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贩认为社企小贩中心租金和服务配套 收费值得关注

2018/09/03     63
小贩认为社企小贩中心租金和服务配套 收费值得关注

一些在社会企业经营的小贩中心摆摊的小贩表示,社企所提供的租金和服务配套确实对他们造成压力,并且反驳600元顾问费非强制性的说法。

本台早前报道,本地美食家批评社会企业经营的小贩中心租金贵,不利于小贩,国家环境局和有关社会企业随后都做出回应。

有小贩就说,社企除了收租金也收取其他服务的费用,这些服务并非社企所说的是非强制性的。

早前,其中一家管理小贩中心的社企——肥雄餐饮管理集团说,他们向摊贩收取的600元,其实是顾问费,不过这一顾问服务,并非强制性。

肥雄餐饮管理集团从2015年起,以非盈利模式运营茨园民众俱乐部小贩中心。

《亚洲新闻台》走访小贩中心,有摊贩就告诉记者,这600元并不是“非强制性”的。

“我们在7月合约到期时收到有关这笔费用的通知。这笔收费不知道从哪来的,他们告诉我们是用做国家环境局还有质量管理。”

这名不愿具名的小贩说,他最后选择妥协、缴付费用,继续在同一个摊位做生意。从上个月续约后至今,摊位进行过一次检查。

“有人来看我们的摊位。一分钟就结束了。他们进来,大略看一下我们的摊位就走了。我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来自环境局。”

这名小贩也说,他们在续约时,被收取50元,作为跟商家换硬币的费用。

小贩:不能退出“非强制性顾问服务决定结束营业

另一名不愿意具名的小贩,则认为管理层无法解释清楚这笔月常检查费而决定结束营业。

这名小贩在接受电话访问时说:“他们要我签署两份合约才可以继续营业,否则我的(小贩)执照就不会获得更新。他们告诉我,我不能选择退出这项服务。如果这是非强制性的,那为什么没有任何一个摊位退出以减低成本?”

他也将和管理层的WhatsApp简讯展示给记者看,说明那600元是强制性的。

本地是在2015年,茨园和武吉班让的小贩中心建成后,开始采用社企经营小贩中心的模式。

环境局日前回复8频道新闻,我国目前有13家小贩中心是由社企经营,包括肥雄餐饮集团、职总富食客和Timbre等。

根据环境局回复,现有社企小贩中心,租金中位数为2000元。

小贩认为社企小贩中心租金和服务配套 收费值得关注

职总富食客管理的海军部村庄小贩中心。(照片: Fann Sim)

小贩:社企提供配套有好处可更专注做好生意

也有小贩认为现有社企的租金和服务配套对小贩来说更好。在兀兰海军部村庄小贩中心开档的Soryati Pokol就说,他每个月缴付大约4000元,除了租金也包括清洁和垃圾处理服务。

海军部村庄小贩中心由职总富食客管理,Soryati Pokol说:“职总(提供的配套)合理。配套包括所有服务,垃圾处理和全部服务。一切都有人帮我处理,所以我只需要专注在自己的生意。”

也有小贩认为,社企小贩中心收费高于环境局小贩中心的现象值得关注。

一名杨先生说,环境局管理的小贩中心是“固定收费”而且成本就只有“一层”。

杨先生也在北部的社企小贩中心经营另一个档口,虽然租金是2000元,但加上各项服务收费,他每个月的开销加起来超过4000元。

杨先生的租金是在社企经营模式下由管理公司制定,而根据环境局经营的模式,租金是根据招标价格制定。

在7月,环境局一个摊位的成功标价介于8元到1万零28元,租金中位数是610元。

小贩:环境局应监管社企小贩中心

“最终环境局小贩中心对小贩来说还是比较便宜。社企的租金可能和环境局的相当,但附加费用让总体开销更高。”

另一名小贩则说每个月必须为销售终端系统(point-of-sale system)缴付80元,这笔费用包括收银机、终端系统和一台平板电脑。这名小贩表示,由于这些附加费用和客流量不理想,他考虑结束营业。

“我必须为销售终端系统付费三年。这是大约3000元,而且最后系统也不是我的。为什么我们需要负担这项成本?在环境局的小贩中心,你直接购买你使用的销售终端系统。当我搬走,系统可以带着走。”

他告诉记者,如果要在三年的合约期间,提早两年结束合约,他可能拿不回押金,数额是大约两个月的租金。

“这就像挖个洞让我们跳进去。然后他们把我们埋起来。”

“如果你要提倡小贩创业,你必须制定正确的程序。它必须和环境局管理的小贩中心一样。环境局应该像监管普通小贩中心那样,监管这些社企小贩中心。”

社企:额外收费用以提升小贩公司给予补贴

其中一家小贩中心管理公司Timbre的总经理Edward Chia解释,其中一些额外费用是用来“提升”小贩的。他说,Timbre没有调高任何第三方服务所产生的费用,反而是补贴小贩。

他以销售终端系统为例,其中一半的费用由Timbre吸纳。

“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设施,我们所付的费用比小贩来得多。如今一切都储存在云端,我们每年还必须缴付授权费,这笔费用也是我们补贴。”

“未来我希望可以为摊主提供数据分析的服务,让他们更了解自己的业务。”

小贩认为社企小贩中心租金和服务配套 收费值得关注

义顺花园小贩中心。(照片: Lennard Lim)

在Timbre经营的义顺公园小贩中心,当顾客选择以Timbre的会员应用程序来付款,小贩必须自行吸纳10%的折扣成本。

针对这点,Edward Chia表示,即使是在使用以六位数成本开发的应用程序前,小贩也会给予顾客折扣。

“如果大家都有各自非正式的会员制度,我们何不一起推出一个统一的制度。我们认为10%并不高,而这本是小贩准备好回馈给顾客的。”

社企经营小贩中心的模式近日掀起热议,源起于美食指南“食尊”(Makansutra)作者司徒国辉,公开在网站上,指责社会企业经营小贩中心的管理方式不利小贩谋生。

- CH8/LW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