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前驻联合国大使:为什么建立“反华联盟”的企图注定失败

356天前     528

中国日报网1月28日电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1月27日刊发新加坡国立大学高级顾问、新加坡前驻联合国大使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的评论文章称,美日印澳希望通过“四边对话”机制(QUAD)应对所谓中国发展带来的“风险”。不幸的是,“四边对话”并不会改变亚洲历史进程,亚洲的未来将由RCEP四个字母来书写,而不是QUAD。

新加坡前驻联合国大使:为什么建立“反华联盟”的企图注定失败

文章说,面对一个更强大的中国,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会感到不舒服。因而,美日印澳希望通过“四边对话”机制来对冲“风险”。不幸的是,“四边对话”机制不会改变亚洲历史进程。原因很简单:首先,这四个国家有着不同的地缘政治利益和弱点。其次,也是更根本的一点,他们玩错了游戏。亚洲的重大战略博弈不是军事结盟,而是经济发展。

随着美国退出TPP,印度退出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庞大经济生态系统正在亚洲演变。这里有一个数据值得思考:2009年,中国的零售商品市场规模为1.8万亿美元,而美国的零售商品市场规模为4万亿美元。十年后,这两个数字分别为6万亿美元和5.5万亿美元。未来10年,中国的进口总额可能超过22万亿美元。中国巨大且不断增长的消费市场将成为这场地缘政治大博弈的最终决定者。

文章说,澳大利亚是四国中最脆弱的一环。澳洲经济高度依赖中国。澳大利亚一直为过去三十年的经济高速增长感到自豪。但事实上,这只是因为澳大利亚在功能上成为了中国的一个“经济省份”。2018年至2019年,澳大利亚33%的出口流向了中国,而只有5%流向了美国。正如澳大利亚学者休•怀特所言:“堪培拉面临的问题是,中国握著大部分牌。”

此外,日本也很脆弱,虽然方式不同。美国著名东亚问题学者傅高义(Ezra Vogel)在2019年写道,“就历史交往的时间而言,没有哪个国家能与中国和日本相比,长达1500年。”正如他在《中国与日本》一书中指出的那样,两国在过去的大部分时间里都保持着深厚的文化联系,但拥有伟大文明和资源的中国占了上风。如果在150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日本都能与中国和平共处,那么在接下来的1000年里,日本可以再次回到这种模式。

不过,就像日本著名的缓慢歌舞伎一样,两国将逐步和微妙地进入一种新的临时解决方案。日本会巧妙地发出信号,表明其了解中国的核心利益。在这个过程中会有颠簸,但中国和日本将缓慢而稳定地调整。

文章说,作为两个古老的文明,中印两国也共存了几千年。但是,1980年,中国和印度的经济规模相同。而到了2020年,中国GDP增长了5倍。从长远来看,两个大国之间的长期关系总是取决于两个经济体的相对规模。

文章总结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四国不同的经济利益和历史上的弱点,将使“四边对话”机制的合理性越来越站不住脚。有一个主要迹象表明:没有其他亚洲国家——甚至包括美国最坚定的盟友韩国——急于加入四方会谈。亚洲的未来将由RCEP四个字母来书写,而不是QUAD。

(编辑:齐磊潘一侨)

发帖时间: 新加坡新闻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