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2019-11-14     3,234

【新政策】11月5号新加坡电动踏板车将禁止在人行道上通行,只能在脚踏车道和公园连道骑车。违反者将面临2000新币的罚款和最长3个月的入狱。

前两天新加坡的重磅新政

禁止电动滑板车在人行道使用

引发了前所未有的争议

人行道不让用

车行道也不让用

基本判了电动滑板车的“死刑”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闹得送餐员集体“上访”

而椰子这里也收到了

一封血泪斑斑的“求助信”

椰友来信求助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这位椰友之前看中了

电动滑板车市场

于是进了不少货(200量)

政府关于PMD的新规不断

这位卖家也有一一跟进

(PMD个人代步工具,

这里特指电动滑板车)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比如说7月开始所有售卖的PMD

都要符合安全规范UL2272

卖家就花钱把产品都认证了

“花了4万新币”

以为从此之后就可以安心卖了

没想到计划没有变化快

现在PMD不让上人行道了

200辆货也无人问津

这位椰友哭诉

为了发展电动滑板车生意

“一家四口的钱全部投进去,还借了6家银行(的钱)”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现在负债累累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想知道能找谁帮忙

看来新加坡的电动滑板车

卖家的日子都不太好过

新加坡送餐员群情激愤

同样不好过的还有

外卖送餐小哥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新加坡据说有7000个送餐员

都是使用电动滑板车送餐

受此政策的影响

还不知道饭碗保不保得住

送餐员们怨声载道

短短一周已经举行了

数次送餐员和部长们的对话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新加坡律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

11月6日接见了30个

穿着Grab制服的外卖送餐员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到场的外卖员提出

政府给他们太少的准备时间

禁令从颁布到执行不到几天

他们很难找到下一份工作继续生计

尚穆根表示会将他们的反馈

传达给交通部和国会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至于网上疯传的一张

好多人围着尚穆根的照片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他特别强调当时是在户外

“我让他们靠近一些,这样大家可以听得更清楚”

并且强调这是一次

“很好、文明的对话”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11月7日又有近200名送餐员

到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

兼国家发展部第二部长李智陞

的接见选民活动上求助

希望政府能暂缓禁令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60名送餐员到裕廊西

参加组屋下的接见选民活动

因为李智陞也是该区的议员

一位妇女现场哭诉

自己本是家庭妇女

花了1300新币买了电动车

从事送餐服务赚些钱补贴家用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可是没想到政府禁令

一下就来了

虽说只是在禁止在人行道上使用

但是现在她骑车出门

都会遭人白眼,问她

“不是都禁了吗,怎么你还在骑?

李智陞表示对话中

他完全理解了送餐员的忧虑

主要是很多人

分期付款买的电动滑板车

到现在还在偿还卡债

而且禁令导致他们收入不稳定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很多人还提出了建议

比如建更多的骑行道

以及允许电动滑板车在公路上骑

李智陞表示他会向交通部

传达这些担忧和建议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昨晚11月12日又有大批送餐员

出现在盛港西单选区的接见选民活动

表达对禁令影响生计的不满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盛港西单选区议员蓝彬明

身兼交通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

所以这次他知道有送餐员要见他

就把选民活动设在了

比较宽敞的民众俱乐部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最后陆续聚集超过300人

进入联络所内的多功能大厅

与蓝彬明议员进行闭门会议

对话应该进行得还算愉快

数次传来掌声和欢呼声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一名马来小哥说自己有一份正职

但是为了供新房子

还会再夜晚兼职送餐

这次出席会议不是为了抗议

只是想寻求保住饭碗的方法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同样是昨天晚上8点左右

在义顺的忠邦民众俱乐部

内政部长尚穆根再次出席了

一场和送餐员的对话会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现场有150名送餐员出席

会场还准备了点心和水给参与的人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在会上尚穆根主要

跟进上次对话之后

政府推出的700万援助计划

很多送餐员表示

援助计划是“车水杯薪”

比如一个送餐员说

前段时间刚刚买了一台新的滑板车

但是现在2台滑板车

也只能在援助计划

加钱换成一台电动单车

“依然亏了不少”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尚穆根表示目前政府

还在研究进一步的对策

并且保证将与NTUC职总合作

不会让送餐员“没了生计”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尚穆根解释了禁令背后的原因

因为电动滑板车事故频发

新加坡的行人对此

已经有很大的意见

在行人和滑板车使用者之间

政府必须做到“公平”和“平衡”

////

短短一周

已经有3位部长举行了4次对话会

看来新加坡的滑板车争议

“树欲静而风不止”

政府必须去平衡

反对滑板车和支持滑板车的人

也是很不容易了

电动滑板车在新加坡

实在是闯了太多祸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一位深受街坊爱戴的老太太

被电动滑板车撞倒后

老人送医院后重伤不治……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新加坡一名六个孩子的父亲

遇上滑板车爆炸

引发的火灾意外

导致他全身上下

80%的部位三度灼伤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2017年11月30日

在新加坡东部勿洛发生车祸

一辆电动滑板车撞上一辆公交车

骑手当场死亡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滑板车的原罪

和自行车不一样

电动滑板车完全依赖

骑行者的重心来控制行驶速度

车速比自行车要快

刹车距离比较长……

当发生冲撞时候

小小的滑板车不能提供任何保护

骑手只能“肉搏”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而且现在市面上的滑板车品牌

很多都是不符合防火规范的

起火爆炸什么的发生很多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光是新加坡,过去一年

涉及电动PMD的火灾事件

超过90起

10月7日新加坡国会

也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普杰立医生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候

直接撂了一句“狠话”

如果用户行为没有改善

或将全面禁止电动滑板车等

个人代步工具的使用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结果没多久就宣布

从11月5日起

电动滑板车禁止在人行道上骑行

只能在脚踏车道和公园连道使用

为了让民众适应新条例

陆路交通管理局(LTA)设定了宽限期

到今年底违例者只会接到警告信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但从明年2020年开始

当局就会展开执法

最高刑罚是坐牢三个月

罚款2000元或两者兼施

椰友们,你们怎么看

留言区聊一聊吧~

“新加坡这个新规让我欠债过万,已经无法生活,我该怎么办?”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