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得了黑帮 躲不开死神 到总统府求救 车撞柱2人死

2018年08月21日

(新加坡21日讯)夜店惹黑帮,三好友开车离开时遭三车围堵狂追4公里,几经困难突围,要向总统府警卫求救时,车子却失控猛撞总统府后门柱子,酿成2死1伤的悲剧。

新加坡《联合晚报》去年12月16日报道,位于加文纳路(Cavenagh Road)的总统府后门同天清晨发生致命车祸,一辆银色车子失控撞上总统府后门,导致司机凯鲁安华(25岁,私召车司机)和后座女乘客努鲁菲莎(21岁)伤重身亡,另一名后座男乘客佐哈里(28岁)则侥幸逃过鬼门关。

避得了黑帮 躲不开死神 到总统府求救 车撞柱2人死

在车祸中受伤的男伤者和女死者是情侣关系。(档案照)

佐哈里和努鲁菲莎是情侣,凯鲁安华则是两人的好友。

验尸庭日前针对死者的死因展开研讯并发表结论,验尸官卡玛拉裁定,这是一起不幸的交通意外事故。

调查揭露,三人案发前一起到滨海广场一家夜店狂欢,期间,佐哈里在夜店与人起争执被打了一拳。之后,3人被令离开夜店,凯鲁安华开着租来的银色私召车,载着佐哈里和努鲁菲莎离开。

他们过后约了另一名朋友一起吃夜宵,把车停在夜店外的莱佛士林荫道等朋友,佐哈里和努鲁菲莎就坐在后座。

然而,朋友还未上车,他们就发现车子被3辆车子围堵,凯鲁安华慌忙突围,开车从莱佛士林荫道转入淡马锡道,再驶入梧槽路,一路开上武吉知马路,最后进入加文纳路。

根据警方翻阅的多个公路电眼,3辆车子一路尾追凯鲁安华的车子,不过,凯鲁安华从武吉知马路转入加文纳路时成功摆脱追车,全程约四公里。

坐在后座的佐哈里称,他一直在观察后面追车,正当他要告知凯鲁安华后面已没有追车时,凯鲁安华却突然转进总统府后门,想向总统府的警卫求救。就在这时,轿车失控猛撞上柱子,3人受困其中。

总统府的警卫报警,三人被紧急送进陈笃生医院,努鲁菲莎和凯鲁安华先后不治,佐哈里留医4天后出院。

避得了黑帮 躲不开死神 到总统府求救 车撞柱2人死

车子却失控猛撞总统府后门柱子

朋友一起宵 夜遭突围

朋友接获来电要一起吃宵夜,但刚走到马路对面就看到轿车被包围,赶紧指示他们驾车突围。

3名死伤者的好友慕沙迪,案发前接到佐哈里的电话,邀他一起去吃宵夜,他当时刚好在莱佛士林荫道(Raffles Boulevard)附近,因此要求他们在路旁等。

他走到莱佛士林荫道对面时,看到3人乘坐的车子,但他同时发现车子被包围,前方、后方和左边各停了一辆车。他于是立刻通过电话通知佐哈里,告知3辆车之间还有空隙,指示他们从空隙中突围离开。

他看着车子突围后就挂断电话,那也是他最后一次看到朋友。

避得了黑帮 躲不开死神 到总统府求救 车撞柱2人死

男死者凯鲁安华。(档案照)

3名司机围堵死者轿车

开车包抄出事轿车的3名司机落网,他们声称不满被拍照,要找3名死伤者质问。

交通事故发生后,在案发前围堵死者轿车的3名司机,先后遭刑事侦查局私会党取缔组逮捕。

3名司机当时分别开了一辆白色的三菱轿车、一辆深色丰田Vios轿车和一辆栗红色轿车,其中白色的在死者轿车的斜前方、深色丰田车停在死者轿车的左边,而栗红色的轿车则停在死者轿车的后方,挡住退路。

其中两人落网后称,他们早前在夜店与死伤者发生争执,被拍了照片,堵车是为了质问3人,而第三人则说他只跟着另外两人包抄死者的车,不知道双方有什么的恩怨。

3人表示,他们追了一阵子,在武吉知马路一带跟丢死者驾驶的轿车。

死者酒后开车

死者酒后开车也超速驾驶,幸存的伤者案发当天接受访问时,竟睁眼睛说瞎话,声称司机事发前没喝酒也没超速。

根据加文纳路上的电眼,凯鲁安华的轿车经过时,他的车速高达每小时88公里至90公里,而在撞上总统府后门的前,他的车速则高达每小时93至97公里,而加文纳路的最高时速限制为每小时50公里。

另外,根据他的验尸报告,他体内的酒精含量超过法定的1.6倍,验尸官在发表结论时指出,这样的酒精含量足以影响他的集中力、身体的协调能力和判断力,此外,他的反应也比较慢。

验尸官表示,他在案发前相信在夜店里喝了酒精饮料,过后在酒精的影响下开车,判断里和掌控轿车的能力可能因此受到影响,再加上他快速驾驶,最终导致他在突然转进总统府后门时,失去对车子的控制,造成车子撞上柱子,酿成惨祸。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