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新加坡前线医院人员的最真实状态

2020-03-17     1,485

致敬!

全球新冠病毒大爆发,新加坡疫情反扑!

全民战疫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在战斗的路上,新加坡始终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支撑着我们,这就是:新加坡的医护工作者 他们逆流而上,全身投入,奉献全部,保护着大家的平安和健康

揭秘!新加坡前线医院人员的最真实状态

今天,万事通就给大家讲述几个战斗在一线的新加坡医护人员的故事,感受他们的战疫过程中的点点滴滴。

一线医护人员 家庭关系面临重构

本月初,全科医生蔡博士被女儿问到何时和家人聚餐,她犹豫了一下,然后告诉女儿,必须要等疫情结束

这位现年51岁的医生,在榜鹅的一家医疗诊所工作,由于诊所属于PHPC计划(这是一个在公共卫生爆发期间提供补贴治疗和药物治疗的诊所网络

因此她无法确定下一位患者是不是病毒携带者,她最担心的是她可能会将病毒传播给80多岁的父母。

揭秘!新加坡前线医院人员的最真实状态

蔡博士将自己每次探访父母的时间限制在30分钟以内,而且大家也不再围坐在一起吃晚餐。

而在她咨询室外面的则是一个挺著大肚子的护士,38岁的努拉辛塔·曼索尔已经怀孕7个月,但她仍坚守岗位,在诊所里负责筛查,识别和分离高危的病人,以便医生可以做好防护措施为他们进行检查。

揭秘!新加坡前线医院人员的最真实状态

很多人对曼索尔在这个时间段还坚持在一线工作感到不解,她却说,自从病毒于1月23日新加坡爆发首起新冠病例后,她本能地进入了危机处理模式。因为这是她的职业!从下个月起,曼索尔必须休四个月的产假,她为此还感到抱歉,并且鼓励她的同事在她离开之前抓紧时间休息。

揭秘!新加坡前线医院人员的最真实状态

那边是怀孕的准妈妈,这边是还处于哺乳期的新手母亲,她们都是工作在抗疫的第一线的美丽天使。 现年31岁的Jane是陈笃生医院国家传染病中心(NCID)的资深护士。她刚从2月的第一个星期休完产假回来,她的工作是照料可疑和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

揭秘!新加坡前线医院人员的最真实状态

由于身份限制,Jane亲自喂养孩子的计划可能要泡汤,她的第一个宝宝目前只有四个月大,目前留在吉隆坡由家人照顾。Jane说:“我真的很想念我的孩子,但是为了他的安全,我也不想一直回去,因为我目前正在护理新冠病人

同时,现年53岁的梁楚杰医生在实龙岗运营著一家私人诊所。自从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梁医生每天与他的亲人(包括他的妻子和十几岁的女儿)保持至少一米的距离

揭秘!新加坡前线医院人员的最真实状态

白天如此,晚上亦然。梁医生每天晚上都睡在家中折叠床上,和妻子保持一定的距离。两人除了分床而睡,也没有亲吻和拥抱

对于在新加坡与新冠病毒作斗争的第一线工作人员而言,诸如此类的牺牲已成为他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过去一个多月以来,很多一线医护人员面临着家庭关系的重构。

医护人员面临着 巨大的精神压力

随着新冠肺炎的迅速发展,他们还必须应对不断变化的标准操作协议和可疑病例带来的精神压力

国家传染病中心高级医生Ng Wei Xiang博士表示,截至周四,他们关于新冠肺炎临床方案已经更新到“版本43”,而这距新加坡的首起新冠确诊病例仅过去50天。

揭秘!新加坡前线医院人员的最真实状态

在疫情爆发的最初几天,每天令人震惊的死亡人数在许多人的心中引发了恐惧,很多医护人员都感到紧张。 梁楚杰医生记得自己曾经接到过了另一个全科医生的电话

对方表示如果他死于病毒,请梁医生帮忙照顾他的孩子,当他们长大后向孩子们解释自己是如何死亡。

揭秘!新加坡前线医院人员的最真实状态

现在还早!我们为什么要谈论死亡?”

梁医生记得自己在回复中说过。

尽管随着这种病毒的更多科学信息的出现,这种焦虑已逐渐消退,但当今的一些全科医生,特别是那些有小孩和年迈父母的全科医生,对此依然心存担忧。其中包括李医生,他为所见的每位患者佩戴完整的个人防护设备。

揭秘!新加坡前线医院人员的最真实状态

这名35岁的医生会他的患者解释说,这是他保护自己两岁女儿和年近70岁的父母的方式。他的妻子也是全科医生。

李医生说:“如果您是一个有家室的人,必须考虑到这些。”有很多患者在前台导医分流的时候自称没有呼吸道症状,但在见医生的时候却表示自己咳嗽,嗓子疼、呼吸不畅等。李医生呼吁大家要为自己和社会负责。

揭秘!新加坡前线医院人员的最真实状态

新加坡卫生部本周敦促公众也要对社会负责,确保大家的安全。

家庭医生朱迪·刘(Jody Liu)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他也害怕将病毒带回家,并在工作时戴上“几乎全副武装”(护目镜,N95口罩和手套。尽管38岁的他没有穿着一次性的防护服,但他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孩子们碰他之前先去洗个澡。

揭秘!新加坡前线医院人员的最真实状态

他还停止佩戴手表,并在两次上班期间停止使用手机,以减少表面污染。他还提前约15分钟开始工作,为一天做准备,而约15分钟后离开工作,以清理自己和他的工作站。

人员短缺 前线医人员压力山大

52岁的Alvina Nam博士在短时间内找不到分流人员,因此她争取了77岁的母亲和49岁的妹妹的帮助

现在,这两人在Nam的诊所里轮流记录病人的体温并询问相关问题,例如最近三周内是否有近期旅行史,或者是否他们可能与确诊的案件有任何联系。

揭秘!新加坡前线医院人员的最真实状态

Nam博士表示:“母亲老了,身体不好。风险很大,有一定的恐惧感,但他们通常对此有所了解,并希望在此期间可以帮助到大家。”

她的姐姐Serena Nam女士是一位老师,她在八年前生下儿子后就辞职了。她表示在这种困难的时候,自己应该站出来。

不仅是全科医生,在改制后的医院中,人力短缺和额外轮班也很普遍。

揭秘!新加坡前线医院人员的最真实状态

国家传染病中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23岁的护士说,她最忙的一天和其他三名护士不得不在12小时夜班期间解决20例疑似患者的入院以及联系人的跟踪工作。她还指出,除了管理患者的临床需求外,还必须应对患者的心理状况。

医护人员身体 面临着巨大挑战 现在想像一下,在过去两周的闷热天气中,在潮湿,过热的“外壳”(即完整的医疗装备)覆盖下奔跑时的感受

陈笃生医院急诊医学系现年29岁的高级职员护士Benjamin Ong在Instagram帖子中表示:“坦白地说,在此期间,在前线工作并不容易。

揭秘!新加坡前线医院人员的最真实状态

完成每天的工作后,大家都疲惫不堪,腰酸背痛,小腿疼痛,脚踝疼痛。而且大家全部没有假期,时刻还要堤防被感染。很多医护人员由于脱换防护服十分麻烦,所以不愿意多喝水,以免要去厕所。很多人都被汗水湿透了,导致身体大量脱水

除了长期使用N95会留下“战斗痕迹”(面部印记,压疮,擦伤甚至鼻梁上的水泡)外,一些医护人员也爆发了丘疹

揭秘!新加坡前线医院人员的最真实状态

对于Ong女士来说,佩戴N95超过四个小时导致耳朵上方的皮肤时疼痛。

有时呼吸困难也使她头晕目眩,而一些同事因此感到恶心甚至呕吐。

揭秘!新加坡前线医院人员的最真实状态

在用餐期间,他们还必须坐在彼此相距约两米的地方,最近不断使用含酒精的手揉搓剂,会导致干疹和干裂时湿疹突然发作

为医护人员加油 为新加坡加油

虽然新冠肺炎疫情的阴影让大家难免有些焦虑,但医护人员无一例外的表示自己还会继续战斗下去。新加坡的医疗工作者在新冠疫情的防治过程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也做出了很大的牺牲。

新加坡政府决定,直接与该疾病作斗争的医护人员将获得长达一个月的特别奖金,900家PHPC名单上的诊所也由有关部门提供专门的资助。除此之外,家人朋友的鼓励和关心也让他们感动不已。

揭秘!新加坡前线医院人员的最真实状态

目前,新加坡的疫情反扑让大家感到有些心急,但我们应该知道有一群人始终在最前线,为全体新加坡人的安全努力拚搏;而我们也应该让医护人员了解,在他们的身后,也有我们组成的坚强后盾!加油,新加坡!

揭秘!新加坡前线医院人员的最真实状态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