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八个工商组织向政府喊话 谨慎制定客工政策

153天前

新加坡八个商会、公会和行业协会,(5月27日)通过个别或联合文告的方式,就愈发受舆论关注的客工议题,向政府和国人喊话。

他们在文告中强力维护客工对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并呼吁政府接下来在制定客工政策时谨慎考量。

新加坡八个工商组织向政府喊话 谨慎制定客工政策

自冠病疫情在客工宿舍大面积暴发以来,本地原有的反外来劳工的声音再度泛起,而更多人聚焦宿舍里拥挤的居住环境,以及欠佳的卫生条件,也有民众质疑政府和企业长期忽视这个弱势群体,要求政府检讨我国客工政策,还有不少社会和经济学者呼吁政府在疫后调整我国经济结构,减少对外来劳动力的依赖。

今天,代表本地数万家企业的多个重量级工商组织,同时发表声明,就最近备受舆论关注的客工议题,向政府和国人喊话。

新加坡八个工商组织向政府喊话 谨慎制定客工政策

这八个工商组织是:新加坡石油化工企业协会(ASPRI)、新加坡制造商总会、新加坡海事工业商会(ASMI)、新加坡中华总商会(SCCCI)、新加坡印度商会(SICCI)、新加坡马来商会(SMCCI)、新加坡建筑专业联盟(STAS)及新加坡建筑商公会(SCAL)。

其中多个工商组织反驳称,我国工作环境佳、雇主信誉好、住宿条件优,客工的待遇并不差。尤其在疫情期间,客工不但持续支薪,也能得到妥善的医疗照顾,与雇主发生纠纷时更可透过多个管道求助。他们强调,减少客工人数将冲击我国经济发展,同时影响居民就业。

新加坡八个工商组织向政府喊话 谨慎制定客工政策

中华总商会、马来商会和印度商会在联合文告中说,与大多数国家不同的是,新加坡是个老龄化社会,也“没有一个可以提供劳动力的腹地”,客工因此担起许多低端工作,让绝大多数的新加坡人有机会从事专业人员、经理、执行员与技师(PMET)的职业。“因此,我们呼吁政府和国人谨慎思考客工政策的下一步。”

新加坡最近几年一直在收紧外劳政策,包括为不同行业制定外劳配额和多次调高外劳税等,导致新加坡企业雇佣外劳的成本大幅提升。政府试图以此减少外劳人数的增幅。

尽管相关政策被企业认为损害经济发展,也影响新加坡人的就业机会。但这一议题时常在民间发酵,有反对党长期抨击政府的移民和外劳政策。反对党议员也在国会中提出较激进的“零增长”主张。

新加坡八个工商组织向政府喊话 谨慎制定客工政策

在新冠疫情爆发前,新加坡人力部长的一些表态,被认为是政府暗示有可能会继续收紧客工政策。有分析人士称,每到大选时,外劳及移民政策经常就会变成挑动情绪的敏感话题。

新加坡外来劳动力占总劳动人口的三分之一。新加坡正步入老龄化,本地劳动人口原本就在萎缩,即便政府打算保持外劳占三分之一的比例不变,那也意味着引进外劳的总数可能会进一步受限。这势必对本地企业的发展带来冲击。

在这次疫情中,客工宿舍成为重灾区。截止昨天,在本地3万2343起确诊病例中,客工病例就已超过3万起。比例之高,令人无法不关注。而因此带来的舆论压力,势必影响政府未来的客工政策,这恐怕是本地八个工商组织联合向政府和国人喊话的原因。

新加坡八个工商组织向政府喊话 谨慎制定客工政策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