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贩文化申遗成功:新加坡捷足先登,马来西亚槟城深感羡慕和遗憾

2020-12-19     891
小贩文化申遗成功:新加坡捷足先登,马来西亚槟城深感羡慕和遗憾

新加坡小贩中心。(联合早报)

作者 侯佩瑜

新加坡小贩文化申遗成功,以小食闻名的槟城有话要说!

在新加坡小贩文化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中的隔天(17日),马国槟城小贩商业公会会长林东英就说:

“遗憾得很,新加坡小贩文化已经比槟城捷足先登成功申遗。”

到过新马的旅客以及两国的人民应该都知道:

两地小贩文化十分相近,实力旗鼓相当。

不过两地的食物还是各有特色。其中,小贩中心是新加坡的一道奇特人文风景,几乎遍布每个组屋区。

而且新加坡的小贩中心的经营和管理模式也不一样,撇开国人对此是否有意见来说,有的以社企模式,不少还装有自助归还托盘的系统和中央洗碗机,有的小贩中心厕所更是有五星级厕所。

小贩文化申遗成功:新加坡捷足先登,马来西亚槟城深感羡慕和遗憾

巴西立中路小贩中心厕所2019年在“康乐公厕计划”巴刹与小贩中心组别厕所中得分最高,被评为五星级厕所。(新明日报)

如今新加坡小贩文化申遗成功,部分邻国民众看来有点焦急,特别是美食满街的槟城。

林东英接受当地新闻《星洲网》受访时说, 在国际上拥有高知名度,好吃又便宜的槟城小贩美食更应该申遗。

他说, 到新加坡旅游的人会发现,新加坡有许多标榜槟城的小贩美食,挂上诸如“槟城叻沙”、“槟城炒粿条”等名堂招客。

“可是新加坡小贩文化已经比槟城先一步捷足先登成功申遗,这是相当可惜的。”

他说, 其实槟城小贩美食申遗已是老课题,去年中新加坡申遗的新闻见报之后,他曾催促槟州政府与中央政府快马加鞭,尽快为槟城小贩美食申遗,以免落人之后,现在新加坡小贩已实现了申遗的愿望,而槟城小贩还在干着急。

(不过林先生啊,新加坡为小贩文化申遗之事早在两年前就着手,你去年才开始催促已经比人慢一步啦)

林东英说,槟城作为旅游目的地已是世界闻名,槟州政府与中央政府应该提升历史悠久种类繁多的小贩美食,作为吸引更多游客前来槟城观光的亮点。

他指出, 槟城小贩美食拥有良好的申遗条件,内涵丰富,包含华巫印三大民族美食和中港台、泰国、印尼和西方美食文化,应该加快申遗的日程。

“若申遗成功,槟城小贩美食将与乔治市古迹区一起相互交辉,更好的在国际旅游业市场促销槟城。”

小贩文化申遗成功:新加坡捷足先登,马来西亚槟城深感羡慕和遗憾

林东英认为槟州小贩文化比新加坡更具特色,因当地还有路边摊。(东方日报)

那既然槟城的小贩美食/文化那么值得申遗,为何当地政府迟迟不行动,等到别人成功了才来吃后悔药呢?

槟城小贩文化申遗必须先列为国家遗产

槟州旅游与创意经济事务行政议员杨顺兴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解释, 槟城小贩文化若要申遗,首先必须先是被列为国家级别的遗产,之后才能通过国家遗产局提出入遗申请。而重要的是槟城小贩文化目前还不是马国国家遗产。

目前,槟城小贩文化申遗一事目还处于研究工作报告书的阶段,预计耗时5年及耗资约500万令吉(164万新币)。

杨顺兴说,他去年11月在州立法会议上接受马章武莫区州议员李凯伦提出成立“小贩文化申遗委员会”的建议,并建议任命为委员会主席,而后其办公室12月也要求乔治市世遗机构针对槟城小贩文化进行研究,并准备一份报告书。

他指出,乔治市世遗机构已完成槟城小贩文化的报告,目前已提交李凯伦及小贩文化申遗委员会进行研究。

他强调,只有在2005年马来西亚国家文化遗产法令下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项目,才能获得考虑向联合国教科书组织申遗。

“而根据乔治市世遗机构的工作报告书,申遗过程涉及两个阶段,第一阶段需要3年,第二阶段则需2年,单是向国家文化遗产局申请列为国家文化遗产项目,所涉及成本就高达500万令吉。”

槟州政府曾建议新马两国联合为小贩文化申遗

小贩文化申遗成功:新加坡捷足先登,马来西亚槟城深感羡慕和遗憾

槟城炒粿条小贩曾碧兰希望政府能够向新加坡学习,尽快让槟城小贩美食入遗,使小贩可以从中受惠。(光明日报)

杨顺兴说, 实际上,槟城政府早在2019年4月写信给国家遗产局与旅游,艺术及文化部,建议与新加坡以“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小贩文化”名义,联合申请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以提高申遗成功的概率。

他说,这是对两国都好的申遗策略,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理事会所鼓励的做法,即国与国之间可联合申遗。

“旅游部也在同年5月给予答复,表明国家遗产局尚未准备与新加坡一起申遗,因为申遗工作繁多,其中必须先做详细的研究,要有保护计划书,准备申遗文件等,所以需要很长时间处理,因此来不及与新加坡联合申遗。” (不过,就算马来西亚当地政府准备好了,新加坡政府也未必想要一起申遗,即使我国政府点头了,国人可能会反对吧。)

他说, 根据旅游部的答案,当时国家遗产局也正忙于其他文化遗产的申遗工作,包括马来播棋(Congkak),藤球、大马早餐等。

“而且,国家遗产局当时也正向联合国教科书文组织申请把马来武术、班顿、宋吉锦(Songket)等入遗,并在评估当中。”

马国人民也别心灰意冷嘛。

毕竟马国与中国联合申报的“送王船”,以及马国与印度尼西亚联合申报的“班顿”经委员会评审通过,都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送王船”是广泛流传于马六甲沿海地区和中国闽南地区禳灾祈安的民俗活动;“班顿”是一种押韵的马来诗歌;至于太极拳则是自17世纪中叶形成以来世代传承,习练者遍布中国各地,并在海外有着广泛传播和传承。

马国网民其实对申遗之事非常看得开,不少还认为当地官员忙着搞政治那有时间去申遗啊,而且申遗这么贵,不如把钱留给国人花。

小贩文化申遗成功:新加坡捷足先登,马来西亚槟城深感羡慕和遗憾
小贩文化申遗成功:新加坡捷足先登,马来西亚槟城深感羡慕和遗憾
小贩文化申遗成功:新加坡捷足先登,马来西亚槟城深感羡慕和遗憾
小贩文化申遗成功:新加坡捷足先登,马来西亚槟城深感羡慕和遗憾
小贩文化申遗成功:新加坡捷足先登,马来西亚槟城深感羡慕和遗憾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