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2019-10-23     594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近几年,全球最具传奇色彩的几间历史地标酒店,都不约而同地投入到规模空前的新貌打造中。这其中包括了纽约卡莱尔、纽约华尔道夫、东京大仓(重建新翼)、以及上周四(2019年8月1日)刚刚大幕重启的新加坡莱佛士酒店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经历翻修后,莱佛士精神抖擞的乳白色立面,以及透满殖民时期气息的门廊和木质高顶。

几乎撑起半部新加坡史的新加坡莱佛士酒店,在经历了时长2年半、由Alexandra Champalimaud主持的翻修工程后,既还原了旧世界的优雅风华,也带来了一系列振奋人心的新风尚。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仅供住客进出的大堂中,原先如星辰般缀满空间各处的小吊灯,被一盏悬于核心位置的大吊灯取代,室内也轻简了家具的样式和配饰的色泽,凸显出自然光和空间本身的动人。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房间钥匙成了裹着皮套的感应牌,牌子上还用伊丽莎白·泰勒、聂鲁达、约瑟夫·康莱德等昔日住客的肖像炫耀其深受名人眷顾。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此番老店新开还带来了一款充满居家式场景的新房型——住宅套房,为这间本就全套房格局的传奇酒店注入了更浓的归属感。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尽管我无比留恋装修前更古雅的博物馆场景(上图),但迎合时代潮流而新设的共享办公空间还是值得我们的掌声。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关于刚刚重新启幕的新加坡莱佛士,我要说的还有很多。不过单说莱佛士历史显然不够诚意,去年底的《原来,“摘金奇缘”是一部优秀的新马奢华酒店宣传片》一文说了够多了。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象征亚洲豪华酒店全面崛起的香格里拉(左)、为奢华酒店引入革新思潮的嘉佩乐(右),无不是在新加坡这片弹丸之地上孕育的酒店帝国。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新加坡也孕育了世间造价最高的酒店项目之一——滨海湾金沙,建筑顶部的高空无边泳池恍若搁浅在现代巨石阵上的诺亚方舟。

于是,我决定借新加坡老莱佛士重开、圣淘沙莱佛士开建之际,奉上“酒店进化史系列”之新加坡篇。探究这片弹丸之地如何孕育了香格里拉、嘉佩乐、莱佛士等传奇酒店帝国,以及这个孕育了新加坡航空、樟宜机场、孙燕姿这些翘楚的城市国度如何演绎旅居艺术。

· 第一幕 ·

1839-1929

Colonial, Sarkies, Raffles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18个月的闭门翻修并未让新加坡莱佛士就此沉寂。2018年,一部意外爆红的影片《摘金奇缘》令历史悠久、气韵古雅的莱佛士迷倒了一众银幕观众。影片近结尾处有这样一个场景,杨紫琼饰演的母上跑去莱佛士找儿子Nick Young谈心,一个一闪而过的镜头带到了Nick房门口的金属门牌,上面赫然刻着“Sarkies Suite”的字样。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全莱佛士酒店有两间总统套房。第一间“莱佛士套房”和酒店的命名套路一致——致敬新加坡之父莱佛士爵士。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而Nick Young下榻的套房名——Sarkies,源自莱佛士酒店的缔造者——Sarkies四兄弟。这个来自伊朗伊斯法罕的亚美尼亚四兄弟见证了丝绸之路的衰弱,并窥见了远洋贸易的发展,于是从马来西亚槟城的开始,在各大港口布局他们设施精良、体验稳妥舒适的酒店项目。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巧合的是,Sarkies兄弟的酒店首秀——槟城Eastern & Oriental Hotel(Sarkies将Eastern和Oriental两家酒店合二为一,组成后来俗称的E&O酒店)也是《摘金奇缘》开场戏的取景地。这一巧合许是剧组暗中致敬Sarkies而成。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摘金奇缘》开场,年轻的杨夫人携小Nick和Astrid在雨夜中投宿却惨遭冷落的俱乐部酒店其实不在伦敦,而是马来西亚槟城的E&O酒店。和剧中强势出镜的新加坡莱佛士酒店,同属亚洲连锁酒店奠基人——Sarkies兄弟的力作。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E&O酒店后,Sarkies租下了新加坡一座滨海而居的小楼,并将其改造成拥有10间客房的莱佛士酒店(1887年开张),开业后不久又通过用新翼衔接小楼扩充,仍供不应求,1894年,他们又为酒店新添了一座2层L型翼楼——即如今的棕榈阁翼,在增添了大批华美套房的同时,也将酒店规模扩容至75间客房。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图左侧是因环抱一片棕榈庭院而得名的Palm Court Wing,右侧是1899年新添的文艺复兴式主楼。莱佛士原先坐拥一线海景,后因填海而降格为城景。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不过,真正奠定莱佛士地标酒店地位和形象的,是1899年新添的文艺复兴式3层主楼,也就是我们如今最常见的莱佛士标志立面。这座建筑的核心位置配置了一座满铺克拉拉大理石、可供500位宾客同时就餐的恢弘餐室,令莱佛士具备了奢华酒店所需的仪式感及社交场景。这个由当年先进的电力照明系统的宴会厅见证了盛会无数,包括1900年的迎新晚宴。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除此之外,每间套房还配置了顺应当地气候的家具陈设、当时先进的电灯照明、以及起到挡雨和隔热功效的环绕式门廊。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一个多世纪后,充当客房和花园分界线的门廊依然是时尚先锋们争相同框的宠儿。

莱佛士的空前成功促使Sarkies兄弟将权力之手伸向了其竞争对手。1903年,Sarkies一举拿下了同城的Adelphi酒店、1904年更是越战越勇,成为新加坡欧洲大饭店的新主人。自此,新加坡殖民时期最顶尖的三间酒店全都荣登Sarkies酒店帝国的编制。不过,任何盛筵都有谢幕的一刻。1931年,新加坡商人的一纸诉状(告Sarkies拖欠食品供应商巨额货款)将Sarkies拖入了破产的漩涡,加速了Sarkies王国的垮台。不幸中的万幸是,莱佛士成了唯二幸存至今的新加坡殖民时期酒店。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另一位幸存至今的殖民时期酒店产物是良木园(Goodwood Park Hotel),这座1929年开业的酒店坐拥楚楚动人的维多利亚式主楼和安妮女王复兴风格钟楼,由1900年落成的德国侨民俱乐部(Tentonia Club)改造而来,是新加坡第一间配备游泳池的酒店,甚至早早配备了由空调加持的酒窖。“不爱江山爱美人”的爱德华八世曾在此下榻并大秀舞技。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本段收尾处,谨以一份新加坡殖民时期酒店名单(其中很多都起了和欧洲名酒店惯用的名字)致敬这一消逝但优雅的岁月。

1839-不明 London Hotel-新加坡第一间酒店

1850s-1973 Adelphi Hotel

1857-1932 Grand Hotel de l'Europe

1865-1914 Hotel de la Paix

1887 Raffles Hotel

1901-1951 Bellevue Hotel

1904-1910s Caledonian Hotel

1905-1931 Hotel van Wijk

1906-1964 Sea View Hotel

1929 Goodwood Park Hotel

· 第二幕 ·

1968-1996

乌节路、滨海湾、波特曼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下榻新加坡莱佛士的Ava Gardner。

进入上世纪60年代,仅凭殖民时期出品的莱佛士接待明星名流的新加坡决心新掀一轮筑店潮。最先响应此轮号召的是1968年揭幕的马来西亚饭店(后改名马可波罗饭店)和1970年登场的希尔顿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两间酒店无不以高大挺拔的楼身和干脆摩登的线条,完成了对狮城的现代化启蒙、和莱佛士展开了对金字塔尖客群的争夺、也激发了新酒店对乌节路(Orchard Road,本如其名,曾密布茂盛的种植园)的偏爱。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就在乌节路沿线的马来西亚饭店和希尔顿成为明星名流的新加坡新晋行宫的同时,一位土地经纪人询问亚洲糖王郭鹤年,是否对乌节路支路——柑林路一代的6公顷土地感兴趣。这一问让对住好酒店颇有心得的郭鹤年颇为心动,在他的指挥下,一座俊秀的25层塔楼加入了“乌节路酒店俱乐部”,香格里拉酒店的历史就此开始书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新加坡香格里拉的很多营造理念,由每年平均有100晚待在欧洲顶级酒店、深谙好酒店运作美学的郭鹤年自己提出。

不过,香格里拉最初的篇章是由Western International Hotels(威斯汀前身)代为书写的。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酒店高区的客房视野绝佳,底部大堂布满了挺拔的金色立柱、绵延的落地窗把户外浓密的绿意揽入室内,让宾客恍若置身詹姆斯·希尔顿笔下的仙境之中。香格里拉项目报批时,审核的官员还规劝郭鹤年——“新加坡年入境人数才40万,哪有必要建这么高级的酒店,还是降级成中档酒店得了。“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上 | 塔楼翼和花园翼;下左 | 花园翼设计图稿;下右 | 1978年8月19日花园翼落成典礼。

不过,开业后的盛况立马证明了郭先生的远见卓识和造店才情。最终,香格里拉分别于1978年和1984年,新添了更似都市度假村风格的花园翼、以及更注重住客隐私和尊崇感的峡谷翼。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和19世纪末诞生的新加坡莱佛士一样,新加坡香格里拉二期的花园翼也有着充当花园和客房分界线的门廊,但香格里拉显然采用了更摩登的手法,每一道门廊边缘都满栽植物,仿佛垂直花园,这一手法在80年代新加坡被屡试不爽。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WATG为香格里拉花园翼打造了161间更宽敞也更具避世感的客房,每间客房都有半月形漂浮式露台守护,加上户外的热带园林和不规则泳池的掩映,令其更似世外桃源般的存在。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作为酒店三期工程的峡谷翼落成之时,酒店也就此告别了Western酒店集团的统治,自立“香格里拉酒店集团”,一个让西方世界刮目相待的亚洲豪华酒店帝国就此崛起。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和香格里拉同期登陆的还有凯悦(现君悦)和文华大酒店(君华酒店集团出品,与MO无关,但和上海昔日的锦沧文华系出同门)。他们的登场无不提升了乌节路一代的豪华酒店密度,为上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的乌节路高级酒店兴建潮新添了亮色。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就在香格里拉结束与威斯汀(Western于1981年1月5日起正式更名为Westin)的合作自立门户后不久,一组由贝聿铭操刀的摩天楼群在莱佛士酒店隔壁矗立,栖身其中的两间酒店(The Westin Stanford和The Westin Plaza Hotel)不约而同地挂上了威斯汀的招牌,延续了威斯汀品牌与狮城的友谊。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电子屏上的威斯汀的Logo与贝聿铭操刀的玻璃天桥相映成趣。

这两间威斯汀的联袂出场,不仅为新加坡启蒙了综合体酒店概念、也摘得了当时全球最高酒店的桂冠(高72层的The Westin Stanford)、更以其强劲的攻势促使隔壁倚老卖老惯了的莱佛士酒店,展开了耗时2年、耗资百万的闭门翻修与扩建。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待莱佛士于1991年9月16日重新启幕时,其对19世纪末风华的演绎更具风采、对新一代旅行者更具吸引力,更妙的是,其延展的新翼不仅与老楼无缝贴合,还植入了时兴的综合体概念。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1989-1991那场翻修后亮相的Sarkies套房,也就是《摘金奇缘》中,Nick Young携Rachel Chu下榻的套间。

就在莱佛士用一场空前翻修应对新威斯汀的强势登场的同时,一波来势更为猛烈的酒店族群在不远处的滨海湾一带崛起。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为滨海湾风潮打头阵的是雄心勃勃的滨海湾广场综合体,栖身其中的泛太平洋(Pan Pacific)、滨华(Marina Mandarin)、东方(后更名文华东方)3间高水准酒店,无不坐拥无敌海景,还一律有着简洁别致的外形、贯穿数十层的中庭、在巨型温室中悠然升降的观光电梯。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滨华(Marina Mandarin)的中庭。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东方饭店(2004年更名文华东方)的扇形中庭。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架在泛太平洋酒店中庭上空的天桥。

这三位由波特曼创作的仙女现身滨海湾的同时,乌节路延伸段出现了又一座带有动人温室中庭的酒店——The Pavilion InterContinental(后换牌丽晶,如今兜兜转转还是回归了IHG的怀抱),从天而降的自然光和就著楼层栏杆生长的绿植,将中庭装点得恍若峡谷,搭观光电梯穿梭其间仿佛一场丛林冒险,而满铺地面的上等大理石和高级地毯又让奢华与野性交织得天衣无缝。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1994后,新加坡富豪王明星(COMO酒店掌门人Christina Ong的老公,他还拥有马尔代夫、毛里求斯、越南和巴厘岛的全数四季)在距离丽晶仅几步之遥处,打造了一座格调更私密内敛的四季酒店,并用一条空调连廊与自家的希尔顿酒店(乌节路上高级酒店鼻祖)衔接,以此为乌节路的首轮酒店潮画上了休止符,颇有“善始善终”的寓意。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上左 | 新加坡四季低调的门脸;上右 | 位于3层平台的泳池;下 | 总套原貌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对于乌节路的长期布阵,后起之秀滨海湾也不甘示弱。1996年,滨海湾矗立起了由普利策克奖得主Kevin Roche操刀的丽思卡尔顿酒店,酷似万花筒的玻璃构造直插建筑底部,贯穿起到达大厅和花园泳池平台;包括安迪·沃霍、Frank Stella、Dale Chihuly在内的顶尖艺术家创作的4200件散落各处,令酒店俨然一座顶尖水准的当代艺术馆;客房的14:7宽屏窗和浴室中大胆的八角窗将海湾的动人景致尽收眼底。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紧贴景观窗的浴缸设计在90年代是极尽先锋且大胆的笔触。

这座登峰造极的酒店在将新加坡的旅居美学推向高潮的同时,也将狮城的酒店史引向长达数年的休整期。

· 第三幕 ·

2001-2010s

活化、潮牌、奇观

想以新千年启幕者身份登场的好酒店不在少数,安缦就是其中之一。安缦曾打算在新加坡首发其城市度假村概念,甚至还请出老搭档Kerry Hill打造了这派都市隐居盛筵的设计方案。每层都配备了双泡池平台。只可惜,这项计划最终以流产告终。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最终领跑千禧年的是鱼尾狮身后、由上世纪20年代的邮政大厦改造的的浮尔顿(Fullerton)酒店。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2010年,Fullerton又借用昔日的登船码头打造了一间兼具历史感和时髦感的精品酒店之作——Fullerton Bay。整间酒店完全建于水上,让住客仿佛置身刚刚靠港的豪华邮轮。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在2007年的新加坡瑞吉新闻稿中,有这么一段有力的描述“新加坡11年来首间国际品牌奢华酒店”。这句话显然是冲着11年前在滨海湾登场的丽思卡尔顿而来的。而瑞吉的选址也颇有深意——位于上一轮交锋的热点——乌节路的末梢,也正是乌节路上一轮风潮的收尾处,足见其创造乌节路新传奇的决心。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酒店的呈现最终也不负众望,其平衡古典与当代、俏皮与端庄的功力如有神助,对空间的舒展和营造更是游刃有余,叫人耳目一新的同时,又能触及瑞吉的深厚底蕴。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这一时期也不乏建筑大师缔造的奇观式酒店:

诺曼·福斯特爵士及其事务所历史上接过的第二个酒店项目——新加坡嘉佩乐(福斯特的第一个酒店项目是早嘉佩乐一年接下的苏黎世Dolder Grand)绝对不得不提——两座U型新翼和一道镂空连廊和两座殖民时期老楼打成了一个蝴蝶结,让我们懂得,历史和当下的交融原来可以如此亲密无间。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而紧随嘉佩乐登场、由Moshe Safdie操刀、创下最高酒店造价纪录的滨海湾金沙,更是将奇观式酒店推向极致。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三座大厦托举起巨轮般的空中泳池花园的创意,是因为建筑师Moshe有一次把一根木条放在了3个塔楼模型之上,随即将计就计,上演了大厦托举泳池的戏码。尽管其施工难度巨大、造价极尽高昂,但当住客游到泳池边缘凭栏远眺,发出啧啧赞叹、举机自拍时,一切心血和付出都是值得的。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而仓库改造的Warehouse Hotel、用金色泳池寓意满池香槟的Sofitel So、为度假而生的六善品牌的都市首秀Six Senses Duxton,无不令巧思、顽皮、设计和试验推进著新加坡精品酒店的发展。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而随着130多年前在新加坡诞生的传奇品牌莱佛士宣布在故里梅开二度(圣淘沙莱佛士),新加坡的酒店发展也将进入全新篇章。我们期待这座城市国度关于旅居的更多创举。

新加坡 | 酒店编年史

1887

新加坡莱佛士

拥趸 | 陈冲、张曼玉、麦可·杰克逊、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

毫无疑问,莱佛士之于新加坡,和丽兹之于巴黎、Claridge's之于伦敦、Carlyle之于纽约一样,承载着半部当地史,是一座城最有力的见证者和诉说者。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我或许还没完全适应Alexandra Champalimaud赋予其的新风貌,但吊扇和老式开关的保留,最大程度地还原了殖民时期的旅居精髓。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此次翻新最深得我心的莫过于Anne-Sophie Pic领衔的食府La Dame de Pic。昔日古韵被小心收放于调皮俏丽的家俬和配件末梢,令人忍俊不禁又回味无穷。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莱佛士的精品店向来完胜新加坡任何旅游品店,从老海报、文具到瓷器,任何人都能在此找到自己心水的新加坡手信。不过,有一件莱佛士联名手信想必标价有点吓人,且应该早已售罄,那是积家为庆祝莱佛士125岁生日而发行的莱佛士特款Reverso腕表。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1929

良木园

拥趸 | 温莎公爵

良木园和莱佛士出自同一位建筑师R.A.J. Bidwell,但房价绝不似莱佛士那般贵上天,是一处极为亲民、历史感纯正的旅居之所。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1970年代和当下的良木园泳池花园对比

1971

新加坡香格里拉

“象征亚洲式殷勤待客之道”的香格里拉酒店的诞生地。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先对比下大堂的今夕,昔日内部还是雍容华贵的主场,如今室内也全然被绿意占据,连壁画也都成了绿植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我们始终觉得香格里拉是传统和旧世界的典范,其实,大具创新已经在这间旗舰中悄然展开。例如花样百出的客房亲子工程。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而香格里拉的第一间开在酒店外的餐厅也已在樟宜机场亮相,酒店大举进军社会餐饮或将成为酒店的下一股风潮。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1971

新加坡君悦

这间酒店的餐饮据点Mezza 9对酒店餐厅空间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不同花式的餐厅间的壁垒被打破、开放式厨房开始成为一种风潮,而其幕后的设计事务所SUPER POTATO也就此大红大紫。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1987

文华东方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如上图所示,这间MO最早的名字和曼谷一样,叫东方饭店,2004年前后更名为文华东方。波特曼事务所除了演绎自己的各项符号,还不忘按MO的折扇Logo定制了一款扇形中庭,可谓波特曼和MO的一场美妙联姻。

1987

新加坡丽晶

丽晶曾是奢华酒店界当之无愧的先锋主义者,而很多早期丽晶最引以为傲、也最具IP的元素都能在这家丽晶中找到。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1993

圣淘沙香格里拉

郭鹤年向来极具前瞻性,这座香格里拉当属圣淘沙五星级度假村的鼻祖。相比新加坡香花园翼对度假风的浅尝即止,这家对度假场景的演绎显然舒展了不少,而且还早早引入了很多环保理念,例如,当阳台落地窗打开,屋内空调即静止的理念很早就在此启用。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1994

新加坡四季

这间酒店的拥有者是富可敌国的王明星,其太太正是COMO酒店掌门人Christina Ong。马代、毛球、巴厘岛、越南的四季全是王先生的囊中之物。这间四季继承了四季一贯的低调作风,没有直面乌节路,而是用一道玻璃天桥和乌节路上的希尔顿衔接,让繁华和幽谧处得更若即若离。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两座氛围、景致迥异的泳池分别位于3层露台和20层(亲子池)屋顶花园。一些套房用“假门廊”设计致敬殖民时期的旅居哲思。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1996

丽思卡尔顿

拥趸 | Taylor Swift

这是滨海湾一带景观极为优秀的酒店之一,丽思卡尔顿扎实的空间营造功底和海量大师级当代艺术珍藏,令其运作20余年依然惊艳如初,设计师自己应该也没想到,八角窗前安装浴缸的笔触会被网红拍爆晒爆。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2001

The Fullerton Hotel

据说这座酒店所占据的新加坡原邮政大楼,和上海四川北路邮政大楼是姐妹楼,我头一次知道这座建筑,是小时候集邮时集到的一组中新联合发行的邮票。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除了恢弘华美的建筑和精妙的改造,这间酒店最值得一说的莫过于其发行的玩具熊,以邮差熊最具标志性。这个我在六一节盘点的酒店公仔中都说过了,Fullerton的熊绝对在酒店全球公仔中排名Top3的。回读《六一节,我们来评选哪家酒店的公仔最萌最美》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2007

新加坡瑞吉

翻看当年瑞吉开业新闻稿的措辞“新加坡11年来首间国际奢华酒店......”,显然为了跟11年前那个势不可挡的丽思别苗头而来,谁知,他们后来又成了一家人。与丽思的巨型当代艺术馆作派不同(尽管这间瑞吉也满堂当代艺术品),这间瑞吉秉承了“阿斯特四世在世界各地的私邸”的营造宗旨,在气派与私密间平衡得恰到好处。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2009

新加坡嘉佩乐

拥趸 | 孙燕姿

这间酒店由福斯特事务所操刀的摩登新翼和殖民时期老楼环抱而成,室内大多由设计大师Jaya Ibrahim操刀、不过也有傅厚民设计的餐厅。这间酒店还是新加坡超受欢迎的大婚地点,当年孙燕姿的婚礼就在此举行。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这里的客房极尽治愈之能事,早餐能尝到很不错的Laksa且有孔雀前来助兴。三座氛围迥异的泳池呈阶梯之势朝海滩铺展。另外发自肺腑地推荐酒店周末供应的点心下午茶,用材之考究、口味之出众让人拍案。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2010

Fullerton Bay

这间酒店的公区是傅厚民操刀的,充分展现了其柔美的质感,和平衡历史与当代的高超技法,俨然老Fullerton酒店时髦、性感又会玩的妹妹。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所有客房位于一座完全建于水上、寓意灯笼的玻璃建筑中。客房翼三面环水、加之剔透的玻璃外壳,令每间客房都似漂浮的水晶宫。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2010

Marina Bay Sands

入住滨海湾金沙的代价着实不低,但为了泳池也值得去朝圣式地入住一回。其泳池也是《摘金奇缘》收尾镜头的上演地。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2012

W Singapore Sentosa

这是一座开在豪宅群中的潮牌酒店,这个选题本身似乎就很有趣。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2014

Sofitel So Singapore

Sofitel So向来爱用俏皮的手法描绘法式生活,这间酒店的客房也会有俏皮演绎的拿破仑肖像或老佛爷屋顶,但最精彩的莫过于顶部寓意满池香槟的金泳池,和曼谷Sofitel So一样,其泳池是很多热门派对的举办地。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2014

Lloyd's Inn

这里本是一间经济型酒店,在设计师的巧手下,这里变身为一座设计轻简、氛围幽谧、仅34间房的时髦旅馆。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2015

JW Marriott

别看这间酒店体量惊人,但实际是走精品路线来着的,是根正苗红的Philippe Starck出品。这位顽童的招牌笔触在里边随处可见——涉水而置的桌椅、不乐意靠墙的睡床、装满镜子的浴室等几乎全数出场。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酒店15年开业时是South Beach Hotel,后换牌JW万豪。这间JW和威尼斯等地的JW一样,对JW风格转型起了巨大的推进作用。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2017

Warehouse Hotel

这座由19世纪老仓库改造而来、仅设37间客房、空间营造极尽通透巧妙的精品酒店是新加坡精品酒店中的翘楚。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2017

新加坡安达仕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这间酒店有着欧雷·舍人操刀的建筑和傅厚民打造的室内空间。傅厚民的很多招牌元素都在这座欧雷·舍人建筑中得到了更自由的舒展。包括自然光倾洒的中庭和每个客房层标配的天桥,曾在奕居中庭墙体抽象展现的维港波光,在新加坡安达仕成了狮城街头印象。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这是一间格调极为轻松随意的酒店作品,傅厚民对安达仕的自我主义、中岛式前台、社区风情都予以了俏皮到位的表达。空中大堂的唯美灯光、婆娑树影和缤纷座榻无不令人心旷神怡。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客房里的柠檬黄门板(致敬本地建筑元素)、屋顶酷似游乐场的空中酒吧(有酷似旋转木马的吧台、露营帐篷式包厢)、堪比美食集市的超大餐饮空间,无不将安达仕主打的亲和邻里牌和自我风格刻画得入木三分。

2018

Six Senses Duxton

之前我在女性酒店设计师专题《这8位设计女神的出场,颠覆了酒店的营造方式》中写过,全世界第一间精品酒店其实是Anouska Hempel创作并缔造的,而六善的城市首秀也拜她所赐,顺便说下,Anouska可是已故设计大师Jaya Ibrahim的伯乐+师傅。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2018

Six Senses Maxwell

六善的首间都市酒店Six Senses Duxton登陆新加坡不到一年,第二间六善都市酒店也在新加坡登场了,设计师是享誉欧洲、擅长制造戏剧冲突的Jacques Garcia。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2018

The Capitol Kempinski

原先的The Patina, Capitol酒店宣布了多年却始终难产,最终在凯宾斯基的带领下顺利出炉。这座酒店就藏身莱佛士酒店背后一组上世纪30年代古董建筑顶部。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2022

新加坡圣淘沙莱佛士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拥有135年历史的莱佛士品牌也刚刚宣布,将由Yabu Pushelberg主持其新加坡第二间酒店的设计,这间选址圣淘沙岛、由61间私人泳池别墅构成的酒店,将成为YP少有的度假村作品。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于1887年诞生于新加坡的莱佛士酒店品牌,刚刚宣布将在其诞生地梅开二度。61个自带泳池、凉亭和庭院的独立别墅将最大限度地守护住客隐私。酒店独享的10万平方米的热带花园将升华其私密性、清静度和自然感。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酒店还将附设深入自然场景的宴会厅和餐饮空间。不过我更好奇的是,这间回归自然的莱佛士将如何打造起“作家酒廊”。

书写完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我也想听到关于你的新加坡酒店故事。

樊森专栏 | 新加坡酒店进化史 ,从莱佛士、香格里拉,到嘉佩乐、滨海湾金沙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