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孤儿援助金被【偷龙转凤】!摇身一变成纳吉助理律师费!

2019年05月14日     12,316     检举

根据《透视大马》所检视的政府机密档,一笔高达100万令吉供设立帮助孤儿的伊斯兰基金会资金遭烂用。根据大马伊斯兰经济发展基金会(Yapeim) 的财政支出讨论说明,该笔资金用于偿还纳吉助理的律师费,而对方在2017年则是该基金会的总监。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助手沙兰被控挪用大马伊斯兰经济发展基金会(YaPEIM)分配予孤儿的逾100万令吉,支付自己的律师费。

根据《透视大马》所检视的政府机密档,一笔高达100万令吉供设立帮助孤儿的伊斯兰基金会资金遭烂用。

根据大马伊斯兰经济发展基金会(Yapeim) 的财政支出讨论说明,该笔资金用于偿还纳吉助理的律师费,而对方在2017年则是该基金会的总监。

这起诉讼案涉及促进孤儿与穷人基金会(Pemangkin)创办人,诉讼也指大马伊斯兰经济发展基金会滥用资金赞助前首相署部长嘉米尔前往欧洲、美国和澳洲。

这起案件是由促进孤儿与穷人基金会创办人莫哈末尤索夫所提出,他也于2017年3月声称该律师有意关闭其基金会,以掩盖这起丑闻。

根据有关档,该名律师被发现透过数项交易将超过100万令吉,支付给不同的律师,每次都是小数目付账。

“律师费并没有获得大马伊斯兰经济基金会董事会的批准。实际上,每次付款给该律师的款项不超过5万令吉,以避免需取得董事会的批准。总共支付的律师费已经高达100万令吉。”

报告指出,大马伊斯兰经济基金会分别在同年的1月10日、3月17日以及4月9日,将每次5万令吉的款项汇至有关律师楼。

该基金会也支付3万5000令吉给Ash Hiani集团私人有限公司,作为2017年4月12日商讨大马伊斯兰经济基金会和促进孤儿与穷人基金会管理课题的费用。

在5月12日,再有两项分别是3万7477令吉和3万6452令吉的交易,用于偿还该案件的剩余的律师费。

该名律师除了于2017年至2019年期间担任大马伊斯兰经济基金会信托人,也是首相署策略规划部门的前总监。

除了有关律师,促进孤儿与穷人基金会管也起诉嘉米尔和另5名大马伊斯兰经济基金会的董事会成员,他们分别是莫哈末尤索夫、莫达、阿都拉、莎丽娜和诺玛拉。

5名董事部成员皆挑战有关诉讼,惟作为第一答辩人的嘉米尔选择不挑战诉讼。

去年2月7日,吉隆玻高庭以指诉讼轻浮、无理取闹和滥用法庭程式为由,驳回促进孤儿与穷人基金会的申请。

大马伊斯兰经济基金会丑闻是于2015年首次浮出台面,当时是揭弊组织全国监督与吹哨者中心(NOW)的阿克马纳西所揭发。

阿克马纳西也是公正党柔佛巴鲁去国会议员,他指出,大马伊斯兰经济基金会在弄边国席补选上,花费超过22万3000令吉。

阿克马纳西也曾于2015年11月13日指大马伊斯兰经济基金会的41万1000令吉的慈善基金,遭到嘉米尔烂用支付他的旅游、高尔夫球活动和购物的费用;他于一日后纠正有关总数其实是59万令吉。

他也指出,大马伊斯兰经济基金会动用29万令吉在巴黎主办一个由嘉米尔开幕的婚姻课程。

根据报告,大马伊斯兰经济基金会目前正重组其角色和功能,以确保组织的透明度获得提升。

《透视大马》已经就该档的内容向大马伊斯兰经济基金会求证,目前尚待回应。

“大马伊斯兰经济基金会正改善其政策和决策的方式,例如管理层只可以用慈善捐款的20%费用来管理该基金会。其他的善款一定要用于慈善和投资。”

大马伊斯兰经济基金会是于1976年在1952年信托人法令下成立,其作用与慈善信托基金一样,惟与一般不同的是,该基金会是由政府资助且由首相担任监护人,并委任首相署负责伊斯兰事务的部长管理有关组织。

负责管理大马伊斯兰经济基金会的主席、副主席和信托人成员都是由部长委任。

该组织参与多项经济活动如从事超市、黄金贸易以及房产业,而所得的盈利则用于资助福利活动。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