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新加坡残忍杀害了中国女工程师,震惊全岛的“世纪渣男案”最新进展

2019年06月06日     27,768     检举

记得在小坡有一段时间

一谈到“林厝港”

毫不例外的反应都是“闻色生变”

尤其是去年林厝港谋杀案中的“邱贵福”

说他是“新加坡世纪渣男”也不为过

骗色骗财最后把

人家的命也给强行骗去

杀害中国女工程师

焚尸三天三夜!

时隔三年多后

他又重新出现在大众视野里

除了疑似杀人重罪

还被加控6项控状

而这一切的开始

还得从谋杀控状说起

(来源:新明日报)

“林厝港抛尸案”回顾

2016年,一条“中国籍31岁女工程师失踪”的消息在朋友圈迅速扩散。

崔雅洁生前青春靓丽,很有魅力。但没想原以为“失踪”的她,实际上已经遭遇情杀。

几天后,家人等来的却是她去世的消息,被抛尸在林厝港、被砍成十几块、已经腐烂变黑、难以辨认的尸体。嫌犯邱贵福亲自指认抛尸地点都没有把身体拼凑完整……

据说这个涉案嫌犯邱贵福

足足大死者崔雅洁17岁

是一名前囚犯

然而,总说人生在世

“遇人不淑,识人不清”总会碰到的

但是不幸的崔雅洁

居然是用自己的生命

来为这段经历“买单”

此外,在这起谋杀案中

死者崔雅洁事先

已被骗走2万元新币

她年轻漂亮、又有着一份高薪体面工作

却恋上有前科、其貌不扬的邱贵福

很多人对此表示不解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缘分”?

最新庭审中都找到了答案

细节曝光

崔的好友兼同事吴文娟

在法庭上供词这样说:

2015年3月份崔与当时的男友

分手后心情非常低落

有一天晚上她来到男友的公寓

希望与对方复合

但是遭到了拒绝

崔心碎不能自已

哭倒在前男友的公寓门口

这时候保安来驱赶她

邱突然从附近走过来

替她解了围

邱告诉保安没关系

她是自己的朋友

过后邱留下来安慰她

崔也向他吐露了心事

两人由此交往

证人表示听崔提过

邱是干洗店的老板而且单身

但是不久后就发现邱

以前戴着婚戒的照片

这时候邱告诉崔

自己是结过婚但现在已离婚

崔抱怨邱花太多时间

陪伴“前妻”和儿子

例如每个周末得陪他们上教堂

她因此很想赶紧为被告生孩子

好让被告减少花在

“前妻”与儿子身上的精力与时间

在遇害前的几个月

崔还努力让自己怀孕

但一直没成功

崔雅洁因为不满邱

一直和“前妻”在一起

两人经常吵架感情逐渐失和

也发现了邱的投资谎言

曾经尝试为邱要回钱

(示意图)

崔雅洁“失踪”的前一晚

她在FB上发讯息给被告的妻子

要她离开被告

被告发现后立刻拨电给她

但是她并没接电话

她在第二天早上回电话

说她会到他的洗衣店找老板理论

邱担心东窗事发

裕群地铁站的出口将她拦下

并且用车子把她带到滨海花园通道后

在车内用手将她掐死

过后,为了毁尸灭迹

买了大量的火炭以及汽油后

将崔雅洁的尸体带到林厝港8巷

藏在一个铁棚之下

用汽油和火炭烧尸

邱并没有一直留在现场

不时往返弃尸处

陆续添加花了三天三夜

才将尸体焚烧殆尽

最近,这起备受关注的林厝港弃尸案

已经在今年3月于高庭开审

主要针对的是这项谋杀控状

案件经过了11天审讯后

就暂时告一段落

另择日再进行结案陈词

可是就在这审讯还没结束的时候

被告邱贵福又

因涉及多起欺骗、失信案件

又加控6项欺骗和失信控状

“世纪渣男”没跑了

2014年10月

欺骗一名林姓女性

让她投资1万元 给自己

但是一万元的数明显不能满足于他

2015年1月至2016年6月间

被告邱贵福还是

Kendo Services的行销经理

他被指控曾两次

失信公司的营业额和加盟费

总计金额一共高达 2万4379元

2015年9月间

被告邱贵福欺骗

一个江姓的女性

以谎称自己是洗衣店老板为由

骗她投资3万元 给他开展生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连续犯案

却看似“无事”让他尝到了甜头

一骗到人就开始停不下来

而自己是“XXX老板”

的戏码也百试不爽

2016年1月至7月间

他又重施故技欺骗林姓女性

让对方认为自己就是

一身家清白的洗衣店的加盟商

而林绣莉也没能逃出他下的这个套

转账 1万4595 到

被告妻子和江某的户头

虽然诈骗的金额没有大到很夸张

但是对于平民百姓来讲

一万两万也不是天上就能掉下来的

最后一项控状发生在

2016年7月8日

对于“做洗衣店生意”

情有独钟的邱贵福

重又欺骗一名张姓女性

投资他的“洗衣店生意”

并在邱贵福的指示下

将钱汇到死者父亲的银行户头

综上所述

邱贵福已经触犯新加坡

第408项条文的失信罪

若罪成,可被判坐牢长达15

并且另计罚款

触犯420欺诈条文,一旦被判罪成

最高刑罚可长达10年监禁和罚款

可见渣男专挑无辜女子“下手”

这个案件还在审理当中

却让我们想起了几个相似的

“尘封的案件”

刘红梅案件

这起案件人尽皆知

做案手法的残忍令人毛骨悚然

其残忍度在甚至在当时

已被称为“新加坡10年来罕见”

内容未完结,请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

新加坡网站推荐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