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DNA | 百年网红,历史美学——新加坡莱佛士酒店

2020-04-08     1,287

前言

2018年内地院线上映的一部作品令人对“Crazy Rich Asians”印象深刻。这部中文译名为《摘金奇缘》的电影根据美籍作家关凯文的小说《疯狂的亚洲富豪》改编,讲述了美国出生的华裔经济学教授Rachel,与男友Nick一起参加他好友的婚礼时,惊讶地发现男友原来是新加坡首富家继承人的故事。

狮城DNA | 百年网红,历史美学——新加坡莱佛士酒店

《摘金奇缘》剧照,于莱佛士酒店

片中对“首富生活”的刻画面面俱到,其中当然少不了在全亚洲最传奇的酒店——莱佛士酒店(Raffles Hotel Singapore)中的场景。这座散发着浓郁殖民地风情的建筑距今已运营133年,是与鱼尾狮齐名的新加坡象征。

狮城DNA | 百年网红,历史美学——新加坡莱佛士酒店

01 穿越历史的百年网红

莱佛士酒店位于新加坡海滩路1号,起初是一座建成于1830年的私人海滨别墅。直到1878年,被Charles Emmerson改造成为仅有10间客房的酒店,开始对外经营。没过几年,Charles Emmerson意外离世,酒店也随之关闭。

狮城DNA | 百年网红,历史美学——新加坡莱佛士酒店

19世纪末,欧洲亚美尼亚裔的酒店业巨子——萨奇斯四兄弟(Sarkies Brothers)为拓展在远东的势力,租下这栋建筑加以改造,并以新加坡开埠者——莱佛士爵士的名字命名。1887年12月,莱佛士酒店开业迎客。很快就以高标准的服务、精美的食物和精致的房间设施,成为那个年代的“网红酒店”,深受当地上层阶级喜爱。

狮城DNA | 百年网红,历史美学——新加坡莱佛士酒店

随着欧洲旅行者的光顾,莱佛士酒店迎来了一次次扩张。半个世纪的时间内,酒店在原有基础上扩增了两翼,10间客房增至75间,分布在2层L型翼楼和3层的文艺复兴式主楼内。19世纪末期,酒店标志性的“棕榈阁”(Palm Court)揭开神秘面纱。

狮城DNA | 百年网红,历史美学——新加坡莱佛士酒店

纯白的墙壁,高耸的棕榈树,处处显现出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式典雅,和迷人的南洋风情。在东南亚传统文化中象征着身份和地位的锡克门童,总是在大门外最先迎接宾客的到来,这一传统百年来从未改变。

狮城DNA | 百年网红,历史美学——新加坡莱佛士酒店

1931年萨奇斯四兄弟宣告破产,莱佛士酒店却得以幸存。在这一个多世纪以来,莱佛士酒店作为历史的承载者,见证了新加坡的苦难与革新。

1942年日军的战火烧到新加坡。传闻就在新加坡沦陷前的几个小时里,酒店内的贵重物件都被藏在了“棕榈阁”周围,直到战争结束。而住店的客人在宴会厅内跳起华尔兹,享受最后的疯狂。日军占领期间,酒店被更名为Syonan Ryokan(昭南旅馆),就连酒店入口也被改到面对东方日出的方向。

狮城DNA | 百年网红,历史美学——新加坡莱佛士酒店
狮城DNA | 百年网红,历史美学——新加坡莱佛士酒店

李光耀及其夫人(左),卓别林兄弟(右)

日本战败投降后,莱佛士酒店逐渐恢复往日的活力。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的婚礼、高端时尚品牌Prada的秀场都搬到这里。不少名人来到新加坡也选择下榻于此,卓别林兄弟、麦可·杰克逊、伊丽莎白·泰勒、海明威、威廉·萨默塞特·毛姆,甚至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都曾是这里的住客。

1987年,新加坡政府将莱佛士酒店列为“国家级古迹”。它也成为世界上目前极少现存的19世纪大型酒店之一。

02 传承经典的历史美学

1989年至1991年期间,莱佛士酒店进行了首次重大修缮。2017年再次进行精细翻新,并于2019年8月全新亮相。

这次耗时两年的整修由全球领先的建筑设计公司Aedas提供支持,知名室内设计师Alexandra Champalimaud、概念室内设计师Jouin Maku、古迹修复顾问Studio Lapis协同完成。从调研、翻新到修缮、改造,整个团队每一步都秉持堪比“外科手术”的谨慎态度。他们始终将传统审美融合于现代空间设计,尽最大努力令酒店保持原有的历史痕迹。

重新开业的莱佛士酒店,除了原有的元首套房、庭院套房、棕榈阁套房、名人套房、豪华酒店套房、总统套房外,还推出了三个全新的选择:住宅套房、长廊套房和公寓套房。全部115个套间都保留先前的布局,由客厅、卧室和浴室组成。大理石、纺织品、皮革、彩色玻璃窗,每个房间都别具一格,令住客仿佛置身19世纪的新加坡。

狮城DNA | 百年网红,历史美学——新加坡莱佛士酒店

步入酒店大堂,三层挑高空间搭配典雅奢华的水晶吊灯,尽显轩敞大气。转上二楼,复古的木质扶梯连接着柚木地板和波斯地毯。随处可见的对称形设计,令人魂穿韦斯·安德森的《布达佩斯大饭店》。莱佛士名店廊(Raffles Arcade)、光华宴会厅(Jubilee Ballroom)、荻芬餐厅(Tiffin Room)也全部焕然一新,带给宾客全新的六星级体验。

03 寻觅酒吧里的“新加坡司令”

狮城DNA | 百年网红,历史美学——新加坡莱佛士酒店

“来到新加坡,一定要试试莱佛士酒店的新加坡司令。”

莱佛士酒店里的Long Bar,是新加坡司令鸡尾酒(Singapore Sling)的诞生地。1915年,在Long Bar工作的海南籍调酒师严崇文(Ngiam Tong Boon),用杜松子酒、樱桃酒、法国廊酒、君度橙酒、菠萝汁、柠檬汁、少许安哥斯特拉苦精酒,配以粉红色的石榴糖浆,并用凤梨和樱桃装点,调制出这款口感酸甜的鸡尾酒。

“新加坡司令”从那时起便广受欢迎,至今仍是莱佛士酒店的招牌。许多人到了新加坡,少不了到Long Bar来体验“摇晃的鸡尾酒杯”。酒吧服务员称,甚至有顾客一人连点五杯来喝。

此外,Long Bar还是新加坡唯一能随地乱丢花生壳的地方。这在刑罚严苛的新加坡实属少见。虽然这一奇怪做法的起源已无法追溯,但已形成传统流传百年。每天营业时间,酒吧都会提供带壳花生,供人体验。若是哪天Long Bar没有了散落一地的花生壳,听不到踩碎壳的“噼啪”声,还真是少了一点灵魂。

狮城DNA | 百年网红,历史美学——新加坡莱佛士酒店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