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红星大奖】年年入围次次空手归 陈澍城盼颁“土地公奖”

2019-03-29     627
【细说红星大奖】年年入围次次空手归 陈澍城盼颁“土地公奖”

陈澍城25年来锐气被磨平,也学会了感恩。(林国明摄)

资深演员陈澍城25年来从未缺席红星大奖颁奖礼,是全勤模范生。红星大奖今年步入第25届,四分一个世纪以来,这个颁奖礼在掌声中写下新加坡演艺圈的历史,却也在争议声中留下不少经典画面和语录。

新加坡观众透过它见证演员的起起落落,陈澍城为什么希望能获颁“土地公奖”?且听他娓娓道来。

陈澍城1971年开始演戏,1984年正式加入电视台,是“建台一代”。

过去25年的红星大奖中,他曾经意气风发过,也曾失落过,如今笑看风云,自我调侃希望有机会当“土地公”。

“我入围20大应该也有十几次吧?但很多老演员都是‘年年有入围,次次空手归’。我一直很想问公司能不能颁发一个‘土地公奖’,年轻人拿10次的10大最受欢迎可以上神台,那我们可不可以入围20次就做‘土地公’,之后就不再参与,哈!”

“终身幸福奖” 最有意义

陈澍城曾获“特别成就奖”“最佳男配角奖”“常青演绎奖”与“艺坛常青树奖”。对他来说,每个奖项都是努力得来的,所以非常珍惜。但在他心中,1984年拿到的“最佳男主角奖”格外有意义。

“那年我刚签约电视台,演《雾锁南洋》后和佩如(如今的太太)拿到由媒体票选的年度最佳男女主角。当时我很开心,告诉自己一定要在这个行业发光发热。那个奖项对我非常重要,而且之后我还赢得美人归,最佳男女主角后来变成老公老婆。”

他说:“其他奖项都靠努力得到的,但那个奖是我用爱心和魅力获得的。哈哈哈!当然,终身成就奖也是很大的安慰,那是个崇高的奖项,却敌不过这个‘终身幸福奖’,能得这两个终身奖,我一生很满足了。”

磨平锐气学会感恩

陈澍城当年曾是有话直说的“潮州怒汉”,2012年他凭《行医》夺下最佳男配角后的致谢词就让人津津乐道。

回忆当时,他有些感慨地说:“年轻时意气风发,也比较冲。当时我在台上说,以后不用再‘哭父哭母’了,被媒体解读为得奖就不用哭父哭母,但我说的是,以后不用再哭天抢地的演戏,可以靠内涵,而不是整天高分贝的叫喊,因为我在《行医》的角色比较阴柔。”

他当时还跟公司喊话,演那么多年都没有得奖,跟哇哇映画才演两年就得奖。说到这里,原本谈笑风生的他变得有点严肃:“凭良心说,公司对我很厚道。大概五年前我续约时问过主管,我几次上台致辞都蛮冲的,老板有什么反应。主管说,没有啊!老板只问,大哥今天又不开心了吗?我这才觉得不好意思,也领悟到人家对我宽宏大量,包容我,我为什么把它当作理所当然?”

一时感触的他,这时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心情平复后,他感慨地说:“所以我学会感恩。”

Post in: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