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他们是在做蛋糕?其实他们是

2018年07月17日

前不久一个做房屋中介的朋友接到电话,说是房客长期拖欠租金和水电费,屋主决定收回房子。没想到这一下子就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你以为他们是在做蛋糕?其实他们是

房子犹如垃圾场一般,在客厅堆著整箱整箱的这种小气弹,还有奶泡枪。

你以为他们是在做蛋糕?其实他们是

(气弹瓶和奶泡枪)

他们把沙发和床挪开后发现沙发底下还有床底下全部是散落的气弹瓶。

你以为他们是在做蛋糕?其实他们是

(沙发底下的气弹瓶)

这要是不知情的人恐怕以为房间里刚打完世界大战,所以满地都是弹壳吧?

那么这些小气弹都是什么呢?拿起说明书看看。

你以为他们是在做蛋糕?其实他们是

(盒装说明书)

原来这是纯N2O气体,一般用来给奶油、慕斯及酱料发泡使用。但是那句“请勿吸食!错误的使用方式可能有害健康!”,偌大的两个感叹号又是怎么回事呢?用于食物发泡,又可能有害健康?那我还能不能吃奶油、慕斯什么的了?

转念一想,更多的问号冒了出来。这些孩子(租房的是几个私校学生)买这么多N2O干嘛?开烘焙私厨?那么大几箱子的N2O发出来的奶泡估计能把房子都给填满了吧?他们生意有这么大?

要解开这个谜底,我们不妨先从N2O着手。让我们来看看维基百科对N2O的解释。

你以为他们是在做蛋糕?其实他们是

“无色有甜味气体,又称笑气,是一种氧化剂,化学式N2O”——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笑气。

对于笑气的认识来自于医学,因为笑气早在1772年由英国化学家约瑟夫·普利斯特里合成,他将之称为“燃素的亚硝酸气”。18世纪90年代,另一名英国化学家汉弗莱·戴维和他的朋友试验了这种气体,发现该气体能使病人丧失痛觉。1844年,一氧化二氮首次被当作麻醉剂在医学治疗中使用,牙医霍勒斯·威尔士在拔牙过程中使用一氧化二氮减轻病人疼痛[1]。

而在烘焙上,笑气可以用于给液态奶油快速发泡,因此在烘焙店、咖啡馆十分常用,借助它能让蛋糕糊细腻光滑,最后的成品也更加完美[2]。

你以为他们是在做蛋糕?其实他们是

(图片来源于网络,这个美丽而光滑的蛋糕背后可能就有笑气的功劳)

在上述对于笑气的正规用途背后,它也悄然地在年轻人当中流行——而他们将其变成了毒品,还是经由正规渠道可以合法购买到的毒品。

你以为他们是在做蛋糕?其实他们是

(图片来源于网络)

其实这并不是年轻人的新发明,毕竟在笑气的发明地英国,早在18世纪末,英国的贵族们就因为笑气带来的短暂愉悦感,而将其用在了上流社会的聚会中,还命名为笑气趴“laughing gas parties”[7] 。英国在2016年出台的心理成瘾药物法案中(UK’s Psychoactive Substances Act 2016 (PSA) 对于笑气的规定不算明确[8],但这并不妨碍法庭依照此条例在2016年将一名叫做William Cook的笑气销售商判监42个月[9]。

你以为他们是在做蛋糕?其实他们是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贵族们举办Laughing Gas Party的海报)

而在别的国家和地区,2017年中就有一篇叫做《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的文章在网络上疯传——讲述人是一位在西雅图留学的25岁女生,因为使用了大量笑气成瘾,而不得不坐着轮椅回国治疗。伴随着她的除了身上的各种伤口,几十万人民币的打笑气账单,还有激增的50公斤体重,以及高血压、心肌肥大和重度肌无力等种种因为吸食笑气而带来的副作用——这距离她2016年9月第一次尝试笑气才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

她这还不是最惨的,她的好友杨丹和男友刘胜宇也在同年6月双双坐着轮椅回了国。18岁的刘胜宇被医生诊断为终生瘫痪,已彻底丧失自理能力[3]。

去年底,新加坡心理卫生学院报道了本地一名20岁大专生因吸食笑气三年成瘾而接受治疗的病例[4],这也是本地首例类似病例。韩国去年也报导了当地第一起因为吸食笑气而死亡的案例,死者是一名20岁的男性[5]。

过去十年里美国也有多起因为吸食笑气的死亡的案例,所以在美国多个州都有立法禁止向未成年人售卖或是提供笑气,部分州还明文规定吸食笑气是违法的行为[6]。

再次回到我们一开始提到的那几名就读于私校的学生,除了房间里整箱整箱的笑气弹,房间的卫生状况也非常糟,综合各方面的情况,这帮学生也是在打笑气无疑了。从一开始的照片我们也可以感受到,沉浸于笑气所带来的欣快感中的他们,连尊严都不一定能够维持,哪里还顾得上维持房间的整洁呢?(打笑气的人生活可以过的多糟可以参见《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文)

不少年轻人因为“这比吸烟喝酒危害小”而开始接触笑气,而吸食笑气所带来的短暂欣快感也的确让他们沉迷于其中。渐渐的越吸剂量越大,也变得越来越难自拔,摆脱不了笑气所带来的欣快感,需要吸更多笑气来刺激自己,从而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正常医疗行为下使用笑气是安全的,而且医疗上用来麻醉的笑气也混合了一定量的氧气,因而也不会像打纯压缩笑气那样出现短暂的缺氧现象。

据我向在中国当麻醉医生的同学求证,目前在中国应用笑气进行麻醉的医院不多,并且临床使用的笑气浓度也多控制在70%以下,且不能长期使用。考虑到连续吸笑气超过4天的病人就可出现白细胞、血小板减少等血液系统不良反应,因此吸入30-70%笑气以限于48小时以内为安全[10]。

像前述美国留学生一天用上几百几千瓶的笑气,没日没夜的吸食,已经大大超出了人体所能承受的安全范围——神经系统和大脑损伤,器官受损都是吸食过量笑气带来的直接副作用,瘫痪甚至死亡都不意外。做个不恰当的比较,这样短期内大量使用笑气给身体带来的危害,恐怕要比吸烟还高出许多,毕竟很少听说有人因为大量吸烟而在短短几个月内瘫痪甚至死亡的。

你以为他们是在做蛋糕?其实他们是

(图片来源于网络)

目前笑气的使用在很多国家和地区并没有得到像英美两国那样进行立法管制,在中国和新加坡两地都还没有将笑气列为管制药品或是精神类药品,因而对于执法部门来说监管也很困难。

对于此,新加坡有一条法律可以作为借鉴,那就是自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流行吸强力胶和香蕉水的歪风后,政府立法让商家记录买家信息,并且对于将其用于不法用途的商家会处以两年监禁,或罚款5000新币,或两者兼施的刑罚。

你以为他们是在做蛋糕?其实他们是

(图片来源于网络,正在吸食强力胶的人)

最后的最后,对于年轻学生轻易沉迷笑气、强力胶等等滥用物品的现象有一番语重心长的总结。

你以为他们是在做蛋糕?其实他们是

(文:新希望医疗服务-乔巴)

— END —

你以为他们是在做蛋糕?其实他们是

Posted in: 新加坡眼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