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2018年05月28日

说起【黑社会】

难免会想到香港电影中的画面

那是80后的一代回忆

成为黑帮大佬的女人

仿佛是那个时代大多数少女的梦

然而在男性横行的黑帮世界

被侵犯,被惨死

女性仿佛只能够是

增添大佬们悲情色彩的调味剂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然而最近出炉的

– 亚洲十大黑帮榜单 –

你肯定觉得和安全稳定的

新加坡并不沾边儿

然而本地历史上的一个女性帮派

却意外的出现在了榜单上

引发了大家对于消散时光中

别人故事的强烈好奇心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这群新加坡女人

不甘于作为男人的附属

组成女子帮派威震一方

在上个世纪5、60年代的新加坡

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

让渣男负心汉闻风丧胆

南洋地区更是一度谈“蝶”色变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就让椰子带你走进尘封的时光

寻找这些女人们存在过的痕迹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旧时南洋,女人的“地狱”

想要看懂红蝴蝶的故事

就要回到上世纪50年代的新加坡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不,在那个年代

新加坡还不叫新加坡

那个时候

这片土地在日本人,英国人

马来西亚人手里打着来回

1959年成立自治邦

1963年加入马来西亚成为星洲

那一段时间

应该是这片土地最动荡的年代

生于乱世自求多福

女性的地位是很低的

如果命好生在富贵人家

就能过上金丝雀一般的生活

读女子学校学英文

在上流圈子和洋人相交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如果不幸生于穷人家

很多女孩为了生计做舞女

有些姿色的做了富人的小妾

舞女的女儿

仍然是一个舞女

可能就是专属于那个时代的悲剧

但是比起这样无奈的命格

还有更加讽刺的局面

旧时南洋盛行一夫多妻制

很多富人家都有大婆,二婆

有些甚至到六婆七婆

男人尽享齐人之福

女人却生活在煎熬的深渊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如遇有情人

舞女变姨太

从此光衣亮衫珠光宝气

有情若变无情

这些女人很可能最终的命运

仍然是被抛弃后回去做舞女

所以那时候若看见一个

在舞厅里意味深长的微笑

搔首弄姿的舞女

她们的背后

却也有着不尽相同的故事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红蝴蝶的由来,妓女陪酒女和舞女

红蝴蝶的诞生

就是在这个特殊的年代

在一群舞女、妓女之中由来

那个年代云龙混杂

也有着各种各样的帮派

打抢,贩毒,拉皮条无恶不作

舞女,妓女在食物链的最底层

如俎上鱼肉般任人宰割

几个年轻女孩

不甘于被欺辱凌虐

就自发组成了小团体

后来加入她们的姐妹越来越多

甚至上百而论有了规模

她们在不觉间已经成为了

一个颇具影响力的女子帮派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大家聚在一起

怒斥着那些负心的汉子

或者是下生就没露过面的爹

说的累了乏了

最后连骂都骂不动了

就想着干脆团结一心

组成一个团体

再也不受男人的欺负了!

那么叫什么名字呢?

有个舞女刚看完

香港童星冯宝宝出演的

《女侠红蝴蝶》

对里面惩恶除奸的女侠崇拜不已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大家决定这个帮派

就叫做红蝴蝶吧!

她们的组织越来越壮大

除了起初的妓女,舞女和陪酒女

还有很多被负心汉抛弃的失婚女

也加入了这个行列

她们在大腿、胸、背刺花

以红色蝴蝶为记号

被称为“红蝴蝶夫人”

不依附于男人

不做时代的附属品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在那个时候

还颇有些女侠之气

就像是她们喜欢的

《女侠红蝴蝶》中的女侠一样

自力更生惩恶除奸

让渣男和负心汉闻风丧胆!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如果有女人被丈夫或男友

欺骗伤害并且抛弃

就可以来找她们出头

这是开始时帮派收入的主要来源

只要是付钱

一定给这些负心汉教训

当然也会帮忙清理小三,情妇

威胁她们收手

否则就会“死很惨”

现在女人打小三

那场面都是“惨不忍睹”

更别说是当时心狠手辣的红蝴蝶了

一时间让渣男负心汉闻风丧胆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心狠手辣红蝴蝶

侠与盗之间,只一字之差

红蝴蝶的势力越来越大

这些以“女侠”自居的女子

渐渐的变了味儿

为了巩固帮派的势力

她们心狠手辣

最有名的就是——毁容

用这一招对付那些

不服管的,不愿加入的女人

可谓是最残忍有效的手段

女人还是最了解女人

下手比男人还要稳准狠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他们很难和势力庞大的

男性私会党争一席之地

就靠着威胁恐吓非会员的妓女舞女

收取高额的保护费

别看她们是女人

打架动刀毫不含糊

在当时可谓是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她们通常身穿紧身黑皮裤

手持皮带甚至刀具作为武器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舞衣妒火》

“天国里没有一种愤怒的烈火,

炙热得好像爱变成恨的时候;

地狱里没有一种奔腾的狂暴,

狂暴得好像女人受欺辱之时。”

英国十八世纪诗人葛雷夫

《悲伤的新娘》

诗剧内精彩的这四行诗句

用来形容女人的狂热高烧的愤怒

永远不要得罪女人

女人狠起来不是人

本是受了男人的伤害

遭了男人的欺凌才聚到一起

结果却用比男人更残忍的手段

继续伤害著比自己弱小的女人……

不服从红蝴蝶的女人

不交保护费的女人

都是她们狠心迫害的对象

轻则毒打重则毁容

无所不用其极

越狠的女人爬的越高

身上纹的蝴蝶就越红越大

为金钱权利欲望红了眼的女人们

渐渐丧失了本心

忘记了初衷

……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视男人为“玩物”

红蝴蝶背后

是名为108派系的私会党

是她们的保镖和打手

也有些是她们的男人

我们不知道这些女人

经历过什么

但是悲剧的大多数和男人有关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然而我们暂且不说

那些负心汉对她们做了什么

才让这些女人破茧成蝶

但是这些化蝶飞舞的女人

浴火重生之后

变成了自己曾最痛恨的那种人

曾经的“玩物们”

现在视男人为玩物

这些男人被她们称为“罗密欧”

和当初男人对她们一样

和罗密欧并没有真感情

这些男人不过是用之即弃的玩物

就算是有真感情

只要男人背叛了她们

绝不会像之前一样忍气吞声

而是给予最激烈的复仇

建国后第一个女死刑犯

就被传言是红蝴蝶一员

犯下当时轰动一时的四美谋杀案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日本人万川一郎在新加坡工作

结实了一位叫王文秀的舞女

她成为了他的情妇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万川一郎

王文秀结过婚

和前夫育有两个儿子

在和万川交往后分手

还成为一香港富商的情妇

并且生下了一个女儿

但是她忘不了万川

回到新加坡和他复合

圣诞夜

万川带王文秀见了

自己的妻子麻美子

六天后王文秀去了他在

四美的独立式洋房

参加了新年倒数晚会

据说在当晚的聚会上

万川的妻子麻美子

当众称呼王文秀“可恶的妓女”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妒火中烧的王文秀

带着穷困潦倒的前夫

当着万川孩子的面

残忍地杀害了麻美子

麻美子的脖子、胸口

以及腹部被捅了数刀

王文秀与其前夫沈和昆

在1970年12月7日被宣判死刑

二人双双提出上诉

并申请总统赦免令

均以失败告终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不过在接受律师盘问时

她否认自己是“红蝴蝶”的党员

她说,她从来没参加黑社会

也没恐吓渡边弘或其他人

……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红蝴蝶的飞散

然而这个女死刑犯被行刑

仿佛也在宣告著

一个混乱时代的告终

新加坡在建国之后

有了越来越严明的法律

对于私会党进行了严惩

那些横行在丝丝街上

酒吧和夜总会的红蝴蝶

自然也是被严打的对象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她们也经常跟其他女性团伙

甚至是男性团伙在

红灯码头、芽笼、惹兰勿刹

双溪路以及首都戏院一带

发生激烈的冲突

到了1960年代中期

新加坡警方强势镇压私会党

六名红蝴蝶的首脑被逮捕

一名大马红蝴蝶成员被遣送

这些曾经不可一世的黑帮

渐渐消失在了新加坡历史之中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1980年代的新加坡

也曾再次出现几个女性团伙

不过做的都是些小偷小摸的勾当

曾有一位年过60的老人

她是红蝴蝶的前成员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

回忆起当初的“风光”

对现在以“红蝴蝶”标榜的

小混混们嗤之以鼻

“她们根本不懂什么是真狠”

一句简单的话道出了

曾经声名大噪的红蝴蝶“盛世不再”

取而代之的是我们

今日安宁的生活

不管故事里的事是真是假

也无论这些自诩是“女侠”的人

做过哪些歪门邪道的事

如果不是老一辈口耳相传

很难想像曾有这样女黑帮的存在

现在的新加坡

法治严明安全稳定

红蝴蝶早已随风飞散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扒一扒新加坡历史上最大的女人黑帮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