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陪读两年后,她们发现“最好”的双语教育还是在中国

2019-02-12     4,851

“美国推娃”和“中式推娃”的热文最近我们都已经读得很多了。作为“推娃”又一“重镇”新加坡(又称坡县)的妈妈们说,“不能没有我们的名字!”

我们来看一位坡县鸡血娃的作息:

早上5点起床,游泳两小时;

7点之后,在车上吃早饭,前往学校;

下午1点左右下课,开始课后补习班,各种学科、音乐、体育等一个都不能少;

晚上9-10点左右睡觉。

新加坡陪读两年后,她们发现“最好”的双语教育还是在中国

简直比中国的鸡血娃有过之而无不及!

虽然少数娃的经历不能代表大部分,但是坡县政府学校的入学派位三年级的高才计划、小六的“分流”政策等,一步步将家长孩子推向焦虑和各种补习班。

这些政策、做法听上去是不是很熟悉?中国的公立教育在坡县找到了“世界上另一个我”,中国老母亲唱起“我和你,心连心”,天下操心的母亲是一家!

前不久,我和几个从新加坡回来的妈妈聊天,听了一些“新式推娃”的故事。这些妈妈当初留学新加坡的原因,除去坡县离中国近、安全、允许陪读外,无一例外是因为看上了新加坡举世闻名的双语教育。不过,深入了解之后,我不由得大跌眼镜:

Q:

新式推娃之所以这么鸡血,追根溯源是“双语教育”的锅?

A:

不是所有的孩子都适合双语教育。新加坡的“全民双语”政策当年造成近半数小学生毕业考试不合格,不得已才祭出“小六分流”大法,却也导致了重视教育的华人家长的鸡血推娃。

Q:

中国家长想要的“双语教育”只有在中国才能实现?

A:

新加坡的双语教育固然为人称道,但中文教育的强度实在难以让中国家长满意。在新加坡读书几年后,几位妈妈不约而同地带孩子回了国……

新加坡教育像一面镜子,从中照见了别人的焦虑,也让我们得以冷静地觉察,我们到底想要什么,我们的孩子到底需要什么。

Terry妈妈(北京)& Bophei妈妈(天津)

“远离雾霾”留学党。因为雾霾已经影响到了孩子的健康,想出国给孩子换个环境。

Anna妈妈(郑州)

“远离应试”留学党。孩子在体制内学校非常焦虑,想要出去看看更好的教育资源。

这几位妈妈都认为,当初去新加坡留学的决定还是正确的。“新加坡更适合短期、低龄的留学,文化和生活上没有太多不适应;而欧美比较适合更长期、年纪再大一点的孩子留学。”

新加坡陪读两年后,她们发现“最好”的双语教育还是在中国

新加坡新闻网站中,随处可见对低龄教育的重视

1

新式推娃的“源头”

在于双语教育实在是太难了

新加坡以英文为工作语言,各民族(华人、马来人、印度人)各自的母语为第二语言,可以说是一个全球最大的“双语实验室”。

2015年刚去世的李光耀当初在新加坡实行双语,其实是“不得已而为之”——他认为新加坡华人占多数,但国民中马来人也不少,周围又被马来西亚所包围,使用英语作为工作语言才能生存下来。但事实证明,即使有国家政策作为支持,双语教育的难度仍然让人意想不到。双语政策实施近10年后的1974年,新加坡小学六年级的会考及格率只有59.3%,高中能通过A-Level的学生,更是只有9%!

新加坡陪读两年后,她们发现“最好”的双语教育还是在中国

于2011年11月成立的李光耀双语基金官网首页

面对近乎一半的未来国民要被双语教育搞成“半文盲”的危险,新加坡政府采取了“小六会考分流”作为解决方案。

李光耀本人及其子女的双语学习都很顺利,再加上当年的心理学和脑科学研究的局限性,导致他认为,语言能力水平就等于智力水平,那些语言能力强的孩子,其他能力也一定强。因此,新加坡政府决定根据小六会考的英语和母语成绩,对孩子们进行严格的筛选。

少数中英文都好的“精英”,继续接受科目较难、师资也好的“双母语”教育,将来上大学;而大部分双语能力一般的孩子,只要英语学好就行了,中文可以只修华文B,根据后续考试成绩,将来上大学或者理工学院(相当于中国大专)、职业学校等;而对于成绩更差的孩子,就学习更简单的课程,将来接受职业教育。

但是,小六会考分流,实质上就是把高考“前置”到了小学六年级。这无疑是给本来就鸡血的华人家长又打了一支肾上腺素,也怪不得大家推娃推得这么起劲了。

新加坡陪读两年后,她们发现“最好”的双语教育还是在中国

新加坡现阶段的分流制度也经过了多次改革,不过截止到今年,仍然是“小六会考定终身”,而且英文、中文、数学、科学的考察比重基本上是2:2:1:1,也即语言能力仍然占相对重要地位

后来,李光耀在回忆录《双语教育:我一生的追求》中,对分流政策作了检讨:

“ 根据语文能力分流,还有过度提高双语学习水平,是对那些虽然很聪明,但母语能力弱的学生的一种惩罚,是不公平的。”

近年来,许多中国家长都对双语教育趋之若鹜,但是新加坡早以其“双语实验室”的结果告诉我们,不是每个孩子都适合双语教育,让不适合的孩子强行加入双语赛道,会对他的教育水平造成很大的损耗。新加坡是不得已而为之,但中国家长手握自由的选择权,应该根据孩子的具体情况,权衡利弊,选择最适合孩子的教育。

新加坡陪读两年后,她们发现“最好”的双语教育还是在中国

世界经济论坛官网报道:教育是新加坡成功的秘诀么?配图为新加坡第一任总理李光耀

2

新式推娃面面观

连哥哥姐姐都要拼的

幼升小和补习大战

三位妈妈本来希望把孩子送进政府小学接受双语教育,但最终在复杂的派位制度下望而却步了。

新加坡的“幼升小”,可谓是比中国更“惨烈”。看看教育部发布的小一学生入学流程吧:

新加坡陪读两年后,她们发现“最好”的双语教育还是在中国

看完新加坡的幼升小录取制度,你还觉得上海的幼升小复杂吗?

录取第一阶段是“拼哥哥姐姐”,保证有兄弟姐妹正在本校就读的学生。老大进了名校,老二也就稳妥了,所以爹妈得千方百计把老大送进名校,俩孩子之间年龄还不能差太大。

第二阶段,“拼爹妈”正式开始。“拼爹妈细则”分为五阶段(图中2A(1)到2C),

2A(1)阶段录取那些父母是校友,并于报名日前至少一年加入校友会、或父母是学校董事会或顾问委员会成员的学生;

2A(2)阶段,录取兄弟姐妹或父母曾是校友的学生,父母是该校教职员工的学生;

2B阶段,父母是否在学校担任家长义工、是否是社区领导者等等都会影响学生录取;

2C阶段才轮到看学区房,而且学区房的远近还很重要,越近越有可能被录取。

一条条筛选下来,就看你爹妈符合哪一条,能通过第几阶段的派位。

但是,公立小学的资源必定会向本国公民倾斜,如果是外国学生,到了第三阶段才能轮到你,这个时候剩下的多半都是些“菜市场小学”了。除非你爸是金融大鳄罗杰斯这样的人物,孩子能进排名第一的南洋小学。

因此,最后三位妈妈选的是一所学生来自80多个国家、以开放包容为特色的新加坡著名IB国际学校。

进了国际学校后,三个孩子都适应得很好,然而,为了赶上英语的进度,Bophei妈妈和Anna妈妈还是打算给孩子报读补习班。这一了解,发现新加坡也是补习大国,气氛之火热,丝毫不逊于海淀黄庄。

政府学校学生要补课。像文章最开始提到的那位鸡血娃,各种学科都在补,从小父母就对他特别严格,推得厉害。Anna妈妈说她有一位朋友的女儿,在顶级的公立女校,除了正常的补习之外,还要组织学校活动、做义工,时间排的特别满,一度每天只睡四个小时。

新加坡陪读两年后,她们发现“最好”的双语教育还是在中国

早就有新闻报道称,多数新加坡学生在学习方面患有高度焦虑症(新闻截图自:新加坡海峡时报)

新加坡补习机构众多,也有类似学而思的机构,需要考试合格了才能报读,而且学费不便宜,相当于人民币七八百元一次课。

为什么要补习?还是在于新加坡复杂的分流制度。除去小六那次“定终身”的分流,还有3年级选拔天才儿童的高才计划,初中阶段的N水准会考、O水准会考……每一次分流,都会根据学生成绩不同,决定着学生未来是能更快考上大学,还是要比别人多几年努力,或是去向职业技术方向。

国际学校学生也要补课,虽然不用参与公立系统那么残酷的分流,学习程度也还比较“佛系”,但孩子仍然需要学业精进,将来才能升上好的大学。像Bophei和Anna都在补习英文、数学,除了找当地的老师之外,还会寻找中国的线上课程。

新加坡陪读两年后,她们发现“最好”的双语教育还是在中国

新加坡的国际学校和国内的双语学校类似,注重探究,孩子们经常需要到户外完成课程。三位妈妈认为,新加坡国际学校的独特性在于得天独厚的多元文化环境,让孩子在接触华人文化、西方文化、马来文化……的过程中,学会用不同的角度看待问题

3

双语教育去向何方?

坡县两年后,答案还在中国

新加坡虽好,但两年后,三位妈妈们同时都感受到了它的局限性。最大的瓶颈是中文。

新加坡的双语教育确实做得不错。很多家庭之所以会来新加坡留学,一大原因就是希望孩子能同时学习英文和中文,不至于像去欧美国家那样丢失说母语的能力。

金融投资家罗杰斯在描述自己为何来新加坡定居时,也这样说:

“ 我们几年前前来新加坡定居,是因为它的双语、语言和教育政策。二十一世纪将是中国和亚洲的世纪。我们认为让孩子考察亚洲和说流利的华语,是我们能够给她们的最好技能。我们查看了许多使用华语的城市,最终选择了普遍使用英语和华语的新加坡。我们的小女儿‘小蜜蜂’(Baby Bee)在只使用华语的南洋幼稚园上课。大女儿是在一些科目用英语、一些用华语的南洋小学上课。学校的活动是每星期轮流使用华语和英语。”

新加坡陪读两年后,她们发现“最好”的双语教育还是在中国

在国际学校里,学校有中英双语班(一天中文一天英文,或是半天中文半天英文),和纯英语班(可以选修第二外语,包括中文)。

Terry有一次回来对妈妈说,你知道吗,老外们都在学中文,学中文课的教室都不够用了,学校在商量著换大教室。

Bophei妈妈也表示了惊讶:

“ 我在学校时,有个金发碧眼的小孩用标准的中文跟我说话,我都傻眼了。”

双语班中,母语不是中文的西方家庭占到一半以上。好多西方家庭或是华裔家庭的小孩,从幼儿园开始,就参加双语班,从小创造一个浸润式的环境。

然而另一方面,新加坡的中文课程对于来自中国的家庭来说,还是太浅了。

Anna妈妈有位朋友的两个孩子都在一流的公立中学读书,听她说,孩子虽然在家里有中文环境,但是小学毕业时的中文水平,也就和国内小学3年级的水平差不多。对于本地华人孩子来说,能用中文把一件事说清楚,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从几位妈妈的观感上来看,整个社会也是以英文为主。公交车上的孩子,特别是中学生,都用英文来交流。电梯里,Anna妈妈试着用中文和邻居孩子交流,对方能听懂,但用中文回话却要想半天,说出来的中文有着英语的语法。一次社区募捐,Bophei妈妈用中文问一位政府学校的学生募捐内容,对方最后只说出了“十块”两个中文字。

新加坡陪读两年后,她们发现“最好”的双语教育还是在中国

在新加坡也有各种专门用来学习中文的软件和网站

为何双语教育这么多年,不少学生的中文水平还是一般?Bophei妈妈试着分析,很多新加坡学生学习中文,就像中国的孩子学英文那样,用的是应试的方法,只是为了考试能过;社会上大部分时间用的都是英文,一些家长和孩子的重视程度也不够。听公立学校的朋友讲,孩子小学毕业后,中文也只有国内小学3年级的水平,

Anna妈妈感慨:

孩子的语言学习是不能脱离认知水平的,认知水平的提高要依赖他的优势语言,所以在英文程度不高的时候,更是不能放弃中文的阅读。我慢慢体会到,哪怕第二语言再流利,也不可能替代我们的母语,因为母语代表的是你的文化认同和归属感。中国人,还是要有中国根文化的支撑。

我也有一个小女儿,在新加坡的幼儿园待了一段时间,回家就跟我说整段的英文了。考虑到她的中文问题,以及姐姐的中国身份文化认同问题,看看现在国内的雾霾也好一点了,我们于是做出了回国的决定。”

这也是其他几位回国妈妈们的共同感受。为了追求好的国际教育而出国,为了学中文而回国,两年的历程,让他们把孩子未来的教育之路看得更为清晰。

新加坡陪读两年后,她们发现“最好”的双语教育还是在中国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