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班主撑不下去 福建歌仔戏团最后一唱

2018年07月23日

(新加坡23讯)狮城知名歌仔戏“筱麒麟”剧团前晚最后一唱,80岁老班主慨叹无力再撑下去,加上观众流失决定让剧团走入历史,18名老戏骨伤心地轮流上台唱感谢戏,近300观众高呼不舍!

新麒麟是福建筱麒麟剧团的前身。新麒麟的前身是玉麒麟,成立于1927年,以当家花旦林金美为主,与一群歌仔戏人筹资创立,是新加坡第一个歌仔戏团。

新麒麟团长是来自厦门的陈锦英(锦上花),1990年去世前,刘虎臣与筱金枝夫妇出资6万马币(约2万新元)向她买下戏班,担任团长,改名“筱麒麟”,如此一算,剧团本身历史有91年之久。

老班主撑不下去 福建歌仔戏团最后一唱

筱金枝和粉丝们不舍相拥话别。

80岁老班主筱金枝前晚受访时感叹,庙宇酬神戏的需求减少、观众流失,加上后继无人的情况下,她无奈必须结束运作。

前天,筱麒麟剧团在韭菜芭城隍庙城隍爷诞辰庆典唱完最后一台戏后,从此走入历史。

记者前晚在场发现,新麒麟的最后演出,有约300名戏迷专程叙别,他们不是拿相机拍照留念,就是手持录像机录像,场面感人。

它的最后一场戏是历史悠久的剧目《赵子龙取黑林》,叙述著三国的故事,而筱金枝则扮演则饰演武旦,名为“韩冲”。

老班主撑不下去 福建歌仔戏团最后一唱

筱金枝(中)饰演“山寨王”韩冲,在台上卖力演出。

筱金枝告诉记者,她从12岁就随姐姐加入福建戏班“新麒麟”,没想到一演就演到现在了。前晚是她最后一场演出,虽然心里万分不舍,但还是尽力表演,让观众对筱麒麟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她说,剧团大约有18名戏曲演员,包括本地和一些来自台湾和马国的演员。前晚,18名老戏骨在演出落幕后,伤心轮流上台唱感谢戏。

筱金枝上台感谢时不时眼眶泛红,并感谢观众多年来的支持和爱戴。

“我也要特别感谢韭菜芭城隍庙联谊会总务陈添来,感谢他这么多年来对剧团的照顾,没有他就不会有筱麒麟。”

陈添来受访时则表示:“她(筱金枝)和丈夫从小就在剧团里演戏,我也是从小看他们的戏长大,因此得知他们决定结束,也觉得非常可惜。不过,两人年纪大了,也不可能要求他们一直演下去,所以很无奈。”

老班主撑不下去 福建歌仔戏团最后一唱

筱金枝的家人捧场,表示支持。

为老班主庆生

88岁丈夫坐轮椅无法做工,戏班运作的重担就落在妻子身上。

筱金枝透露,丈夫刘虎臣约5年前因糖尿病截5脚趾,之后行动不便,不但无法工作,也得靠轮椅代步。

“以前戏班的一切都是由丈夫打理一切,但自从他患病后,戏班日常运作的重担就落在我身上,不仅要负责演戏,还得照顾演员,非常不容易。我也希望结束戏剧团后,能专心照顾丈夫。”

前天碰巧是老班主生日,筱金枝前天就与家人、粉丝和剧团庆祝80大寿,场面感人。

老班主撑不下去 福建歌仔戏团最后一唱

筱麒麟剧团走入历史,筱金枝在后台画上她人生最后一次的戏妆。

沈炜竣无法接手

孩子对戏曲没兴趣,老班主曾要求艺人沈炜竣接手。

筱金枝说,她和丈夫育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由于孩子们从小对戏曲没兴趣,他们从来没打算把剧团交给他们打理,因此曾要求艺人沈伟俊接手。

筱金枝的小儿子刘政彤(40岁,公务员)坦言,虽然对戏曲不感兴趣,但从小到大,只要母亲和父亲有参与演出,他都会抽空支持他们。

“父母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因为工作必须到国外演出,生活非常忙碌,也很不容易。我们长大后,不忍看他们辛苦,一直劝他们结束剧团,不过他们很坚持。我现在才明白,他们一直放不下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热爱戏曲,这也是他们对工作的热忱。”

沈炜竣说,他得知筱金枝生日,因此特地到场捧场,还献花祝贺,而前天是“筱麒麟”的最后一场演出,他也鼎力支持。

“她结束戏班时非常不舍,也曾提议让我接手。不过由于我目前正在管理自己的潮州戏班,因此无法答应她。金枝阿姨是一位非常尽责的演员,我非常欣赏她对戏曲的热忱,因此非常尊敬她。”

Posted in:中国报 China Press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