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竟还有王室后裔? 他们的日常生活你一定想不到

2020-10-28     5,940
新加坡竟还有王室后裔? 他们的日常生活你一定想不到

王室后裔东姑沙瓦(Tengku Shawal,后排右一)与家庭成员合照。前排是母亲东姑法蒂玛,后排右起:妻子萨阿达、妹妹东姑因坦、女儿东姑布特礼,以及女婿莫哈末法依罗泽。(路透社)

作者 郑智浩

“小红点”新加坡其实还住着一群马来苏丹王室后裔,他们是19世纪新加坡第一任苏丹胡先沙(Sultan Hussein Shah)的后代子孙。

相信不少蚁粉听了应该会一头雾水:

“什么年代了,新加坡还有王族后裔?”

当然有,只是他们平时就隐藏在人群之中,生活与一般老百姓无异,也需要出外工作讨生活。

他们唯一与普通人的区别,就是名字多了个王室头衔——东姑(Tengku)。在马来王族称谓中,只有王子或公主才能承袭“东姑”尊号,附加在姓名前面。

那么肯定又有人要问:

“他们是不是住在富丽堂皇的宫殿里?是不是继承了一大笔王室财富?”

《路透社》日前访问了这些苏丹后裔,一窥他们的日常生活,也解答了上述两个疑问。

他们还住在王宫吗?

东姑沙瓦(Tengku Shawal,51岁)是新加坡极少数拥有“东姑”头衔的人。拥有“东姑”头衔的马来王室成员,通常都与马来苏丹有直系关系。

沙瓦在其家族中颇有威望,被家庭成员推崇为“新加坡王族的族长”(Head of the House of Singapore)。目前他们全家都居住在——政府组屋内(让你失望了,并不是想像的豪华宫殿)。

据他透露,承袭苏丹胡先沙一系的共有79位后裔。其中14名后裔曾长居在苏丹回教堂隔邻的甘榜格南王宫(Istana Kampong Gelam)内,他是其中一人。当时王宫年久失修,已经很难看出是马来苏丹王朝统治时期的权力重镇之地。

新加坡竟还有王室后裔? 他们的日常生活你一定想不到

其中一张老照片:沙瓦(左)与亲戚在搬离王宫前一晚进行家族聚餐。(路透社)

沙瓦是在上世纪末搬离王宫,当时新加坡政府强制征用甘榜格南王宫作为文化博物馆。王室后裔于是响应政府号召,分批搬到其他住处。大部分成员也选择迁到海外生活,沙瓦是少数选择留在新加坡的王室后裔。

最后一批王宫居民在1999年正式迁走,而这座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宫殿则在2004年被翻新为“马来传统文化馆”(Malay Heritage Centre),用以展示新加坡马来人的根源、历史和建筑风貌。

《路透社》称,作为殖民时代协议的规定,当时新加坡政府曾答应给予苏丹后裔生活津贴。沙瓦表示,他就是受益人之一。但由于合法受益人名单为非公开文件,《路透社》无法核定受益人名单。

新加坡竟还有王室后裔? 他们的日常生活你一定想不到

马来传统文化馆(Malay Heritage Centre)的前身就是甘榜格南王宫(Istana Kampong Gelam)。(路透社)

沙瓦目前在物流业工作,他也遭受冠病疫情冲击,部分收入“缩水”了。

他坦言,仍然会定期到访马来传统文化馆,以及附近的苏丹回教堂和墓地。闲暇时,他最喜欢穿上一身金色的传统王室服装,参加各项马来庆典活动,传承马来苏丹王朝的文化遗产。

新加坡竟还有王室后裔? 他们的日常生活你一定想不到

沙瓦仍定期到访旧居——甘榜格南王宫,如今这座宫殿被改建为马来传统文化馆。(路透社)

女儿布特礼:我需要解释我是谁

路透社也访问了沙瓦的女儿东姑布特礼(Tengku Puteri),她的“东姑”尊称继承自父亲。

沙瓦透露,一开始其实并不打算把王室头衔传给自己的女儿。他曾对此抱有疑虑,认为王室头衔是一个“重担”,可能成为社会的枷锁。因此女儿出生时,没把头衔传给她,直到布特礼成年后,才让她继承“东姑”尊称。

新加坡竟还有王室后裔? 他们的日常生活你一定想不到

沙瓦(右)与女儿布特礼(左)和妹妹因坦(中)翻阅老照片,回忆往事。(路透社)

现年27岁的布特礼在一家生物技术公司上班,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

她分享说,最令她困扰的,就是如何在一个已经遗忘马来王室历史的国家(新加坡)解释自己的特殊身份。

在布特礼看来,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也有点感伤:

“我有时感到非常难过,因为我需要解释我是谁。但是当他们看到英国哈里王子的那一刻,他们就知道他是王子。”

新加坡竟还有王室后裔? 他们的日常生活你一定想不到

与普通老百姓无异,布特礼(左二)与丈夫也要接送孩子上下学。(路透社)

法依扎尔:只是多了个王室头衔

1999年搬离王宫的东姑法依扎尔(Tengku Faizal,43岁)则告诉《路透社》,他曾因顶着王族身份在外讨生活,而被人嘲笑。

离开王宫后,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公寓内担任清洁工,结果经过被人笑说是“处理垃圾的王子”

新加坡竟还有王室后裔? 他们的日常生活你一定想不到

东姑法依扎尔目前是一名私召车司机,负责载送乘客。(路透社)

法依扎尔目前是一名私召车司机,但收入状况不太稳定,正在领取经济援助。 为了支付女儿的托儿费,他经常入不敷出。法依扎尔的妻子为减轻家庭经济负担,也在一家麦当劳内当兼职工。

他们正努力地挣钱养家生活,不似一般人认知的,王室后裔能坐拥庞大财富和社会资源。

法依扎尔说:

“我们不聪明,我们也不富有。我们只有头衔。”

新加坡竟还有王室后裔? 他们的日常生活你一定想不到

冠病疫情也严重影响法依扎尔的收入,妻子拉哈优在麦当劳兼职帮补家用。(路透社)

其实与一般人无异

这些王室后裔为我们展示的,是一幅豁达、踏实、敢于拼搏的人生写照。

就他们肯接受采访,并分享他们的生活态度与工作情况,我们就应该给予他们高度赞许。

他们不因王室身份而自觉尊贵,也不沉湎于过去的荣华,而是如同普通人一样,一步一脚印过好生活,努力赚钱谋生(make an honest living)。

孩提时代曾住在王宫的咨询师东姑因德拉(Tengku Indra,67岁)说: “我们不是一个王朝。你是否身为王室后裔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能在(新加坡)精英制度中挣钱谋生,而不是坐享其成继承一种祖辈所赋予的优越地位。”

新加坡竟还有王室后裔? 他们的日常生活你一定想不到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