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工撞伤头变植物人 医药费高雇主家属茫然

2019-12-01     2,079
清洁工撞伤头变植物人 医药费高雇主家属茫然

(新加坡1日讯)准新娘清洁工上班时头撞洗手盆,几分钟后倒地昏迷,竟脑出血变植物人,3个多月来医药费超过10万元(30万令吉)。但人力部已确认非工伤,雇主和家属都对未来感到茫然,考虑向人力部提上诉。

意外发生在今年8月7日下午5时左右,地点在武吉巴督西5道一带的组屋单位。当时伤者与同事负责打扫整个单位。

伤者是准备两个月后结婚的王玉玲(49岁),来自中国东北,已在黄廷方医院留医三个多月。未婚夫和妹妹几乎天天轮流来探望,不离不弃。

由于医药费庞大,无论家属、雇主或客工援助组织都很茫然,记者获知消息后走访,了解各方处境。

妹妹王玉环(47岁,机场包装客工)说,据在场同事转述,当时姐姐在厨房俯身抹地,抬头时头顶不慎敲到洗手盆的坚硬底部,几分钟后呕吐并晕倒,送院后竟成为植物人。医生透露她是脑丘出血。

“她每天能开眼进食,却对任何谈话毫无反应。她四年前就曾来新打工,这趟因在家乡贷款约两万新币买房,又付中介费近5000元(1万5000令吉),3月底过来,靠1300元(3900令吉)月薪还债。平时每周拨电问候在乡下种稻米的爸妈,爸妈一直追问她近况,但我们不敢说真相。”

未婚夫王克玉(45岁,砌砖建筑客工)说,两人情投意合,已说好明年1月底回他山东老家注册结婚。两人都离过婚,王玉玲有一子,王克玉有两女,双方5月在大使馆办手续时邂逅,感到很投缘,很快就定下婚约。 “但如今医生说康复机会渺茫,愿上苍保佑我爱的人。”

王玉环几乎每天来回三小时从东部宿舍来探望姐姐,她说,最近接到人力部来信,确认姐姐非工伤,很担心无法负担医药费。雇主虽表明愿意负责医药费,但也担心还能“撑多久”。双方都考虑请律师,向人力部要求重新评估。

雇主:担心是“无底洞”

张姓雇主(58岁)说,愿意对医药费负责到底,但担心无法应付“无底洞”。

张先生受访时说,王玉玲虽然刚来上班四个半月,“但她很勤劳,我们也不会回避支付医药费的责任”。

他说,至今已支付三个月的病假工资,之前也照规定为王玉玲投保工伤赔偿保险(workmen compensation policy)和医药保险,但不足以应付累计超过10万元的医药费。

他说,自己经营约10人的小清洁公司,因属低风险行业,只投保当局规定的最低保额1万5000元(4万5000令吉)。 “但人力部判定不是工伤,因此不会有工伤赔偿,扣除1万5000元的医药费,我们都得负担。未来这笔钱还会更多。”

张先生说,他准备在王玉玲病情稳定后,安排她入住一个月2000多元(6000令吉)的疗养院。 “我也准备支付日后送她回国的两万多元费用,若力所能及,也会给家属一点钱。”

但他担心无法应付“无底洞”,已请律师了解情况,并联络客工援助组织和医院。 “社工说会安慰家属,医院也让我分期付款,但医药费我们还是得自己承担。”

脑出血不太可能是撞伤

判定非工伤

医生诊断女工的脑出血情况,不太可能是因撞伤引起,因此判定并非工伤。

人力部发言人受询时说,人力部8月8日接获雇主通知这起意外。

“黄廷方医院的医生诊断王女士是脑出血,并鉴定这不太可能是因为头部撞伤引起的,也不可能是因为工作活动造成。基于这点,人力部评估王女士的案件无法在工伤赔偿法令下获赔。”

据了解,医生判断王玉玲并非因头敲洗手盆导致脑损出血,而可能是当时忽然中风。家属也有权就此向人力部上诉。

按照当局规定,客工若因工受伤,能获工伤赔偿;如果客工住院,即使原因与工作无关,雇主也必须承担最低医药保险投保额1万5000元以外的住院费用。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