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传奇“少女”,邓丽君都找她试音~

2018年08月04日

从这张照片,你能看出这位老人有多少岁吗?

新加坡的传奇“少女”,邓丽君都找她试音~

今年陈毓申已经85岁高龄!岁月不但没有夺取她的风姿,反而为她增添了别样的魅力,耄耋之年的陈毓申美丽依旧:一头浓密的黑发,弯弯笑眼,妆容精致,腰身盈盈一握。如此优雅迷人,让人很难想像她曾遭遇的苦难。

“上帝怎么给我这么好的身体啊!”陈毓申笑起来,还是像个小女孩。“我每天要吃手掌大小的牛肉,喝点蘑菇浓汤,吃一小块蛋糕。”

她语调轻快,逻辑清晰。在陈毓申身上,你不仅能看到成熟女人的温柔端庄,也能看到少女的好奇天真。

(星星眼,试问哪位精致女孩不想这样优雅到老呢~)

新加坡的传奇“少女”,邓丽君都找她试音~

(到今天,翻看陈毓申年轻时的照片,还是会惊叹她的风华绝代。)

陈毓申出身名门,父亲陈锡湖是广西高等法院大法官,外公雷沛鸿是与陶行知齐名的近代中国著名教育家,早年曾追随孙中山先生致力于国民革命,后赴美留学,拿到哈佛大学的博士学位。(是真正写进历史的名门望族)

在中国抗战时期,还是小女孩的陈毓申就读于广西桂林中山小学,她的发小是大名鼎鼎的作家白先勇和影坛红星林黛

以为陈毓申只有美貌和显赫的家世吗?nonono~这么高雅的气质怎么会没有才华傍身呢?

新加坡的传奇“少女”,邓丽君都找她试音~

(2016年,白先勇和陈毓申在第31届新加坡书展上重逢。)

陈毓申可是新马声乐界的师祖,她曾留学意大利罗马圣塔西西利亚音乐学院,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举办了多场独唱音乐会。

除了是杰出的抒情女高音歌唱家,陈毓申也是著名的声乐教育家。师从陈毓申的歌唱家,遍及中国大陆、台湾、香港和新马。十六岁的邓丽君就曾被领到她面前试音,中国著名的男高音歌唱家戴玉强也是她的学生~

新加坡的传奇“少女”,邓丽君都找她试音~

(陈毓申荣获2014年陈容音乐艺术节乐坛泰斗)

如此优秀的人儿,注定会拥有传奇的爱情~陈毓申与她的老师田鸣恩教授的一段师生恋,男女双方皆是才貌双全,这一对模范夫妻的爱情,至今在新加坡广为流传。

新加坡的传奇“少女”,邓丽君都找她试音~

(既是师徒又是情侣的天作之合,堪比里昂和玛蒂尔达,过儿和小龙女~)

这段爱情的开始,简直比小说还要跌宕起伏。家境优渥的陈毓申从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活泼率真,男孩子气。举个栗子,陈毓申喝人奶一直喝到八岁,每天上学都有奶妈跟着,后来是被人羞了这才停掉。

14岁那一年,陈毓申第一次参加音乐会,在那场音乐会上,她遇见了在广西开独唱音乐会的田鸣恩。那时,田鸣恩已经是广西艺术学院的音乐系主任,作为歌唱家的他在舞台上风度翩翩,歌声醉人,少女陈毓申顿时为他的歌声倾倒。

回家后,陈毓申满地打滚吵著闹着要学唱歌,还指名要田鸣恩做她的老师。

田鸣恩工作繁忙,无意收徒,但碍于她父亲“广西大法官”之势,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太像小说情节了,家境显赫的霸道小公主逼迫男主做私人教师~

就这样,陈毓申“混”成了田鸣恩的学生。田鸣恩不仅教她学习唱歌,更关照她的生活。1949年,中国局势动荡,陈田两家搬到香港。陈毓申从此告别了衣食无忧的生活,生活的艰难令她一夜长大,十六岁的陈毓申为了养家,每周奔波于5个教堂唱歌赚钱,养活父母和三个弟弟。

后来,陈毓申在一个英文字也不会的情况下,仅用四个月便考取英国皇家音乐学院八级乐理和演唱文凭,顺利成为音乐教师,从此有了固定收入。

新加坡的传奇“少女”,邓丽君都找她试音~

(在采访中她说,“我喜欢给予,从来没想过得到。当时自己的心情就是,哇~我可以养家了,我可以帮助爸妈和弟弟了!”)

那段艰难的岁月,田鸣恩一直陪在她的身边,接济她的家庭,帮助她的学习,亦师亦友,两人的感情经过乱世的考验,愈发深厚。

1955年,田鸣恩向陈毓申求婚,但在那样的年代,师生恋不为社会所容,再加上两人年纪相差15岁,遭到了陈家的强烈反对。

失望的田鸣恩远走新加坡,只能通过写信表达思念之苦,但这些漂洋过海的信件,全被陈父陈母扣下,陈毓申一封也没看到。两人就这样音讯全无……

(虐了虐了虐了,比小说情节还要虐,so sad 55555555……)

新加坡的传奇“少女”,邓丽君都找她试音~

1956年,陈毓申不顾父母追随田鸣恩来到新加坡与他结婚,那年,她23岁,田鸣恩38岁。两人在经历战火纷飞、家道中落、父母反对、舆论压力、漂泊异乡等种种种种磨难后,终于!建立了小家庭,开始了幸福的生活~

婚后两人的相处仍像恋爱时一样甜蜜,田鸣恩对待陈毓申依旧向对当年的小女孩一样,每天早晨,他会轻轻唤醒陈毓申,问她,“大小姐,今天想吃什么?”陈毓申也一直称呼田鸣恩为“田老师。”于她而言,田鸣恩是深爱的丈夫,也是敬爱的师长。

生了两个男孩后,陈毓申和田鸣恩一起去意大利深造,他们在欧洲拜访名师,一边打工一边上课,从来没有停止过学习。

这样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1967年,田鸣恩中风住院,陈毓申又一次遭受生活的重创,她不得不接手田鸣恩的全部教务,努力赚钱供两个孩子读书,承担昂贵的医药费,照顾孩子们和田鸣恩。

新加坡的传奇“少女”,邓丽君都找她试音~

生活的重担终于压垮了她,1969年,陈毓申发现嗓子有些不舒服,连说话都困难,更别提唱歌了。起初她没有在意,后来情况逐渐恶化,直到看病时,医生告诉她,她患了喉癌,活不过两年。

陈毓申后来回忆道,“那时候的生活过得太苦,听到快死了,反而觉得高兴。”一个被宠爱了一生的女人,在这样的打击下,死亡对她而言反而是种解脱。可她还是坚持了下来,她没办法放弃音乐,放弃田鸣恩和这个家庭。

奇迹就这样发生了,可能连上天都心疼陈毓申,癌症不治而愈。她继续为生活奔波:上课,唱歌,照顾家庭。陈毓申一人撑著了整个家庭的重担,她说,“音乐是我的生命,一进入音乐,我就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这样的生活持续了20多年,1994年,田鸣恩病逝。

新加坡的传奇“少女”,邓丽君都找她试音~

(新加坡和自己“忘年交”朋友的合影)

而他们的爱情还在继续,陈毓申怀着这样的爱继续歌唱,继续教学。在她身上,你看不到苦难的痕迹,她永远都是笑意盈盈的模样,简单,热情,为人单纯。

从一个千金大小姐,到追梦的女孩,勇敢的妻子,坚强的母亲,她从未被生活打倒。“世界以痛吻我,而我回报以歌。”陈毓申做到了。现在,陈毓申说,“我已经八十多岁了,我祈祷上帝能够在睡梦中带走我,让我自然的去。”

新加坡的传奇“少女”,邓丽君都找她试音~

(陈毓申和“忘年交”朋友的合照)

她已经不需要更多的传奇故事,她就是传奇本身。

独立视角|平实报道|深度评论

新加坡的传奇“少女”,邓丽君都找她试音~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