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贺岁片之王谈Beyond、黄家驹、周星驰、新加坡影视剧

2019-01-28     825

最近上《我是歌手》的“逃跑计划”乐队,又掀起了一股乐团风。不禁让人想起华语乐坛上最具代表性的摇滚乐队——Beyond。

香港贺岁片之王谈Beyond、黄家驹、周星驰、新加坡影视剧

(主音、节奏吉他手及创作重心兼灵魂人物黄家驹、主音吉他手黄贯中、低音吉他手黄家强鼓手叶世荣。)

1993年,这个乐队在如日中天的时候,因黄家驹的意外去世而逐渐淡出歌坛。但20多年来,江湖中一直流行着他的传说。

今年是黄家驹去世26周年,与Beyond乐队有过两次深度合作的著名香港导演高志森,近日也带了《Beyond日记之海阔天空》音乐剧。

香港贺岁片之王谈Beyond、黄家驹、周星驰、新加坡影视剧

高志森,是香港电影黄金时代的代表导演之一,曾执导过《家有囍事》《花田囍事》《大富之家》等经典港片,掀起贺岁片风潮……很多人都是看着他的电影长大的。

香港贺岁片之王谈Beyond、黄家驹、周星驰、新加坡影视剧

(1992年上映的《家有喜事》,总票房$48,992,188港元,打破当年香港票房纪录)

谈起为什么会做这样一场音乐剧,高志森接受新加坡眼专访时说:"对Beyond也算是圈中很有感情的,我也很喜欢听他们的歌。以前在马来西亚演出后,还一起逗留游玩了四五天。所以我很希望通过作品,把他们的音乐和主题,用音乐剧的形式都呈现给观众。"

香港贺岁片之王谈Beyond、黄家驹、周星驰、新加坡影视剧

他还谈到,之前在贵州旅游时,晚上逛酒吧,不少酒吧歌手都选唱Beyond的歌曲。这让他很是感动,时隔这么多年,原来还有这么多年轻人喜欢Beyond。可以想像,在经历过世事浮沉之后,看到年轻时的好伙伴依然是别人的偶像……这位导演心里有多感触。

高志森与Beyond成员关系匪浅,合作过两部电影。

一部是1990年上映的《开心鬼救开心鬼》,高志森导演,主演是黄百鸣与Beyond乐队成员。这是《开心鬼》系列电影的第四集。

香港贺岁片之王谈Beyond、黄家驹、周星驰、新加坡影视剧

第二部是1991年《Beyond日记之莫欺少年穷》,高志森是监制。

香港贺岁片之王谈Beyond、黄家驹、周星驰、新加坡影视剧

他还回忆到,90年代初,他带着beyond在新马地区宣传电影,非常受欢迎,粉丝很多。那个时候粉丝们差不多都还是20多岁,现在也才40岁左右,相信音乐剧现在也会很受欢迎。

香港贺岁片之王谈Beyond、黄家驹、周星驰、新加坡影视剧

对于黄家驹,高导盛赞他是一个非常爽快的人:

“黄家驹有个很好的品德,就是他总是先站在对方立场去想,而且他(黄家驹)是非常直接的一个人,交谈不需要太多时间。想一个方案,能不能接受,很快就反映。他的想法组织好了,表达给我,我也很快给反馈。直接坦白的、直爽的交流,从不吵架从没不合。”

香港贺岁片之王谈Beyond、黄家驹、周星驰、新加坡影视剧

筹办《Beyond日记之海阔天空》这个音乐剧,高导已想了好几年,“在去年演出之前,构想有大半年,写剧本,排练才一个多月。在香港首演之后,反响非常好,beyond的粉丝非常快乐。”

这个音乐剧,不是改编的Beyond乐队事迹,而是选取了Beyond的30首经典曲目进行演绎。

香港贺岁片之王谈Beyond、黄家驹、周星驰、新加坡影视剧

(2018年2月在香港首演的剧照)

演完第一轮之后进行了改动,做了调整。开始巡回演出,中国内地、新加坡、马来西亚都在找机会演出。

香港贺岁片之王谈Beyond、黄家驹、周星驰、新加坡影视剧

音乐剧表演者:谢家俊、陈律廷、叶冬贤与伍兆邦,他们是香港音乐人与舞台剧演员。

高导说,从香港首演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而且巡演会一直继续下去。

香港贺岁片之王谈Beyond、黄家驹、周星驰、新加坡影视剧

对于演员的标准,高导表示,这几位都是香港流行乐坛的年轻音乐家,做这个音乐剧,对表演者要求只有3个:能唱、能跳、能演。身体语言才能征服最后一排的观众,戏里的每个角色都是新创作的人物故事,需要演出矛盾冲突。要会说台词、身体语言、和其他人的对手戏、从心而发的感情。

香港贺岁片之王谈Beyond、黄家驹、周星驰、新加坡影视剧

除了音乐剧,新加坡眼请高导谈了谈周星驰的《新喜剧之王》、新加坡是不是文化沙漠、如何看待新加坡小花小生出走的情况……以下是采访问答。

Q & A

问:最近,周星驰的《新喜剧之王》快上映,对于这种经典电影翻拍,您有什么看法。

高导:还没看《新喜剧之王》,旧版的也没什么印象了。

现在很难找题材,现在的电影,把以前的题材再翻拍,也无可厚非。

周星驰一定有个人的些心思吧,这个留给观众评价,他当年的《喜剧之王》心境和现在也不同了,就看他现在能怎么刺激观众吧。

眼:有人说,新加坡是文化沙漠,您认为对吗?

高导:这个是第一次听说呢,以前说香港是文化沙漠。站不住脚的,香港是个中西文化的交汇地,以前是殖民地现在回归中国,也是前卫大胆和传统文化的交汇点。

香港不应该是文化沙漠,新加坡也可以这么理解:多种族,多文化交流。新加坡有小印度有印度文化,在牛车水有中国文化,吃的有很多不同国家的菜肴。这也是多民族的大会堂了。

很难想像新加坡是文化沙漠,新加坡政府也分配了相当多的资源引进外国的文化产物家里,也宣传新加坡的多元化,不能说是文化沙漠了。

晚上拿着几十块钱可以吃穆斯林、印度、新马特色的各种美食,说什么我都看不出是文化沙漠啊!

眼:您觉得新加坡的影视行业怎么样,目前很多新加坡小生小花旦出走去到中国大陆拍电影电视剧,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高导:不想太评论同行,新加坡电影电视老实讲,有一个部分没搞好,就是剧本的创作。新加坡应该不缺人才制作,看过很多短片,心思、技术都很过关。

新加坡电影业难出头,电影院不配合不鼓励,没有特别安排放映空间。新加坡电影院被西方好莱坞占有了93%,给华语片的只有很少,给本地电影空间更小。商业角度,看票房。

本地许多电影人没有发展空间,就转向中国内地市场了。好像香港也是,电影人转向内地市场。

放映渠道多给空间,本地电影才能有更多支持,能更好发展。

新加坡微电影在海外也拿奖,但是微电影很短,其实在好莱坞大片安排时,可以预留十几分钟把这些微电影放出,让观众接触到本地电影工作者。

眼问:您拍的《开心鬼》被称为经典喜剧,为什么不继续拍喜剧电影了?特别是贺岁片?

高导:现在还有在拍电影啊,刚拍了一部叫《拾芳》的电影,是为纪念梅艳芳;2年前拍了《妈咪侠》,参加了新加坡的华语电影节。

现在的贺岁片气氛和以往80年代的时候不太一样了,80、90年代的时候没有太多的娱乐,年末贺岁片是一家人齐聚一堂去电影院共度美好时光的契机,电影主题往往都是家庭(family)。

现在社会条件不一样了,年轻人都是约自己的朋友去看电影,所以就没有以前一家老小一起看电影的那种气氛。所以这样一来也影响到了拍戏时候的取向,也会改变电影拍出来的风格和传播的信息和主题。

虽然纯娱乐的电影不是拍不了,但是还是希望可以在哪怕五年、十年之后,还可以被人拿出来播放欣赏。

整个导演生涯,参与过80多部片子(亲自导演的有40多部),跟年轻时候的自己主要追求票房和娱乐性比,现在心态更希望自己的作品在多年之后还是可以被拿出来欣赏。

我60了,希望我走了之后,我的片子还能被拿出来开,还有人记得有个导演叫高志森。

眼:您还有拍喜剧电影的计划吗?

高导:有,两个剧本基本写好。公路电影,希望在内蒙古拍。

《我和春天有个约会》第二部有计划,是原片的前、后传。希望在东南亚取景。在谈投资,谈好了今年可能会开机一部。

《Beyond日记之海阔天空》音乐剧信息

香港贺岁片之王谈Beyond、黄家驹、周星驰、新加坡影视剧

票价:$88、$58、$38

演出时间:4月18日(星期四)晚上8点与19日(星期五)下午3点

演出地点:新加坡戏剧中心剧院 Singapore Drama Centre Theatre

购票连结:

https://www.sistic.com.sg/events/cbeyond0419

香港贺岁片之王谈Beyond、黄家驹、周星驰、新加坡影视剧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