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女子可恶又可怜法官应该怎么罚

2018年07月12日

去年四月,新民道组屋单位的一些住户遭遇了神秘事件,

明明人在家中,可是门却打不开,一家人一大早被反锁在屋子里进出不得,只得找人开锁。

其中一名受害者从居民委员会那里发现,遭殃的不止他一人,

便怀疑有人搞鬼,并拨电报警。

新加坡女子可恶又可怜法官应该怎么罚

案情并不复杂,警方很快破案。

原来作案者是一名36岁的女性,名叫黄宝芬,名下有一间开锁公司,丈夫林伟明则是一名锁匠。

为了给公司多招揽一些生意,她在去年4月26日早上8点10分至27日中午12点半间,

于新民道一带的组屋区,用浆糊灌入组屋住户铁门锁孔内。

新加坡女子可恶又可怜法官应该怎么罚

今年7月10日,法官判被告坐牢三周,并给受害者1070元,赔偿他们花钱找锁匠的费用。

但是被告律师的一席话却让人揪心。

原来被告患有适应障碍症,原是名家庭主妇,后出外做工,月领1000多元薪水。

她与丈夫二人育有两名年幼的孩子,儿子还患有梦游症。

除了孩子,被告也要照顾卧病在床的父母,两人医药费每月要500元。

被告经济压力大,如今只能住在租赁组屋。

更可怜的是,被告的丈夫是名破产者,还因赌博欠债,因此开锁公司才在被告名下。

去年11月,丈夫离家出走,后被发现自杀……

因此,律师请求法官求法官判她高额罚款代替坐牢,或以社区为基础的刑罚就好。

唉,这叫什么事,可恶之人也有可怜之处,法官究竟该怎么判?

新加坡女子可恶又可怜法官应该怎么罚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