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要谢谢他?那个泄露新加坡上万HIV感染者资讯的人,说自己是个英雄

2019年06月14日     1,171     检举

2019年1月22日,新加坡政府收到一封邮件,发信人称手上有一部分在新加坡卫生部登记的HIV感染者个人资讯,如果不能满足他提出的条件,他将会把这部分资讯公布在互联网上。一周后,新加坡卫生部公布,约14200名登记在案HIV感染者的姓名、证件号码、手机号码以及住址等个人资讯被泄露,被泄露资讯的感染者包括5400名新加坡人和8800名外国人。

发邮件并泄露这些资讯的是一个同样感染了HIV的美国人,名叫布罗谢兹(Mikhy Farrera-Brochez)。半年后,这场资料泄露风波终于要告一段落。6月4日,布罗谢兹在美国受审,陪审团认定布罗谢兹非法持有HIV感染者数据库,并用邮件勒索新加坡政府等罪名成立。

布罗谢兹被押送到美国法庭 / The Strait Times

然而,布罗谢兹并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有什么错。他在采访中夸耀自己是一名敢于发声的“告密者”(whistle-blower),而拥有这些HIV感染者的资料,是迫使新加坡政府改变艾滋病患者以及同性恋群体法律的唯一途径。

布罗谢兹于2007年认识了现在的新加坡丈夫吕德祥(Ler Teck Siang)。他们认识不久后,布罗谢兹打算搬去新加坡和男友共同居住。吕德祥是一名医生,2012年起在新加坡卫生部担任国家公共卫生与流行病学部主任。

虽然在新加坡,男性之间的同性性行为仍属违法,但他更担心的是另一项规定:外籍HIV感染者无一例外不得踏上新加坡国土。(注:2015年新加坡修改了相关规定,允许HIV感染者入境,但逗留时间不能超过3个月)

布罗谢兹的男性伴侣吕德祥,曾在新加坡卫生部工作 / The Strait Times

根据新加坡警方,布罗谢兹和其男友曾两次伪造血液检测样本。布罗谢兹在2008年3月使用了一本假护照进行了HIV检测,结果为阳性。两天后,布罗谢兹用他的真实身份又去做了一次测试,当时他的男友吕德祥在家中抽取了自己的血液,并凭借医生身份调换样本。就这样,布罗谢兹通过了测试,获得了居留许可,利用伪造的学历在新加坡从事教学工作。

布罗谢兹曾在新加坡两所理工学院担任讲师,多次获得教学奖项。据新加坡本地媒体报导,他还在科学期刊上发表文章,出版儿童心理学书籍,甚至代表新加坡出席国际学术会议。他在采访中称自己是个奇才,会八门语言,13岁就入读普林斯顿大学,自己母亲则是英国著名心理学家。但事发后,他的这些谎言纷纷被揭穿,他的所有资格和学位证书也都被发现是假的。

2013遭到政府怀疑后,布罗谢兹故技重施,在吕德祥的操作下再次调换血液样本,顺利留了下来。2014年两人在美国登记结婚后回到新加坡。

布罗谢兹和吕德祥的合照 / 网络

2016年,布罗谢兹因不服从政府再次测试的要求被逮捕。被捕后,他交给警方一份75名HIV感染者的登记资讯。国家公共卫生部门闻讯立即报警,员警随后搜查了两人的公寓,没收电脑、硬盘,并找到了多种毒品、管制药品和额外46份感染者登记记录。但这46份记录已经被布罗谢兹发给了他住在美国的母亲。

2017年,布罗谢兹在新加坡法庭承认持有毒品、欺诈血检、欺瞒警方、伪造学历等罪名,被判入狱28个月。他在给警方的报告里表示忏悔,但是认为当时他别无选择。刑满释放后,布罗谢兹被驱逐出境,回到美国。吕德祥也因没有妥善保管机密资讯被起诉,于去年11月被判两年有期徒刑。

警方不知道的是,布罗谢兹离境时手上还有至少5400名新加坡和8800名外国感染者的登记资料,资料包括这些人的证件号码、电话、住址等。他在手机、硬盘、电脑、谷歌云端等七个平台上备份了这些资讯。2018年5月,新加坡卫生部收到消息,指布罗谢兹仍然持有部分资料,但是暂未公开,卫生部首次开始联系可能被牵连到的人。

一种在口腔中快速检测HIV病毒感染的检测器 / 网络

根据VICE报导,布罗谢兹在释放后的一年中已经多次将部分资料发送给包括VICE、The Straits Times等媒体。但是布罗谢兹认为把资料发给媒体不等于泄露,他表示自己的目的是“让大家看看新加坡政府是如何用艾滋登记系统来追踪那些患者,还有那些与男性发生关系的男性们。这个系统没有存在的必要。”

然而此时布罗谢兹已经频频显露出要公开数据库的意向。在VICE首次联系布罗谢兹后不久,一名记者就收到了他的简讯:“如果我公开部分资料,那会影响你的报导吗?”

今年1月22日,布罗谢兹给新加坡政府发了第一封勒索邮件,要求释放其丈夫吕德祥并关闭数据库,否则将进一步泄露资料。1月24日,新加坡卫生部确认他在网上泄露的资料是2013年1月之前的艾滋登记记录,并和有关部门合作试图阻断网络上能够获得该记录的管道。1月28日,卫生部终于正式向公众发布声明,通告资讯泄露,卫生部长颜金勇道歉。

新加坡卫生部部长颜金勇因为泄漏事件向公众道歉 / 网络

新加坡政府仍在联系名单上的人员。新加坡卫生部建立了特殊热线,并向受牵连者提供心理咨询服务。1月30日,布罗谢兹在美国因非法入侵其母亲的住宅被捕,随后接受调查,并因他所持的数据库被正式起诉。

6月4日的庭审上,布罗谢兹提出无罪辩护。他承认在今年年初泄露了资料,但否认自己和2016年资料的初次泄露有关联。布罗谢兹的律师称他没有勒索新加坡政府的意图,他曾多次联系新加坡和美国的官员,是想让人们意识到数据库已经泄露,想让新加坡政府意识到这些资料没有加密、没有密码,非常不安全。

布罗谢兹告诉法庭,他发的两封邮件是为了让新加坡政府关闭艾滋登记系统。他反驳新加坡卫生部“登记是为了更好的防止病情扩散和教育”的说法,重申他是想通过此事让民众了解这个数据库的存在,并且关闭这个数据库。

新加坡卫生部大楼 / 网络

他还称自己在新加坡监狱里遭受了毒打,现在有创伤后压力症。他在谈到他很孤独、想念自己的猫时潸然泪下。但新加坡方面否认了任何监狱内的虐待。

检方反驳了这种洗白说法,其证人包括多名FBI探员、新加坡卫生部长和布罗谢兹自己的母亲。检方指出了布罗谢兹证言中多次自相矛盾,加上对资料极端不谨慎的保管和处理方式,可以证明布罗谢兹拿数据库作为筹码勒索政府的目的明显。

因为此次事件,该数据库存在的必要性在新加坡也受到了一定质疑。卫生部回应称对艾滋病的患病情况登记是控制疾病传播的必要手段,实名记录则是为了避免重复记录,许多医生也表示支持。

反对意见提出,过于详细的个人资讯不是必要的。患者可以像某些性传播疾病的记录方式一样,通过特殊编号来杜绝重复计算,只记录性别和国籍等研究需要资讯,保证一定的隐私性。

还有部分医生指出,这个数据库建立于1985年,当时社会对艾滋病的防治了解甚少,但如今医学界已经充分了解了该疾病的传播途径,而且有完备的疗法,足以让大部分艾滋病患者过上和常人几乎一样的生活,具有相近的预期寿命。因此时下这个数据库的必要性值得重新考虑。

内容未完结,请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

新加坡网站推荐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