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新加坡人的“认真”与“古板”

2019-05-15     165

新加坡政府作为“保姆”的无微不至的形象似乎已经深入民心,也令世人印象深刻。大至外交的唇枪舌剑、城下结盟,小到鸡毛蒜皮的乱丢果皮、随地吐痰等都被一丝不苟地纳入议事日程。可以说,新加坡做事有它的认真,但有时候也认真地有点古板。

出行便利

谈谈新加坡人的“认真”与“古板”

便利的交通网络四通八达,有关部门的口号是:让你在倒车不超过两次的情况下可以抵达全岛任何一个角落。基本上,如果加上地铁,这已经是一个轻而易举就可完成的任务,可谓小菜一碟。然而,令人感动的似乎不止于此,作为基础设施,要想真正起到为人民而非为特权阶层/有钱人服务的作用,定价上也应是人民的。

在发达的新加坡,或许更加令人惊奇的是,在车流如织、熙熙攘攘中,你却很少看到堵车发生。不仅如此,车速往往也快得惊人。更何况新加坡普通马路多为狭窄的双车道(数目不多的宽马路才是6-8车道),如果剔除有关学者头脑不清醒的叫嚣(“塞车意味着经济腾飞”)的非理性狂热,我们不难发现,秩序(各行其道)和礼貌(心中有他)其实才是飞速前进的最好推力器和保证,其实不只是马路,经济、文化的正常运行也是如此。如果只是非常自私地你争我抢、毫无秩序,恐怕把马路扩成24车道,也会照塞不误,而且“欲速则不达”。

广厦庇得黎民俱欢颜

谈谈新加坡人的“认真”与“古板”

新加坡的政府组屋配套可谓从某种程度上反映出政府对一般民众的体恤,这个操作很大程度上暗合了 “让天下人有屋可居” 的乌托邦式想像。尽管新加坡的国宝——多元艺术家陈瑞献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在诗歌中批评其虚假幸福——那不过是“把破碎的世纪和雕琢的自然分组送入一格格刻板的鸽箱”。但是,对于一般的民众来讲,在寸土如金的新加坡,也终于使他们有了立锥之地。

教育兴邦重内在质量

谈谈新加坡人的“认真”与“古板”

新加坡爱才若渴,无论对本国的精英还是对外来人才他们都提供相当好的物质条件,尤其是对于高级科研人才的培养更是严格又认真。以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为例,每培养一名博士的成本至少是50万人民币,每名博士要有三位导师合带。作为一个资源匮乏的岛国,新加坡人对教育的重视和投资态度令人咋舌,同时也值得各国借鉴。

吊诡:古板的认真

谈谈新加坡人的“认真”与“古板”

官僚体制下的个体难免是机械的,甚至是被异化的。新加坡人坦诚、认真却很多时候过于较真。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曾经在国庆演讲时也批评了民众的过于古板。比如入境过关时只会排在长长的 “新加坡护照”队列里而不知变通去 “全部护照” 队列节约时间。这或许和新加坡人本身所处的社会环境有关吧。

其实,不管是认真也好,古板也罢。作为“亚洲四小龙”之一,新加坡自有它的成功之处。或许只有身处新加坡,你才能真真切切感受到这个国家的开爱之处吧!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