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指医院误诊延治索赔30万 院方否认疏忽

2018年08月03日
男子指医院误诊延治索赔30万 院方否认疏忽

苏健昌的后颈因手术留下伤疤(左图)。物理治疗让苏健昌终于能够站起来用枴杖走路。(受访者提供)

(新加坡讯)男子指骨刺被误诊为急性压力症,却在两个月后才发现需动手术切除一部分四节脊椎骨,最后导致永久残疾甚至患上性功能障碍,入禀高庭向新加坡国大医院索赔逾30万元(89万3120令吉)。

54岁的苏健昌在2014年入禀高庭起诉新加坡国大医院,指院方误诊他的病情,尽管他先后三次要求住院都被拒绝,以致耽误治疗两个多月,在治疗方面有疏忽,要求院方赔偿逾30万。

根据《新明日报》取得的索赔状,苏健昌在2011年3月16日因感觉手脚麻痹和胸口不适,到新加坡国大医院的急诊部求诊,医生检查心脏和胸口后断定,症状跟压力有关,跟他说服用止痛药和肌肉松弛剂就没事了。

然而,苏健昌称病情几天后加剧,三更半夜从睡梦中惊醒,“以为自己快死掉”,呼吸出现困难,凌晨4时送急诊。

他当时告诉医生他的后颈非常疼痛,手脚无力站不稳,手也无法扣上衬衫纽扣,吃饭时也握不住餐具,但医生仍称这都是压力所致,无需进行核磁共振扫描(MRI)等进一步治疗。

苏健昌在4月11日决定到综合诊所求医,医生就建议他回到新加坡国大医院的脑神经专科,但他没有这么做,直到5月13日上班时突然无法打字,才急请病假到新加坡国大医院挂急诊,告诉医生之前的症状都在加剧,医生仍说他无大碍。

他自称情况每况愈下,终于在5月24日获准住院,进行了核磁共振扫描后惊悉患上了俗称骨刺的颈椎关节僵硬(cervical spondylosis),压迫到颈椎内部的脊髓神经(myelopathy),才会导致他的下肢僵硬无力。

医生这时要他动手术切除压迫到神经、位于颈椎第三到第六节脊椎骨的一部分,否则不是死就是终身瘫痪,不过手术也只能避免情况恶化。他受的伤已无法修复,但动了手术后却永久残疾。

医院反索医药费

辩称男子后期才出现脊髓压迫迹象,院方否认疏忽,反诉要向他索回拖欠的2万8000多元(8万3363令吉)医药费。

国大医院在答辩书中称,苏健昌在3月16日和3月20日看诊时的诊断都指向压力方面的反应,5月13日才出现可能是脊髓压迫影响上肢知觉的迹象,脊椎骨也出现退化性改变。

医生当时就建议他找脑神经专科复诊,之后才诊断出他或患上外围神经病变(peripheral neuropathy)。

院方也指他从2011年3月16日至2014年12月18日七次看诊或住院都没还医药费,因此反诉要向他索赔。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