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阿窿追债伤害儿子 刘玲玲隐瞒儿子生父身份5年

2018年08月06日

(新加坡讯)新加坡“歌台一姐”刘玲玲5年前人工受孕诞下儿子“祥祥”,因担心阿窿追债,她隐瞒“精主”身份5年,如今松口坦诚,儿子的生父就是丈夫邱金岸。

刘玲玲当年曾告知媒体,她的丈夫邱金岸以前经营房产和保险事业,因生意失败欠下60万元债务,因无力偿还阿窿高利贷,在2003年远走他乡去打工。

丈夫出国避债,直到2012年有神秘男子狂发简讯给歌台界的人士爆料,指邱金岸已返回新加坡,并与刘玲玲同住在东北部的公寓单位,但当时刘玲玲极力否认与丈夫有联系。

隔年九月,刘玲玲人工受孕成功,高龄产子消息震惊整个娱乐圈,但过后孩子爸爸的身份引起外界诸多猜测,甚至传出三个版本,包括约40岁的外国华裔商人朋友(刘玲玲称曾找他捐精)、丈夫邱金岸与导演陈子谦。

当时纵然众说纷纭,刘玲玲也不愿出面澄清,甚至被询及丈夫是否孩子的爸时,她也否认到底,并向新加坡媒体过“我们结婚17年,如果要生,早就生了!”

以往,刘玲玲也为保护儿子不受外界滋绕,绝少让他曝光人前,但从今年开始,母子俩先后参与慈善演出、电视亲自节目,甚至接受《优1周》访问大谈自己与儿子的互动关系。

昨晚,刘玲玲受访时,向新加坡媒体承认,现年5岁的儿子“祥祥”,就是她和丈夫邱金岸接受人工受孕(IVF)的结晶,并道出当年隐瞒真相的缘由。

她说,当年历经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生下祥祥,她将这个孩子视为生命的全部,不愿他冒任何危险,才极力隐瞒事实。

询及是否担心父债子还,被阿窿追债追上门,她承认当年的确是担心祥祥安危,所以才被逼这么做,明哲保身。

“我当初怀孕连我的母亲和弟弟都瞒着了,我宁愿独自承受这些压力。”

2013年临盆在即时,刘玲玲(右)仍继续接工作主持歌台,瞒过全世界怀孕的真相。(档案照)

七年前曾流产

刘玲玲七年前首次进行人工受孕,怀孕一个多月后,在主持七月歌台时流产,但她仍专业地忍痛主持全场歌台。

刘玲玲在2011年首次接受人工受孕,成功受孕时碰上农历七月的歌台旺季。

“我还记得那晚是农历7月22日,我正在主持一场工厂歌台。”

当时的刘玲玲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但没因此停止工作,一如往常地卖力主持散播欢乐,可是没人知道,在这欢愉气氛下,她却在承受着流产的痛楚。

她说,开场前已感受到下体流血,空档时都趴在桌上休息。

“当时只有一个舞蹈员发现我脸色苍白,跑来慰问,其他人都没察觉。”

刘玲玲完成当晚主持回家后,才发现下体流血,而且流血的情况持续了三天。

她心里明白孩子应该保不住了,却因忙着工作也没看医生,直到农历七月结束后才到医院检查,当时医生告诉她,胎儿已在那三天的血崩中流走了。

由于担心自己年龄越来越大,减低受孕概率,她半年后再次成功人工受孕怀上祥祥。

感谢李国煌介绍中医

婚后才知夫妻无法自然怀孕,刘玲玲感谢李国煌介绍中医调理身体,之后她与丈夫再到新山医院进行人工受孕。

刘玲玲说,医生说她和丈夫无法自然受孕,但两人一直没有正视这个问题。

后来在李国煌介绍下,夫妇俩才一同看中医,调理身体。

她解释,老公以前踢球受过伤,精子指数不达标,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吃了很多中西药调理。

后来,时机到了,医生建议夫妻俩去做人工受孕,但碍于新加坡政府规定超过45岁以上妇女不能做人工受孕,只好转到新山的医院求助。

医生曾对她说,她属于容易接受人工受孕的体质,因此尝试两次就成功诞下可爱的祥祥。

肚子突“膨胀” 被怀疑患癌

刘玲玲怀孕时,身材变化不大,连母亲和弟弟都不知她怀孕,产前两周肚子才突然“膨胀”起来,还曾有人怀疑她患癌。

刘玲玲坦言,自己受孕五个月才回新加坡国大医院检查,一般国外进行人工受孕后,其实在三个月稳定期后就会回国做产检。

“其实我身体很瘦,只是肚子大,大家还以为我患上癌症!我没吃什么补品,体重也只增加两三公斤而已。”

提到隐瞒怀孕的原因,她透露,曾有个看歌台的阿嫂说她梦到一个小孩,说小孩要阿嫂告诉她,如果说出怀孕的事,“他(小孩)就不要跟我了”。

虽然有点疑惑,但担心胎儿“小气”,所以决定保密,连家人都不说。

无论是妈妈还是弟弟,两人都在她生产后才得知自己怀孕。

“我打电话给弟弟,他问我‘你有了?’,我说‘不是,我生了!’,一切都非常戏剧化。”

用毕生积蓄帮丈夫还债

刘玲玲说,这些年来,她花掉毕生积蓄帮丈夫还清95%债务,而如今选择说出真相,是为了要还大家一个清白。

2013年加入佛光山的刘玲玲,一心向佛和学佛,她也决心不杀生,已经吃素一年多,儿子也跟着她茹素。

针对往事,刘玲玲说佛堂师傅一直教导她放下过去,并适时公布真相,还所有人一个清白。

她说,随着这些年自己一直帮丈夫还债,已还清约95%债务,是时候说出所有真相。

“而且祥祥也慢慢长大,与其让他发现外面的闲言闲语受打击才来解释,不如自己先交代清楚。”

询及她和丈夫如今的关系,刘玲玲表示两人没离婚,而祥祥出世后,丈夫也一直在儿子身边照顾他,祥祥是在完整家庭里长大。

那是否意味两人已经复合,她避而不答,只说两人的目标是一心一意照顾祥祥,其他的没去多想。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