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不当大国的跟屁虫,李显龙总理这番话有意思

2019年06月15日     16,303     检举

李显龙总理(中)说:“我是你的朋友,但我也是他的朋友,我不是(任何人的)跟屁虫(stooge),我代表我自己。” (戴筠懿制图)

美角力从贸易战迅速扩散至科技战及地缘政治博弈,已紧紧牵动全球神经,各国各地政府、企业界、学界等等都高度关注中美博弈所产生的联动冲击。

李显龙:新加坡从自身利益出发,各强之间保持平衡

6月7日,李显龙总理和胡以晨先生在通商中国颁奖晚宴进行炉边谈话。(联合早报)

我国总理李显龙上周五(6月7日)在通商中国颁奖晚宴的对话会上就谈到这个大家关注的课题:新加坡如何在大国博弈下自处。对话会主持人是通商中国董事、淡马锡国际可持续发展及企业管治部总裁胡以晨。

红蚂蚁根据《今日报》、《联合早报》、《海峡时报》等本地媒体的报道,整理出李显龙总理的谈话。看完总理的发言后深深觉得,两个国家吵架和两个小朋友吵架其实很像,大国吵架会互挖朋友圈,就像小朋友吵架会喊出“不跟你好了”。

李总理在回答各国应如何在中美之间自处时表示,新加坡必须从自身利益出发,而不是成为任何一方的跟屁虫。

总理说:

“从自身利益出发,我们可以这样说,我是你的朋友,但我也是他的朋友,我不是(任何人)的跟屁虫(stooge),我代表我自己。”

总理指出,如果要避免世界分成两大阵营,大国就要给小国空间去和多方打交道。:“这也意味着,你不强迫别人选边站,不要说‘如果你不站在我这边,你就是和我为敌’。

李总理说,这么以来,区域和国际合作就可以顺利开展,各国可同时与中国、欧洲、日本及美国保持很好的联系。

“这些联系将日趋稳固。如果我们有更多这样的联系,我想我们可以在各强之间保持一个合理的平衡点。如果我们只有单一方向的联系,我们就很难说我们和每个人都是朋友。”

和中国打交道,新加坡做对什么?

胡以晨问李总理,新加坡领导人从建国总理李光耀到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再到总理本身,这30多年来都能够和中国维持良好关系,新加坡做对了什么?

李显龙回复说,他不喜欢从“做对”什么这个角度去分析,因为明天可能就变“不对”了。总理说,新加坡尽力确保新中关系是建立在事实和坦率的基础上。

总理说:“我们坦诚相待,直面现实,不说客套话。”

1978年11月12日,74岁的邓小平到访新加坡,李光耀亲自接机,这也是邓小平唯一一次到新加坡进行正式访问。(通讯及新闻部)

李总理举中国已故领导人邓小平1978年和建国总理李光耀的对话来说明这一点。当时,邓小平访问东南亚各国,希望能够争取包括新加坡在内的这些国家支持中国对抗苏联。

  

李总理说:“李光耀向邓小平解释说:我们了解你的立场,但周边国家觉得中国才是威胁而苏联不是,因为当时在各国发生的武装叛乱是由中国支持的。”

  

邓小平虽然没有料到李光耀会这么说,但他听取了这个意见,回国之后不久就不再支持马来亚共产党的长沙电台。

  

李总理说:

“这里没有假话。你需要我帮忙,我也了解你为什么要我帮你,但我会告诉你为什么帮不上忙。”

换句话说,维系新中关系没有什么秘方,就是直面“事实”(reality)和保持“坦率”(candour)。

两国根本利益不一致就要调整

总理也指出,两国领导人之间的个人关系固然重要,但双方也要明白对方的根本利益是什么,而当根本利益不一致时,“要坦诚以对,并做出调整。”重要的是,两国根本利益要一致,这让双方可以找寻更多合作空间。

李总理说,符合中国的基本利益是,新加坡认为中国的发展对世界是好事。

“中国知道我们不是与他们对抗。我们有自身独立的立场和自己的外交政策,虽然华人占多但我们是一个多元种族国家,我们代表的是新加坡的立场。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可以合作并享有很多合作的空间。”

大国支持小国不选边站?李总理:行动胜于空谈

尽管每个国家都说,支持小国不选边站以维护本国利益,李总理认为,行动胜于空谈。(特别是大国,不能只是说说而已)

总理说:“我们还得再观察。你不能单靠一个陈述来表明你的决心,那必须是一个持续多时、固定模式的动作。别人知道你是这样考量自身利益的,觉得你值得信赖,有一定的可预测性。不是你说了什么,而是你的信念是什么,还有就是你的领导层遴选以及政策制定的方式。”

国与国之间博弈时,很多国家都在承受着要替别国说话的压力,但新加坡不会这么做。

李总理:“我们说我们认为是正确的话,新加坡一直以来都这么做。”

简而言之,新加坡希望加入越多朋友圈越好,我们坚守不选边站的外交原则,也希望大国不要逼迫他国选边站,而且大家一定要说到做到。

华为或苹果?若重回冷战,世界将被切成两半

(路透社)

中美关系紧张,贸易战升级至科技战,华为手机前阵子成了美国特朗普政府围剿的目标。蚁粉会不会担心,你手上那部华为以后拿到美国迪士尼乐园或拉斯维加斯就废掉了?

胡以晨在对话会上就问总理,他既有一台苹果手机,也拥一台华为手机,究竟应该放弃哪一台?

  

李总理说:“在理想的世界里,你可以在购买华为后,隔年再买苹果手机,而两台手机之间能够顺利切换。”

  

总理评估,如果中美不愿意使用彼此的5G系统或是芯片,那这两大经济体脱钩并形成“数码铁幕”是可能的后果。正如美国和前苏联在冷战时那样,两大阵营有各自版本的电脑、电视机和飞机。但冷战过后,世界各国分享了各自的技术,空中客车和波音两大空中客机制造商的销售市场有25%是在中国。

总理指出,若世界经济被切分为二,就会像一名中国领导人近期告诉他的:“疼是疼,死是不会死的”,这将影响全球化和所有国家的经济。不只是电话系统会分割,整个科技和科学界的知识也将分裂,形成截然不同的世界。

特朗普会不会就是下一个杜鲁门?

重回冷战?怕怕。有句话说,“婚姻最怕的不是争吵,不是矛盾,而是冷战”。

都说国与国的关系跟人与人的关系是同一个逻辑的,最怕就是冷战。当超级大国转而走向互不相容的世界秩序,每个国家都会试图孤立对方,打败对方。《纽约时报》的一篇评论文章就问道:特朗普会不会就是下一个杜鲁门?

G20峰会这个月底将在大阪举行,中美领导人是否会晤备受外界关注。但李总理认为,单单一次会面不可能化解中美分歧,中美矛盾愈发尖锐化,双方在好些问题上已公开表明立场,很难妥协。

总理说,美国要的不只是改变关税或贸易条例,而是要中国经济进行“根本性改变”,这直接冲击中国经济架构,从更大的格局看,这是中美实力的一次较量,中国更难做出改变。

事实上,中国领导人最近已呼吁中国人民开启新长征,准备好迎接“困难时期”,预示著中国政府准备打一场持久战。

中美贸易战,关我什么事?

读到这里,蚁粉或许会问,中美要打持久战就打,关我什么事?

当然关你的事。最起码,当股市震荡、当全球产业链分工有变影响经济走向时,你的荷包估计也不会肥到哪里去。

受中美贸易争端和全球需求疲弱影响,我国经济今年第一季增长1.2%,低于经济师预测的1.4%.(互联网)

前阵子《联合早报》就报道说,

“受中美贸易争端和全球需求疲弱影响,我国经济今年第一季增长1.2%,低于经济师预测的1.4%,也是2009年第二季以来的最低增幅。贸工部上周(5月21日)也把全年经济预测从1.5%至3.5%,向下收窄到1.5%至2.5%。”

怎么办?

不怕。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说,我国已为贸易战的负面后果做好准备。他说,除了借助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应对经济周期性低迷,新加坡应该确保经济更快速地转型,从而把贸易战的逆境和科技快速发展的挑战转化成优势。

意思就是,政府有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这两个工具可以应对经济波动,但关键在于新加坡经济要转型。

当然最根本的还是,两个大国要好好谈。红蚂蚁和大家一样希望大国要有大国风范,不要像小孩子那样闹情绪。拜托拜托。

新加坡网站推荐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