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与天堂:香港与新加坡的住房市场

2019-02-18     1,353

一直以来,中国人对于房子的痴迷程度在世界都是首屈一指的,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已经不单单中国人的一种目标,而更像是中国人的一种信仰,这种信仰在我们的祖先发现黄河流域这片适合人类居住的土地时就已经融入到中国人的血液,写进了中国人的基因里。中国人对于理想社会的设想的第一条也一定是人人都有自己的房子,从孟子的“居者有其屋”,到杜甫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无不体现了中国人民对于家,对于住所也就是房子的感情。而如何更好的解决人民的住房问题也一直是执政者的重要议题,而这个议题在有华人的地方显得尤为重要。

香港“地狱”

去年的福布斯发表过一份榜单,我们美丽的“东方之珠”香港超过纽约成为世界上富豪最多的地方。而香港除了富豪,还盛产高楼,一座座大楼如一把把利剑般刺向苍穹,楼的密度密的惊人,以至于如果从地上看,这些大楼更像是一张张巨网,网住了香港中下层人民的一切可能,他们只能选择不去看着穹隆,因为,那是另一个世界。

地狱与天堂:香港与新加坡的住房市场

说道富豪榜,香港富豪之首,乃至中国和亚洲的首富的有力竞争者,都毫无疑问会指向一人——李嘉诚;这个曾经香港人民心中财富的代名词,励志的典范,商业的超人,如今却不再那么受香港人民待见,有一个香港的小学五年级的学生曾在一篇作文里写道:李嘉诚,真是人如其名,他垄断香港的地产、能源、通讯、甚至零售,整个香港都是“李家的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尚且如此,可以想像李嘉诚在香港那些买不起的年轻人,为等公屋熬白了头的中年人,和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却发现不能干活的自己经养活不了的老人们心中,李嘉诚会是一种怎样的存在了,香港人恨的不是那个为赚钱奋斗一辈子的老人李嘉诚,而是“李嘉诚现象”。

地狱与天堂:香港与新加坡的住房市场

以李嘉诚为首的香港四大家族垄断香港各行各业不假,他们旗下公司售出的楼盘也是天价也不假,但是,他们也许是最大的受益者,但他们是否是造成这一切的元凶呢?答案也许会出乎大家的意料。我们还是要从源头,从香港的土地政策说起,美国曾一篇报道,不惜大量溢美之词以称赞香港为税收的楷模。但是,中国的研究者马上反驳这些不懂装懂的洋和尚们——香港税负看似不高,但香港政府通过高价卖地,大肆收取香港人民的“暗税”高的惊人。

地狱与天堂:香港与新加坡的住房市场

香港的未开发的土地归港府所有,港府每年通过拍卖的方式卖出土地,而因为税负低政府收入低,政府为了生存总是有意无意的希望把土地卖地贵些,另外,土地就那么多,卖没了那啥赚钱呀?还是省著点卖吧,这就造成了土地变成了一种价格昂贵的稀缺资源。而能拍的起这些土地的只能是那些资金雄厚的巨头,慢慢的,中小企业在竞争中出局,四大家族赚取巨量超额利润,他们在把从房地产中赚到的钱投向其他领域,因为这些领域的从业者们远没有干地产的四大家族有钱,所以只能投降,最后的最后,就是房价奇高无比,垄断不断深化,大家都在为四大家族打工,香港的制造业和新兴产业的萎缩,就是地产霸权的直接结果。香港,再也不是那个充满活力的香港了。

新加坡“天堂”

为作为另一个与香港齐名的“亚洲四小龙”,新加坡却是另外一番光景,自李光耀提出“居者有其屋”政策后,新加坡大举推行“组屋”政策,对于种地收入者,新加坡政府会鼓励他们去购买“组屋”,组屋以小户型为主,但可以满足居民的基本住房需求,组屋由政府由出资建造,价格一般都很惠民,首次购买组屋者,可以只以同地区商品房约一半的价格购买组屋,甚至还可以享受各种其他补贴,而由于组屋的对象通常是中低收入者,这些人通常会选择分期付款的方式购买组屋,而新加坡公民,只要有工作,就有公积金,这些公积金已经可以应付购买组屋所欠下贷款的相当一部分,自己再少许补交一些就完全没有问题了。

地狱与天堂:香港与新加坡的住房市场

新加坡市中心

但是,有一个问题就出现了,组屋这么便宜,政府会不会亏钱呢?如果只讨论组屋的成本与售价答案是是的,这些组屋的确是便宜卖给了居民。而剩下的钱则很大一部分来自新加坡国立企业淡马锡。另外,就是新加坡的政府权力很大,他们可以自由调配土地以建造组屋,而原住户通常只能乖乖拿钱走人,这也是新加坡组屋政策中少有的被人诟病的地方。

中国“人间”

香港因为住房市场完全市场化,让中低层人民住不起房子,新加坡确以政府之手为居民们找到一处容身之所,但是,这种政策的前提是淡马锡必须一直盈利,而且是以很大一定程度牺牲私人财产权为代价,虽然解决了住房问题,但是这种一切由政府安排的做法也会扼杀社会活力。

中国大陆的楼市之所以成为人民心中的一块伤疤,就是因为我们完全照搬了香港模式,想改变现状就借鉴新加坡经验,但是,我们不能走与新加坡完全一致的政策,毕竟,中国大陆的人口·体量远非新加坡可比,要想让人人住上组屋,中国大陆得有千千万万个淡马锡,但是每年以政府可承受的力度去持续的向市场推出低价房,价格也不用低得不像话,只需与市场价有明显区别即可,只要这样的政策持续下去,量变就会引发质变,中国人的住房环境就会大幅改善。

地狱与天堂:香港与新加坡的住房市场

我们应该放弃香港的地狱模式,我们也不应该过分幻想新加坡的天堂模式,我们要的是人间,无论这是个怎么的人间,我们都不应该停滞不前,我们应该积极探索出路,我们是生活在人间的人,我们应该选择希望。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