灵法门”不可能走得这么顺畅。

  事实上,卢军宏往往采用含糊的说法,猜测信徒面临的情况。如果猜中了便要求现场信众鼓掌,猜错了他便巧妙地转移话题。

  在某个法会现场,卢军宏猜测一名女信徒家中有一尊陶瓷的观音菩萨,该信徒否认后,卢军宏便转移话题说她家阳台的玻璃到了晚上会有闪光,有神仙在那。

“心灵法门”的“三大法宝”

  “念经、放生、许愿”被称为“心灵法门”的“三大法宝”。

  不管是信徒患病或是家人去世需要超度,卢军宏所开的“药方”多包括此种,并根据信徒所患病情的严重程度,念经、放生的数量也不一样。

内容未完结,请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

新加坡网站推荐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