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中国人,承包了几代新加坡人的青春与梦

2018年07月23日

昨天,新加坡举行了一场很特别的演唱会。满头白发的uncle拄著拐杖,在孙儿的搀扶下慢慢进入会场。

年过六旬的夫妇,牵着手像年轻的情侣一样,来赴这场特别的“约会”。

这场《往事只能回味》演唱会,是属于uncle和auntie一代人的演唱会。因为唱歌的人陪伴了他们的青春。他就是75岁华语音乐教父——刘家昌。

从前车马慢,一生爱听一个人

“我是新加坡人,从小就有听刘家昌的歌曲。我喜欢他几十年了。”

“年轻时候爱看琼瑶剧,他有配曲。然后就听了很多刘家昌先生的歌曲。”

对于年轻人来说,刘家昌的名字可能有些陌生。但是对于出生于80年代之前的新加坡auntie与uncle们来讲,那却代表着他们的整个青春。

他定义了uncle与auntie青春的“美”

那个年代没有PS,没有复杂的电子乐。刘家昌的配乐定义了当时青春的“美”。温婉含蓄,充满古典的韵味。

那个年代歌如美人,词曲从不露骨。他为邓丽君作曲,寻求爱的关怀是《月满西楼》中的“爱花且殷勤相守,莫让花儿消瘦”。

道心中的痛苦是《独上西楼》中“剪不断理还乱”的离愁……

蹙眉之间,歌与美人的心事哀而不露,却已让人共鸣。

甄珍的首版《一帘幽梦》,刘家昌用歌,烘托出紫菱的楚楚可怜。他为甄珍做的曲,让她从台湾红到了新加坡。

“窗外更深露重,今夜落花成冢。春来春去俱无踪,徒留一帘幽梦”……那个年代没有修容,没有复杂的修音工具,美人与歌之美显得如此的纯粹。

如果你曾经看过《庭院深深》,一定会被刘雪华的盛世美颜惊艳到。满满的胶原蛋白虏获了太多人的心。最早的版本60年代的《庭院深深》就是刘家昌作的曲。“听那杜鹃,在林中轻啼。不如归去,不如归去”,用古典意象唱出了很多人的心。

他唱出了uncle与auntie人生的知足常乐

在刘家昌火遍新加坡的时候,是新加坡的80年代以前。正是新加坡从小渔村快速发展的时代。uncle与auntie的生活精神面貌,恰恰与那个时代刘家昌的歌曲很吻合。刘家昌的歌曲引起了大量新加坡人的共鸣。

刘家昌作曲的《蜗牛与黄鹂鸟》火遍小岛,那一句“蜗牛背着重重的壳呀,一步一步往上爬”,唱出了当时经济还不够宽裕的新加坡人的心声。

尽管没有春和冬,新加坡人却听着他的“只有默默的承受这一切,承受数不尽的春来冬去”,度过了排水系统还做的不够好的夏。

在“春风又吹红了花蕊,你已经也添了新岁”中,开开心心地在二层“豪宅”上放起了鞭炮迎旧岁。

他们一起老去,心却还是少年心

昨天的演唱会,手拉着手,约著好友一起来听刘家昌演唱会的uncle和auntie,更像是来赴一场老友相聚的约会。

尽管皱纹爬上了脸,整场气氛却相当年轻,仿佛大家还定格在那个时代。和嘉宾陈昇互相打趣说“学生陈昇现在满头白发,才是自己的‘大哥’’。陈昇也怼回去说,老师让自己唱要扭腰的歌,是为了下台跟女生聊天。

刘家昌对台下观众就像对老友一样,说自己的梦想是将华泉小村建得更好。他想让这个自己十年打造出的地方,变成真正的艺术家的天堂。眼睛泛著少年谈梦想才有的光芒。

带着从台湾聚齐的六位制作人级别的和声,唱自己心中理想家国情结。

并且他和弹唱人蔡忆仁夫妇将演唱会的收入作为善款捐助给了善济医社。在他心中,即使步入老年,也应有不输少年的社会爱心和奉献。116888新币的善款,被用来给更多需要帮助的病患做治疗。

台下约著爱人和伙伴的uncle与auntie笑声阵阵,大家一起唱着《往事只能回味》,似乎又回到了少年。

尽管岁月流逝,在场的uncle与auntie却充满了年轻人才有的笑容和浪漫。年龄不再年轻的他们,却像刘家昌一样,心还保持着活力与年轻。这大概就是昨天晚上演唱会,最让人动容的一点。

Posted in:新加坡眼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