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半数科研人面临窘境:我好想逃,却逃不掉

2020-12-03     1,254

编者按

《自然》杂志对博士后研究人员的首调查发现,工作时间长、缺乏工作保障,加上职场欺凌和歧视,迫使许多人考虑离开科研界。

Adrian Cazares是英国利物浦大学的计算微生物学博士后研究员,他表示,尽管事业取得了成功,却并不快乐。他说:“博士后这个职业一直让我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并且影响了我的心理健康。”

超半数科研人面临窘境:我好想逃,却逃不掉

Adrian Cazares 表示博士后的压力影响了他的心理健康

来源:Nature

Cazares及其他来自93个国家的7,600多名研究人员参加了《自然》杂志的首次博士后调查。这项自选调查包括一系列旨在阐明士后生活质量问题,其中包括心理健康、工作时间以及歧视和骚扰的经历。

博士后普遍遇到的困扰

通过参与调查,受访者分享了自己的科研及日常生活,他们的答案揭示了一系列问题,包括高强度的压力,相较于其他研究职位较低的工资,以及普遍存在的工作不安全感。

51%的受访者表示,由于科研工作引发了一些心理健康问题,他们已开始考虑辞职。

超半数科研人面临窘境:我好想逃,却逃不掉

健康问题的调查结果,来源 :Nature

加拿大渥太华卡尔顿大学的健康心理学家Renate Ysseldyk 及其同事在2019年的研究中发现,女性博士后普遍对自己为人父母的身份担忧,有些人担心在成立家庭时会“落后”于其他人。Renate Ysseldyk说:“对于女性来说,这是一段困难的时期,尤其是在休产假的时候,他们会将自己与还在继续搞科研的同事进行比较。”

即使对于那些不是为人父母的人,博士后职位也可能使人生计划复杂化。巴西里约热内卢州立大学的地质学家Kathryn Cutts表示,博士后是一个高收入的职业,但是不够稳定,且压力大,只有维持出色的业绩才能在大学获得永久职位。

超半数科研人面临窘境:我好想逃,却逃不掉

Kathryn说这是她第四个博士后了,她渴望一个稳定职位

来源:Nature

Renate Ysseldyk表示,当你的职业不确定性与个人生活压力相冲突的时候,你需要向自己确定是否还继续这种生活。

难以维持生活与工作的平衡

对于许多博士后而言,实现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31%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合同要求每周工作40个小时,但实际并不按照合同约定的时间;31%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每周至少超出合同规定的工作时间10个小时;而8%的受访者表示他们额外工作的时间大于20个小时。97%的受访者反馈即使在周末或法定节假日他们也在工作

全球青年学院执行委员会前成员Anna Coussens表示,这些额外的工作时间通常无法得到补偿。在她以前的博士后岗位上,研究员必须签署一份弃权书,声明自愿加班,她说:“即使没有签署此类合同,博士后也倾向于遵循同样的规则,每个人的工作时间都超出了获得报酬的时间。

缺乏心理健康咨询

长时间的工作压力会对心理健康造成威胁。49%的受访者希望得到关于工作方面抑郁或焦虑的心理健康咨询。其中23%的人得到了这种帮助,26%的受访者没有寻求过帮助,但他们想这样做。

超半数科研人面临窘境:我好想逃,却逃不掉

心理咨询问题的调查,来源 :Nature

在对其他职业群体的调查发现,女性受访者比男性受访者更倾向于寻求心理健康咨询(比例分别是27%与16%)。相比之下,博士后研究人员似乎不太愿意寻求心理健康方面的帮助。数据显示,仅有23%的生态和进化研究员、20%的生物医学研究员在接受心理健康咨询;13%的化学研究员和11%的工程研究员接受了心理健康咨询。

对于那些存在心理健康问题的博士后来说,寻求帮助并不容易在大学中,博士后通常处于教职员工和学生之间的灰色地带,他们可能没有资格享受机构提供的心理健康服务。

遭遇歧视等不公平待遇

在本次调查中,受访者来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其中白种人占61%,亚洲人占22%,拉丁美洲人占3%。

超半数科研人面临窘境:我好想逃,却逃不掉

宗教/民族调查结果,来源 :Nature

当了解到博士后这份工作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时,一半的受访者选择了工作中的尊严(55%)及性别平等(50%);大部分人(76%)选择了安全的环境;38%的受访者选择了种族平等,同时也有38%的受访者选择了种族歧视

超半数科研人面临窘境:我好想逃,却逃不掉

博士后工作带来的改变,来源 :Nature

24%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在博士后阶段经历了不公平待遇。当被问及他们所经历的歧视时, 65%的人指出权力不平衡或欺凌;40%表示性别歧视(其中,遭遇性别歧视的受访者90%是女博士);24%表示种族歧视;年龄歧视占15%。

超半数科研人面临窘境:我好想逃,却逃不掉

不公平待遇的调查结果,来源 :Nature

去年的研究生调查显示,国际博士后(25%)比在本国工作的同龄人(21%)更有可能遭遇性骚扰或歧视。34%的受访者认为自己曾因为是少数而遭受过歧视或骚扰。

女性受访者(30%)比男性受访者(18%)更有可能经历歧视和骚扰。57%的受访者指出,他们遭受的不公平待遇来自主管或首席研究员。一位女性博士后表示,她曾向领导提出过一条建议,没有被采纳,而另外一位男同事却因为提出同样的建议而受到表扬。

Philip Scholten是瑞士弗里堡Adolphe Merkle研究所博士后小组的成员,该小组参加了一项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的调查。Scholten 表示:“欧洲存在种族歧视,有时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学术界却常常忽视这种现象,我们应该做更多的努力来解决这种问题。

超半数科研人面临窘境:我好想逃,却逃不掉

Adolphe Merkle表示必须行动起来,解决种族主义问题

来源:Nature

参考文献:

"Postdocs under pressure: ‘Can I even do this any more?’" NATURE

超半数科研人面临窘境:我好想逃,却逃不掉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