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公布细节!新加坡调高退休年龄板上钉钉

2019年06月12日     2,335     检举

杨莉明(左):人们寿命更长,普遍活得更健康,是他们得以工作更长时间的主要原因,这也是我们在许多发达国家所观察到的趋势。(杨莉明面簿)

粉们可还记得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黄志明在今年劳动节前曾说过,职总希望将本地的法定退休年龄和重新雇佣年龄分别调高至65岁和70岁吗?

换句话说,就是希望不是在62岁退休,而是能继续工作至65岁才退休。退休后返聘,还可以继续工作至70岁。职总当时指出,好些年长员工都希望能继续工作。

(海峡时报)

老了能继续工作的集体期望今已水到渠成

今天,这份集体期望已不再只停留于“希望”阶段,而是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实。人力部长杨莉明首次公布,今年9月就有这方面的详情与大家分享。

杨莉明今天在面簿上载了几张她与职总秘书长兼总理公署部长黄志明等人一起在瑞士日内瓦出席国际劳工大会(International Labour Conference)的照片,并附上帖文说:

(杨莉明面簿)

让长寿转化为职工和雇主的生产力

我正在日内瓦参加国际劳工大会,刚读完《联合早报》昨天的封面新闻《新加坡人预期寿命全球最长》。这份报告总结了过去27年来,新加坡人的预期健康寿命延长了7.2岁,达74.2岁,国人出生时的预期寿命(life expectancy)也延长了8.7岁,达84.8岁(这是世界各国中最高的)。这意味着国人寿命的延长,多数是基于健康寿命的增长。

这个数据让我备感鼓舞。人们寿命更长,普遍活得更健康,是他们得以工作更长时间的主要原因,这也是我们在许多发达国家所观察到的趋势。它也提醒了我,我们为年长员工设立劳资政工作小组的初衷。

我在今年三月宣布说,劳资政领袖已达致共识,同意提高退休年龄和重新雇佣年龄。我很高兴目前已经取得良好进展……只剩下一些细节有待敲定。我现在很有信心,今年9月就能为公众宣布更多详情。——杨莉明

过去一年内陆续释放出好几次信息

蚁粉可能会问,这个信息印象中好像已经说过好几回了,有什么新鲜的?

这确实不是什么新鲜出炉的重磅消息,新鲜的只是它的细节。

调高法定退休年龄和重新雇佣年龄的信息过去一年内已经陆陆续续释放了好几回。重要的话当然要说三遍以上,而且是一点一滴慢慢说,为的就是让人们可以更容易接受这份“苦口良药”。

从2018年5月成立劳资政工作小组,到今年3月宣布劳资政领袖同意提高法定退休和重新雇佣年龄,到4月底职总明确阐明希望将本地的法定退休和重新雇佣年龄分别调高至65岁和70岁。

如不出意外,今年底,本地的法定退休年龄应该会被调高至65岁,重新雇佣年龄则应该会调高至70岁。本地退休年龄是在1999年从60岁调高至62岁,重新雇佣年龄则在2017年从65岁调高至67岁。

调高退休年龄是一种“权利”,并非“强制”大家晚退休

虽然主流媒体至今只有《联合早报》和《海峡时报》报道了这个消息,但根据网民以往对这项信息的反应,红蚂蚁可以预见到:大家即使无奈地接受调高年龄的安排,内心多多少少还是会感到不舒服,甚至嘀咕说,都那么老又做到这么累了,还要做到70岁才能退休,想做死人咩?

(联合早报)

可别混淆概念哦。

调高上述两个年龄是一种权利,让人们可以在有法律保障的情况下持续工作至较高年龄,并非强制性要大家非得做到65岁或70岁才能退休,人们随时都可以选择早点退休。

退休后的收入和开销费用才是大家最关心的

国人寿命不断延长,不少人老了还很健康,调高退休年龄和重新雇佣年龄,可以让那些在家里坐不住或缺钱用的年长人士,退休后还可以继续外出工作,不然怎能应付得了本地单身老人每月基本开销所需的1379新元

那些有钱有闲的老人,调不调高退休年龄和重新雇佣年龄对他们而言不会有太大影响。

比较会碎碎念的,应该是那些又缺钱又缺健康,跌入夹缝中的年长人士。

如今只能静观其变,看看杨莉明9月份会公布哪些细节。

人们其实更关心的是,这项改变对个人公积金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会不会导致大家的公积金存款越来越难拿出来,雪上加霜?部长9月份最难回答和处理的,可能就是这个问题。

新加坡网站推荐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