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乾隆沉迷的特殊玩具,只在寝宫摆能,不料竟在新加坡重见天日

2019-12-01     627

“东南少羊而多鱼,边海之民有不知羊味者,西北多羊而少鱼,其民亦然。二者少而得兼,故字以‘鱼’‘羊’为‘鲜’ ——《广东新语》

羊与上古先人生活关系甚为密切,伴随中华民族步入文明,与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发展有着很深的历史渊源,影响着我国文字、饮食、道德、礼仪、美学等文化的产生和发展。

而新加坡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即将于2019年12月15日15:50在新加坡新达城博览中心三楼隆重开拍的“西物东渐——清乾隆 御制铜鎏金珐琅嵌宝生肖大吉自鸣 转花座钟”中所提到的“生肖”指的正是羊。

让乾隆沉迷的特殊玩具,只在寝宫摆能,不料竟在新加坡重见天日

此专场设名为“西物东渐”颇具考究,耐人寻味。鱼羊相合为之鲜,西物东渐实为缘,时间终会改变一切,相融相汇是万物变迁的大踪所向。本场拍卖,清乾隆御制生肖座钟自身即是东西艺术的化身,又是时间的记录者,这也正是本场拍卖“西物东渐”的缘起之处。

乾隆“表”帝

史载记录过不少关于帝王喜爱西洋钟表的资料,康熙为自鸣钟频频写诗,其中一首叫《咏自鸣钟》:“法自西洋始,巧心授受知。轮行随刻转,表按指分移。绛帻休催晓,金钟预报时。清晨勤政务,数问奏章迟。”雍正同样爱锺,也写诗赞颂:“八万里殊域,恩威悉咸通。珍奇争贡献,钟表极精工。应律符天健,闻声得日中。莲花空制漏,奚必老僧功。”他曾赐给年羹尧一只自鸣钟,年羹尧进折谢恩:“臣喜极感极而不能措一辞。”

让乾隆沉迷的特殊玩具,只在寝宫摆能,不料竟在新加坡重见天日

到了乾隆皇帝,他不仅继续发扬这一“光荣传统”,连他本人也成了一位钟表鉴定大师。中国“表帝”的贵冠,非乾隆莫属!他从爱好自动装置变成了自动装置大师。……在乾隆统治期间,大批座钟、表和自鸣钟从广州进入中国。

拍品介绍

Lot 1734 清乾隆 御制铜鎏金珐琅嵌宝生肖大吉自鸣 转花座钟

尺寸:H:97cm,L:47cm,W:36cm

估价:80,000~180,000 SGD

让乾隆沉迷的特殊玩具,只在寝宫摆能,不料竟在新加坡重见天日
让乾隆沉迷的特殊玩具,只在寝宫摆能,不料竟在新加坡重见天日

本件座钟通体共分三层:上部为铜鎏金珐琅嵌宝石大吉葫芦造型;中部为表身主体及开光纹饰;底由四羊相托。表盘四周镶嵌各色料石,表盘下方开光内设“鸳鸯打点”,两只鸳鸯伴随整点报时钟声在乡田之中灵快跑动,一片生机盎然之景。

雕刻精细的铜鎏金花叶式背景,镶嵌各色宝石与表盘周围,彰显富贵。大吉葫芦托于一铜鎏金野猪之上;葫芦上部内镶宝石“大吉”二字;下部中间的一朵大转花、周围十朵小转花交相呼应,也在乐曲中悠然旋转,令人目不暇接;座钟乘于四羊之上,以鎏金链相连。布局对称严整;整体一气呵成,富丽堂皇,为迎合乾隆繁缛新奇的审美偏好的代表之作。

让乾隆沉迷的特殊玩具,只在寝宫摆能,不料竟在新加坡重见天日

此次拍卖的“御制铜鎏金珐琅嵌宝生肖大吉自鸣转花座钟”所呈现出的中西交融的有趣现象与清代中西钟表文化交流、中国钟表制 作的历史情况正相一致,反映出当时尤其是乾隆时期真实的历史面貌。

让乾隆沉迷的特殊玩具,只在寝宫摆能,不料竟在新加坡重见天日

上部为大吉葫芦造型,葫芦因其蔓长籽多,故古人多以它寓意子孙满堂、世代绵延,自唐以来因其谐音“福禄”,且形状像 “吉”字,故又名“大吉”,寓意大吉大利,为皇家及民间所喜爱。

背景铜胎鎏金錾刻花纹,金色纯粹而炫丽,流露出皇家的富贵之气;其上又以镶嵌各色宝石料拼贴出文字及各式花卉纹饰,与鎏金搭配相得彰宜,光照之下熠熠生辉,闪耀出夺目的光彩。葫芦腰围以青金蓝为主色,成双绶带纹系于两侧,类似清廷中“包袱纹”之效果,生动形象,大气沉稳。“大吉”二字,其先以金属丝线固定文字的位置及样式,再嵌以红色宝石料,其色鲜红炫丽,有如一颗颗饱满的石榴果实,娇艳欲滴,以火红衬托出喜庆的吉祥寓意。“大吉”字样与“葫芦”造型相配合的设计是清代较为典型及常用的吉祥图案,象征福禄绵长、子孙万代、大吉大利,尤其盛行于已是五代同堂的乾隆晚期的宫廷艺术品中。

让乾隆沉迷的特殊玩具,只在寝宫摆能,不料竟在新加坡重见天日

大吉即大吉祥,为大福之意,《公羊传·文公二年》有云:“娶者,大吉也,非常吉也”。故在古代铜器皿上,常见装饰有“大吉”、“大吉祥”文字,以显人们对幸福的希冀。上层四角为4根五层立柱,每层下坠红绿宝石,拱卫中心主造型。葫芦由铜鎏金刻一只福猪相托,灵动活泼。猪为古代社会财富的象征,猪谐音同“诸”,与“大吉葫芦”造型结合,欲求“诸事大吉”之意。表达着统治者对江山社稷的衷心祝福与内心之愿。

让乾隆沉迷的特殊玩具,只在寝宫摆能,不料竟在新加坡重见天日

钟表正中主体规整方正,表盘以罗马数字标识,机芯的后夹板上仿刻西洋字母及錾刻洋式花纹,是乾隆时期常用的装饰方式之一。锺针结构为大叁针,秒针在时针与分针之上。背景鎏金珐琅嵌宝石,宝石排列四周,毫不喧宾夺主,反而时整个画面错落有致。开光部分之中两只鸳鸯伴随着打点时优雅的音乐,在农场的布景箱内飞快跑动;画面生动、活 泼,生机盎然。钟表作为清代帝王的顶级玩具,钟表匠师为钟表表平添出许多妙趣横生的附加功能,充分满足了当时皇室贵胄的猎奇心理,变换文字、 音乐鸟、活动人偶、水法、行船、转花、滚球等复杂的演示功能,令人眼花缭乱,成为高级别钟表的又一大特色。

让乾隆沉迷的特殊玩具,只在寝宫摆能,不料竟在新加坡重见天日

本座钟的“鸳鸯打点”更完美诠释了乾隆大帝对这种工艺的追求。座钟整体由四角四只羊相托,四羊之身承担着座钟的重量。四羊昂首向天,口衔灵芝,凸目圆睁、长脸息鼻、唇闭须垂、角盘节下垂于角后。四羊以花卉枝条相连,尤为自然。

让乾隆沉迷的特殊玩具,只在寝宫摆能,不料竟在新加坡重见天日

乾隆其他收藏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