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窿山猝死】曾是芽笼第一号大耳窿 妻妾分住东部豪宅

2018年08月29日

(新加坡29日讯)曾经用财色收买各大警署10多名警员,以逃过警方突击10多年的“阿窿山”蔡忠忠,前早原本相信要到芽笼的咖啡店光顾观音斋,不料却在马赛地车上心脏病爆发,自己拨电召救护车,过后昏迷送院不治,享年62岁。

外号“阿窿山”的蔡忠忠,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活跃于芽笼一带的天字第一号大耳窿,风光时手下约有40个跑腿和近千名债客,经营约千万元的非法放贷集团。

他当年活跃芽笼,如今死也在芽笼,令亲友无限唏嘘。

【阿窿山猝死】曾是芽笼第一号大耳窿 妻妾分住东部豪宅

外号‘阿窿山’的蔡忠忠。(档案照)

蔡忠忠患心脏病、糖尿病与关节炎,曾在2007年接受心脏绕道手术,多年装心脏起搏器过活。前早9时,他独自一人把车子停在芽笼31巷和沈氏通道的交界处,忽然心脏剧痛,自己拨电995召救护车,过后昏迷,被送往陈笃生医院,抢救无效后医生宣告他不治。

1995年,蔡忠忠因非法放贷及贿赂警员而被捕。2005年卸任的贪污调查局前局长蔡子益(现年71岁)当年透露,他1987年他当刑事侦查局局长时,已怀疑警方有人受贿,但直到1991年时,才获得一名“神秘人”的线报,证实阿窿山贿赂许多警员以逃过警方突击。

蔡忠忠在2001年面对30多项贿警控状,其中一项被定罪坐牢18个月。他对刑罚提出上诉,以55万新元保释,但弃保潜逃失踪14天。他后来自首,被判入狱10年,2008年5月获释。

他潜逃期间还曾拨热线给《联合晚报》记者,表示父母年老多病,弟弟也已坐牢,父母无法接受两个儿坐牢的打击,希望获减刑“坐七个月的牢就好”

蔡忠忠的弟弟蔡忠才在1998年落网,他是第一个被警方援引俗称“第55条款”刑事法(临时条款)扣留的阿窿头,被指是将非法放贷电脑化的第一人。

《联合晚报》记者走访蔡忠忠位于东海岸实乞纳一带的惹兰大公路的洋房,但家属拒绝受访。

目击者:自己拨电召救护车

目击者说,阿窿山一开始仍有知觉,自己拨电召救护车,却在一轮急救后,仍回魂乏术,在医院断气。

记者今早走访芽笼31巷,一名在观音寺工作的苏女士(60岁)说,前天早上10点多从巴刹回来,在路口发现有人躺在路旁,两名民防人员正为他进行心肺复苏术。

西饼屋老板曾先生(55岁)则说,他知道死者是阿窿山蔡忠忠,旁边停著一辆灰色马赛地,相信是蔡忠忠的车子。

“我听说是死者还有知觉时,自己拨电召救护车。”“阿窿山”的外号源于旧时瘦小的身材,蔡忠忠过后凭两万元的万字票彩金为本起家。

与小老婆同住

据称,“阿窿山”有大小老婆,分别住在东部豪宅。

不少认识“阿窿山”的人都表示,他与结发妻子结婚30多年,虽然未曾正式离婚,但两人已分居,“阿窿山”也有一名“小老婆”。

资料显示,“阿窿山”蔡忠忠是在1984年8月16日注册结婚的。

据称,他的妻子和“小老婆”分别住在东部一间私人排屋,和一个公寓单位内。

“阿窿山”据称和“小老婆”同住。

【阿窿山猝死】曾是芽笼第一号大耳窿 妻妾分住东部豪宅

“阿窿山”的灵堂设在勿洛一带的住家。

刚当阿公 外孙下月出世

“阿窿山”刚抱内孙,另一女儿预计下个月生产。

一名与“阿窿山”相识的亲友透露,他的一名儿子去年12月在圣淘沙摆喜酒后,刚在大约一个月前迎来男宝宝。

“他刚刚抱孙不久,本可安享晚年,过些平淡的生活,没想到就这么走了……”

据透露,“阿窿山”的另一名女儿目前也怀孕了,预料下个月生产。

凭两万万字票彩金起家

坊间流传,蔡忠忠在芽笼一带就像一座靠山,坐镇一方,故得“阿窿山”的外号。

然而,据他本人透露,早在他当大耳窿之前,大家就叫他“阿山”。

这是因为他在70年代卖咖啡的时候,个子很瘦,所以大家都用福建方言叫他“阿山”(福建话瘦的意思)。在他当上大耳窿后,“阿窿山”便自然而然成了他的外号。

80年代,蔡忠忠以2万元万字票彩金为本起家,当起大耳窿,开设多家夜总会、放高利贷,到90年代已成为赫赫有名的集团头目。

他的弟弟蔡忠才也涉及相关非法放贷活动。蔡忠才是首个遭警方援引刑事法(临时条款)下被拘留的阿窿头目,于1998年落网,当时估计属下有约40个跑腿和近1000个债客。

新闻来源:联合晚报、新明日报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