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伦敦返新加坡失味觉嗅觉 夫妇皆确诊

2020-04-06     2,013

新加坡一名25岁女子原以为自己患上感冒,直至发现味觉和嗅觉无法恢复,上网向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朋友了解症状,怀疑自己可能染上新冠病毒,连同丈夫接受检验,最终证实两夫妇皆确诊。

从伦敦返新加坡失味觉嗅觉 夫妇皆确诊

该名不愿透露姓名的25岁女确诊病患接受《亚洲新闻台》访问时透露,她最近与同样是25岁的丈夫从伦敦回到了新加坡,两人当时在伦敦深造。

在回新加坡之前,她和丈夫都觉得自己得了小感冒,不过两人都觉得自己已经康复了。

“那几天天气很冷,还下雨,我们只是觉得很冷。我的身体有点发热,不过我没有觉得很不舒服。我们没有出门,都待在家里。我跟我丈夫说,既然我们都没有去过伦敦那些人多的地方,我们应该没事。”

她透露,他们采取必要的社交安全距离措施。没有像平常一样去教堂、没离开居住的邻里,也没有去人多的地方。

“没有发烧、没有感冒,什么都没有。丈夫有点咳嗽,那种几个小时咳一次的咳嗽。对我来说,当我感冒的时候,我闻不到、也尝不到味道,所以我以为失去味觉和嗅觉,对刚从感冒痊愈的人来说是正常的。”

同样不愿具名的丈夫说,他觉得自己不可能染上冠状病毒,两人在过去一、两周期,都负起了社会责任。

“我很快就痊愈了,这让我确定自己只是得了普通的感冒。”

女病患透露,她从英国回到新加坡后,开始居家通知隔离。接着,她发现自己的味觉和嗅觉还没有恢复,这让她感到困惑。

“我开始有点担心,因为我觉得,同时失去味觉和嗅觉,好像有点不正常。我以为是神经问题。我老公在炒大蒜时,就算我站在他旁边,也闻不到味道。”

接着,当她在网上向确诊的朋友了解症状后,她开始觉得自己可能染上新冠病毒。

“我的朋友在伦敦读书,当时还没有回到新加坡。她确诊染上冠状病毒。我觉得,我需要向她了解她有什么症状。她说:喉咙痛、咳嗽,失去味觉和嗅觉。突然我只觉得:我的天啊...”

“在知道了她说的三个症状后,我很担心,因为我和丈夫都有其中一个症状。”

女病患与丈夫决定拨电给新加坡人民协会求助,救护车很快来到,将他们送往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

“所有程序都很专业。他们来我们家的时候,可说是‘全副武装’。我很担心邻居看到。大家现在都感到很不安,我担心邻居会排斥我们,也担心他们会活在恐惧之中。”

两人在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接受检验和问话后,接着被送了回家,等待报告的结果。

“我们想要接受检查,是因为丈夫觉得我确诊了,而他觉得自己没事。我们没想到,我的丈夫竟然是确诊的那个,我的检验结果则是阴性。”

对报告结果没信心

女病患表示,她当时不完全相信自己没有染上病毒,是因为她有出现症状,因此对于报告的结果不是很有信心。

“当时,开始有更多网络文章表示症状包括失去味觉和嗅觉。所以我真的觉得自己感染了病毒。”

她在拨打几通电话解释自己的情况后,最终在3月26日被送往邱德拔医院。这一次,她直接被送入了病房,虽然报告结果还没有出炉。

“我记得,当我要被送入病房时,有三个人跟我在一起。一个在我前面,一个推我,一个在我后面。其中一个人会通过对讲机沟通,说他们在送我的路上,叫所有人避开走道。只是送一个病人,他们就需要与这么多部门的人协调,我很赞叹。”

直到隔天清晨6时30分,她被告知检验结果是阳性反应。

“医生说,他怀疑我是感染的后期,不过,我身体里还有病毒,所以还需要待在医院,以防传染给别人。”

嗅觉味觉未完全恢复

女病患在隔离病房待了五个晚上,间中经过两次拭子检测,终于可以出院。

她透露,嗅觉和味觉还没有完全恢复,不过,医生向她保证,既然体内已经没有了病毒,味觉和嗅觉将会随着时间恢复。

她的丈夫目前还在医院,这让她觉得心里五味杂陈。

“如果可以一起出院,那就好了。就算我知道他现在已经没有症状,但想到他还是阳性反应,还是会担心。”

女病患的丈夫是在鹰阁医院接受治疗,虽然两人在不同医院,但她觉得,两人共同的经历让她觉得有些宽慰。

“比如,我们都能明白拭子检测的不舒服,这些小细节,只有我们能有共鸣。”

亲友的支持让他们在住院期间,觉得得到了鼓励。护士们的专业、善良也让他们很难忘。

女病患透露,她有时不认得护士,因为护士都戴着口罩(完整防护装备),所以她尝试通过她们的声音来辨认。”

“其中一个护士给我留了字条,我很感动。当你没有与他们有任何身体接触的时候,这种微小的举动,真的很让人开心。”

“当护士们进来病房时,她们也会问我的丈夫怎样了......她们还跟我说话,不是来只是工作而已,真的很棒。”

从伦敦返新加坡失味觉嗅觉 夫妇皆确诊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