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最贵风景最美的公寓楼会不会就是戴“皇冠”的它

2019年05月15日     938     检举

2023年竣工的One Pearl Bank(右)与即将被拆除的珍珠苑公寓(左)长得有点神似。(张丽苹制图)

加坡标志性私人住宅建筑珍珠苑公寓四度求售后,2018年2月被凯德集团(CapitaLand)耗资7亿2800万新元买下重新发展。住户已陆续搬走,今年4月30日“人去楼空”。

(Instagram)

时隔两星期,凯德集团今天公布了珍珠苑重新发展后的新公寓项目—— One Pearl Bank的建筑设计,让许多人眼前一亮,也让许多反对拆除重建、反对“新假坡”的网民放下一颗悬著忐忑不安的心。有人甚至感性地形容说:

“那种心情就好似看到一对夫妻吵吵闹闹了很长一段时间后终于分手了。然后,突然有一天,转角遇见他或她新的另一半,发现对方竟然很诡异地长得跟前任十分神似,只不过样子更轻盈也更年轻。”

都说丑媳妇总得见公婆,更何况这个“新媳妇”看起来一点儿都不丑呢。

新加坡最标志性的私宅建筑

38层楼高的珍珠苑公寓(Pearl Bank Apartments)究竟有多标志性呢?

珍珠苑是牛车水一带最有特色的建筑之一。(张丽苹摄)

建筑师当年将珍珠苑的“马蹄”开口朝西,就是为了将采光做到最大幅度,将西照减至最小幅度。(Instagram)

它那矗立于小山丘上的马蹄形(Horseshoe)“C”形建筑造型,很远就能看得见。据说,建筑师当年将“马蹄”的开口朝西,就是为了将采光做到最大幅度,将西照减至最小幅度。

只要蚁粉上谷歌输入“horseshoe tower”或“horseshoe building”(马蹄形建筑)这些关键词,珍珠苑一定排在前五位。全球长成这个样子的公寓建筑好像就只有它了。

珍珠苑坐落的三角形地块也是新加坡政府在1969年卖出的第一片用于发展住宅的地块。珍珠苑是在1976年竣工,它不但是新加坡当年最高的建筑,也是当年在一座建筑中拥有最多住宅单位的大楼。

兴建中的珍珠苑公寓。(联合早报)

珍珠苑一共有288间面积介于1323平方尺至3993平方尺公寓单位,以及8间面积介于700平方尺至5630平方尺的商用单位。大部分的公寓单位的面积约为177平方米,三层楼高的复式户型,内有三间卧室。

珍珠苑公寓复式户型剖面图。(海峡时报)

当年每个单位的售价有多么优惠,你绝对想不到也猜不出。

177平米的复式三卧户型在上世纪70年代的售价是2万8000美元(约8万4000新元),如今集体出售,以8万4000新元买下的单位,根据公寓面积的大小,能获得介于180万新元至490万新元的赔偿,算得上是世上最最最赚钱的投资啦,最少都有30倍(3000%)回报。

凯德在上周六(11日)举行了一场珍珠苑导览,反响非常热烈,一共有500人报名参加。《海峡时报》制作了一个短片,让大家一起感受一下楼里人去楼空的场景。

凯德准备多开一场导览让公众参加,但具体日期还未公布。

新的建筑设计一分为二,又二合为一

在新的建筑设计里,建筑师保留了圆柱马蹄形塔楼的神韵,但将它一分为二,从一座楼变成两座弧形公寓楼,让住户的视野能够更开阔通透,将欧南园牛车水、中央商业区和圣淘沙等360度无死角的风景一览无遗。一分为二的设计也能让住宅单位更通风。

这两栋楼顶上同戴一个“皇冠”,就是设置在最高层(第39层)的空中玻璃连廊,用轻盈通透的玻璃材质将两座楼贯穿在一起。

One Pearl Bank。(凯德集团)

新的大楼总高178米,按层数来算也只比珍珠苑的38层高出一层,联手进行设计的Serie+Multiply建筑设计事务所,也算是最大程度尊重了“前任”的高度。

竣工后,One Pearl Bank依然会比新加坡最高的公共住屋,156米的达士岭摩天组屋(The [email protected])更高。

One Pearl Bank竣工后依然会比156米的达士岭摩天组屋更高。(张丽苹摄)

建筑师在新的设计中将楼身抬高21米,把底下空间转换成停车场。此外,公寓也会通过桥梁直接衔接至欧南园地铁中转站,与地铁东西线、东北线和汤申—东海岸线紧密结合。

One Pearl Bank将建有774个单位,是珍珠苑288个单位的2.7倍,容积率为8:1。单位多了,户型面积也变小了,有小至430平方尺的“小型公寓”(studio apartment),也有大至2800平方尺的阁楼单位(penthouse)。

空中花园。(凯德集团)

两栋公寓楼的边上也会有竖向的空中花园,每个单位的阳台也会种上绿植。每四层楼还会有一个共享的花园空间,里面分割成11个小地块。整个One Pearl Bank 将会有18个空中共享花园,加起来近200个小地块可供住户种植药草、水果和蔬菜,闲暇时就在住家外当一名“城市农夫”。

凯德在新闻稿中说,采取这样的设计是为了将整座楼外立面的立体绿化做到极致。

经过一年考察 决定不保留珍珠苑

原本凯德是想尽量保留珍珠苑的原建筑,但是在考察了一整年后,加上各种因素,例如现有房屋政策、市场条件以及大楼的安全考量等等,保留原建筑最终成了最不可行的方案。凯德上星期发表声明宣布了这点,并补充说他们已经花费了3个月认真为珍珠苑的现有结构做了详尽的历史记录。

One Pearl Bank的主建筑师李志明博士接受《海峡时报》访问时说,虽然有不少人为失去一座标志性建筑而感到惋惜,但是新的设计“线条简洁通透”,可以很好地在珍珠山上延续“标记建筑”(punctuator)的精神。

主建筑师李志明博士。(思锐建筑事务所)

李志明也是总部设于应该伦敦的思锐建筑事务所(Serie Arichitects)的创办人。47岁的他说,这种在制高点点缀一个标志性建筑的做法可以回溯到好几个世纪前。他以北宋名家李成的《晴峦萧寺图》为例说,整幅画只有一座停在山上的孤庙、周边都是巍峨的山峦。

内容未完结,请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