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乐业”这个经验在新加坡得到了深刻体现

2018年09月13日

“安居乐业”这个经验在新加坡得到了深刻体现

最近中国菜价、药价有一定程度的上涨,人心浮动。

这些关系到普通人衣、食、住、行等生活必须品的价格,

任何一点波动都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短期或长期影响。

人们对无价上涨的不安,只是对整体物价长期维持“小而稳”上涨趋势的最新反映罢了。

“安居乐业”这个经验在新加坡得到了深刻体现

社会稳定的根本在于人心的稳定,而人心的稳定来源于社会发展的建设。

社会发展建设包括两大领域:一是住房、医疗、教育问题;二是物价问题。

这两大领域简单来说就是古语所说的“安居乐业”。

与中国相比,新加坡在人民安居乐业方面做得如何呢?

新加坡一方面大力发展经济,因为没有经济的发展,

就没有力量进行社会发展的投资,经济发展为社会发展创造条件。

反过来,社会发展为经济发展提供保障和服务,安定了民心,促进了社会稳定。

“安居乐业”这个经验在新加坡得到了深刻体现

人们通常认为贫富差距过大是导致社会不稳定的最主要因素,

但令人惊讶的是新加坡的贫富差距却比较大,

基尼系数近几年一直在0.450以上,前几年曾达到了0.478,

然而它的社会稳定程度很高,人们虽有各种各样的意见(包括在族群方面的意见),

但并未因此而产生严重的对立、不满情绪。

在贫富差距较大的情况下,为何新加坡能够保持较高的稳定程度?主要原因包括两方面:

第一,新加坡人基本能够在没有过大经济压力的前提下,

真正拥有自己的安身之所,这就大大化解了社会可能产生的戾气。

新加坡人在总结自身的成功经验时认为,

“新加坡的成功在于领导人从一开始就信奉居者有其屋的理念,把它作为基本国策贯彻始终。”

李光耀在回忆录中曾写道“我深信,如果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住房,国家将会更加稳定。”

新加坡公共住房政策的成功在于政府经常的积极干预和控制,

从一开始就承担了不同的经济和社会目的。

“安居乐业”这个经验在新加坡得到了深刻体现

新加坡在1960年成立了建屋发展局,

目的在于为民众建造廉价、经济适用的房屋。

公共住房政策不仅是政治政策,里面含有明确的经济目的,

即通过低价格的组屋以降低劳动力的工资成本,创造有利于吸引外资的环境,

同时,使更多的资金流向科技创新等行业,而不是被集中到对国家综合实力增强并无实际裨益的房地产行业。

公共住房政策的成功稳定了民众的内心,新加坡人对此有过经典的描述,

当一个人或家庭每天要为住房而承担不可忍受的压力时,

通常会令人惶惶不可终日,往往导致个人、群体对社会产生悲观以至负面的看法。

“安居乐业”这个经验在新加坡得到了深刻体现

当然新加坡也有市场化的住房,那是针对有相应经济能力的居民为了更高的住房要求而提供的,

市场化住房的价格远高于公共住房,新加坡政府从中收税用于补贴公共住房建设。

第二,物价相对能够长期保持稳定,工资与物价之比相对合理,

这一点是发达国家共同的特点。保持物价稳定并不是说物价没有变动,而是变动的幅度不大。

如果不能保持物价的长期稳定,而简单的以涨工资来应对物价上涨,

从经济角度分析并无缺陷,但实际上等于饮鸩止渴,

虽然贫富差距较大,但如果物价能够长期保持相对稳定,

民众的生活相对得到较为稳定的保障(如居住、教育、医疗等基本方面),

即使经济增长的速度不是那么快,很大程度上都可以缓解社会稳定的压力。

“安居乐业”这个经验在新加坡得到了深刻体现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