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中国的他,和来自马国的她,在新加坡成婚了

2018/08/24     612

在新加坡,对于太平绅士这个荣誉职务,普罗大众最常想到的就是证婚人。

来自中国的他,和来自马国的她,在新加坡成婚了

(哈莉玛总统与86位太平绅士合照)

作为今年新加坡总统哈莉玛委任的新一批太平绅士,卓顺发接到的第一个证婚案例,就让他感触良多。

来自中国的他,和来自马国的她,在新加坡成婚了

新郎孙伟海41岁,来自中国;新娘张谊琴37岁,来自马来西亚,已经取得新加坡永久居民身份。

孙伟海持WP工作准证,跟本地人或PR结婚需要报新加坡人力部批准。

新加坡注册结婚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在婚姻注册局ROM里办理,价格比较便宜。如果邀请证婚人在婚姻注册局之外的地方(比如教堂、家庭)证婚,新人按默认惯例,给证婚人约200新币红包作为谢仪。

来自中国的他,和来自马国的她,在新加坡成婚了

证婚前一天,张谊琴很不好意思地跟卓顺发讲,自己没有钱给他包红包。

来自中国的他,和来自马国的她,在新加坡成婚了

(要是结婚能请到一位太平绅士来主持婚礼,一定特别有面子。)

这种证婚,兼具中国的婚礼正式的仪式感和民政局注册的法律效力,可谓人生大事。新娘居然说自己200块钱红包都吃力,可见生活艰难。卓顺发很心疼这个女孩子,说:“我不在乎你的红包,你就包两块钱给我好了。”

到证婚当天,卓顺发带着秘书亲自上门。到了约定的地址,看到黑黑的屋内,他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地址。

新加坡眼在事后的采访中才得知,在外人眼中看来简朴甚至简陋的房子,已经是孙伟海和张谊琴两人能够尽力负担的最好的住宿条件了。

孙伟海是煤气工人,月收入1300新币左右。张谊琴是鸡饭摊的助手,辞职前月收入1200新币。两人每个月负担800元左右的房租,剩下的除去衣食出行,几乎没有剩余。

最关键的问题,张谊琴已经怀孕七个月,现在已经辞掉工作。所以现在这个小小的家庭就靠孙伟海一个人的薪水支撑生活。

证婚的200块钱支出,对于他们来说,真是一笔让生活变得更加捉襟见肘的巨款了。

新加坡眼采访时也问道,新加坡婚姻注册局登记费用便宜得多,为什么要请证婚人来自己家里证婚。

张谊琴说,她九月份就要回马来西亚待产,要尽快完成注册仪式,但是婚姻注册局每天能接待的新人有限,早就没有名额了。

37岁的她,与孙伟海一年前的相识很偶然,是通过微信找“附近的人”发现了彼此。36年红鸾星未动的她,却在一年内完成相识相爱怀孕结婚。

这对于男女双方及他们的家庭来说,都是天大的喜事。张谊琴在单亲家庭长大,妈妈一直说,“这辈子看不到你结婚,我恐怕死都不能闭上眼。”。

但是恋爱怀孕结婚的一步到位,导致两人要手忙脚乱地处理一系列的问题。

好在,最终找到卓顺发出来证婚,虽然张谊琴过程中还是费了一番周折。

因为孙伟海的英文不太好,夫妻俩希望找到一位能讲华语的证婚人。一连联络了多个证婚官,电话中传来的都是对方的一口英文,一次次让他们失望。终于,当他们拨通了卓顺发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邓丽君歌声的彩铃,让他们坚信这位一定是他们想找的证婚官,但连拨三次电话均无人接听,让他们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失望。

无奈之下,他们又拨通了另一位华语婚姻注册官的电话,但由于这位征婚官8月就要回中国,也只得作罢。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那个周日,他们再次拨打了卓顺发的电话,但这次电话对面不仅是邓丽君的歌声,电话接通了。

其实这也是有缘。卓顺发说,他周日一忙,很少接陌生电话。不知什么原因,他这次竟然接了电话,似乎冥冥之中有天意。

仪式结束时,卓顺发给两位新人包了18块的红包,还说了好多的吉祥话。感动得无以言表的张谊琴,拿出来早就准备好的红包和感谢字条。虽然卓顺发表示不需要红包,但是新婚夫妇仍然包了10元红包表示谢意,感激之情全在其中了。

来自中国的他,和来自马国的她,在新加坡成婚了

在接受新加坡眼采访时,张谊琴的谈吐也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生活于她,并不算轻松,37岁怀孕待产的她还有高血压。但是她说话条理清晰,语调温和真诚,有一种踏实乐观的坚韧。

来自中国的他,和来自马国的她,在新加坡成婚了

(左起第二位到第四位:卓顺发、张谊琴、孙伟海)

在完成证婚流程回家后,卓顺发的心情仍久久不能平复。跟自己的子女提起这件事时,一个孩子表示了对父亲的鼓励,一个孩子则感谢父亲给了自己这么好的家庭条件。

自己一次证婚经历,让正能量传递给了那么多人!

身为善济医社的主席,卓顺发见过许多求医的病人,尤其是年老或贫穷的弱势群体。但是他想不到做证婚官,也能帮到这么多需要帮助的人。

这次经历让卓顺发立愿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他计划一个季度至少要完成四次证婚,而且,如果时间允许的情况下,越多越好。

其实,对太平绅士的要求是一年能做四次证婚人就足够了。

(作者:莫子歌)

来自中国的他,和来自马国的她,在新加坡成婚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