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国树——雨树

2020-03-08     1,452

相信对很多到新加坡游玩的旅客来说,印像最深的应该是大街上随处可见生机勃勃,千姿百态的雨树 (很多可能并不知道它们叫雨树),而对生活在这里的我们,雨树是我们每天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道风景和陪伴。

新加坡的国树——雨树

雨树在岛国几乎无处不在,可称为新加坡的"国树"。不论是公园里,邻里住宅区,露天停车场,行人走道, 大学校园里和大部分的高速公路两旁,只要一出家门甚至不用出门,放眼望去,都是雨树那婀娜多姿的身影,一排排,一片片,每一颗的枝叶向四面散开,美如华盖,又如骄阳下一把把绿伞,为路人撑起一片阴凉,遮阴挡雨。

新加坡的国树——雨树

雨树在新加坡也属于外来移民。它原产于南美洲和西印度群岛,适合生长在温暖、潮湿的热带, 在百多年前被引进本地种植。新加坡建国初期,开始大量种植雨树,经过几十年的精心栽培,现在大街随处是枝繁叶茂,树形优美的雨树,在岛国形成一道道独特的热带风光。

新加坡的国树——雨树

别看雨树身材高大,其实它属含羞草科,多年生乔木。它的树杆一般可高达二三十米,之后不再长高,其树冠开始横向展开,直径也可达二三十米,整颗树看上去枝叶茂密且纵横交错。

雨树的叶子也似放大的含羞草叶,成羽毛状两边对称生长。成熟的叶子成深绿色,新生的小叶呈绒毛串状,嫩绿中带淡黄。雨树的叶子在傍晚和下雨之前会合拢,黎明和太阳出来时叶子又会张开,集在叶中的露水或雨水则会洒落下来,于是得到"雨树" - Rain Tree 这浪漫的树名。

雨树的花成粉色,远远看去成粉色绒状的扇形,一簇簇,一团团,开在树顶,在那浓密的绿色中撒上斑斑点点的红, 如一只只粉蝶栖息在树梢,胜似可爱。但大部分雨树因其树干高距离远,开花时不太被人注意到,倒是它那浓密的枝叶和多姿的神态更吸引人。

新加坡的国树——雨树

走出去,你会发现每一颗雨树都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幼嫩的雨树亭亭玉立,风姿绰约,独自在路上站成一道可人的风景。那淡绿色的叶子在风中轻柔摇曳,像初长成的少女,带着一点羞涩,却任凭骄阳似火狂风暴雨,仍玉树临风,淡定自如。百年老雨树则是古老苍劲,枝干粗壮,葱茏发达,像母亲一样慈祥,任由各种蕨类植物攀附,一起经历风雨沧桑。

新加坡的国树——雨树

最近发现,在维多利亚街上国家图书馆外,有一整排黄色的雨树,金黄的树叶在阳光照耀下灿灿发光,格外耀眼。在这个四季都是一层不变的单调的绿色世界中,黄色的雨树简直就是给夏季带来了秋的联想。金黄的叶子在蓝天中展现出无限柔情,再配上雨季带来的一丝凉意,仿佛把秋的浪漫带给了热带,给热带的夏季平添了一份秋的高远和稳重,让人不由怀念起北国的秋天。

新加坡的国树——雨树

成片的雨树林更是岛国无限热带风光的最好展现。每当走在路上或公园里,抬头往去,两旁高大的雨树枝叶浓密并向路中间伸展,形成一条条绿色走道。每一颗雨树形态各异,姿态千变万化,感觉自己似乎正行走在时间的隧道里,两旁每一颗雨树都象征着一个独特的生命,每一条枝干则是生命中的一段插曲。那浓密的树枝在空中相互盘梗交错,粗细有致,呈现不同的曲线向空中伸展,再伸展。在热带海风吹拂下,枝叶时而轻摇细晃,绿袖曼妙,翩翩起舞,展示无限的风情; 时而又波澜起伏,凌动飞扬,苍劲有力,呈现完美的力度。那树顶的绿色,时而成浓重的深绿,墨绿和黛绿,时而又是浅淡的嫩绿,翠绿和绿中带黄。当阳光从树顶泻下,移动的枝叶成半透明状,照得树下斑驳迷离,光影婆娑,波光滢动; 和著耳边沙沙作响的风声,时而低吟浅唱,时而高扬激越,这一切给树下行人呈现了一台精彩而动感十足的舞台剧,仿佛在欣赏生命舞台中不同角色的精彩表演。

新加坡的国树——雨树

最喜欢的还是ECP高速由机场向市区走的那一段,两边的雨树沿着十多公里的高速路整齐排列,茂盛的枝叶纵横交错,向路中间散开,形成一条完美的绿色长廊,遮挡着炙热的阳光。每当出国回来,两旁雨树搭成的浓密树荫如迎宾大道,伸手弯腰姿态优美的雨树栩栩如生,宛如迎宾大道上的司仪,欢迎著每一位远行归来的游子。车子行驶在两旁雨树搭成的绿荫道下,呼吸著热带特有的熟悉而温暖潮湿的空气,回家的感觉是如此真实而亲切。

新加坡的国树——雨树

喜欢雨树的花,开在高处,自由绽放,却开得低调,与世无争; 喜欢雨树的叶,新叶低眉垂首,等待成熟; 喜欢雨树的枝,各自伸展却又相互映衬,散发成熟和自信; 更喜欢雨树那粗壮的树干,像母亲的怀抱,任由百草攀附。

当你在思念我时,请思念雨树吧,去寻找那一片雨树的森林。那里有花的浪漫,有光与叶的交集,有雨季的回忆, 还有雨树的陪伴。

新加坡的国树——雨树
新加坡的国树——雨树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