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孀:被指隐瞒慢性病 德士司机心脏病死 有买保险无法索赔

2018-09-27     528
遗孀:被指隐瞒慢性病 德士司机心脏病死 有买保险无法索赔

李悦今早受访时叙述丈夫出事前后的遭遇,她表示丈夫用尽最后一口气把德士停在路边,确保乘客和车子毫发无损。

60岁德士司机清晨载客,在快速公路心脏骤停,五天后拔管过世。五个月后遗孀赫然接获公积金局来信,发现因当年没呈报病历,白还了五年保单,还得继续每个月还1100多元的房贷。

明天是得运(Transcab)德士司机佘春华的61岁忌辰,遗孀李悦(47岁,补习教师)投函在《联合早报》言论版,以《我们家的悲凉中秋》悼念亡夫,道出一家人的困境。

两夫妻育有两个孩子,21岁女儿在义安理工学院毕业后,目前在新跃社科大学(SUSS)念商学系第一年,下个月得还4260元学费。八岁儿子念小二,一家人住在武吉班让的五房式组屋。

车祸发生在今年4月10日清晨7时25分,地点在朝往实里达快速公路的中央快速公路一公里路段。

李悦今早受访时说,丈夫当天清晨载客,在快速公路心脏骤停,用尽最后一口气把德士停在路边,确保乘客和车子毫发无损,自己却在医院挣扎五天后不治,家人不舍忍痛拔管。

她说,当时一片茫然,有邻居提醒,她有家庭保障计划(Home Protection Scheme,简称HPS)罩着,还可以保住房子。

“公积金局的工作人员也安慰我,索赔程序已经展开,也善意提醒每个月还是要按时摊还房贷。有好心的亲人借了我们5000元,应该能撑到赔偿下来。”

几个月下来,HPS还在处理当中,每月1100多元的房贷继续还,但借来的5000元已经见底。她写说:“可以做的都做了,小心翼翼地憧憬著HPS赔偿批下来的那一天到来,希望是拨云见日的一天。”

她在中秋节之前发现,银行户头突然有公积金局的135元进账,上周也收到公积金局来信,说丈夫购买HPS时,没有呈报患有糖尿病和心脏疾病,所以不能赔偿,但会归还HPS保费中他去世后没有用到的余额269.46元,因此她会收到135元,剩余的由两个孩子平分。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8年9月27日的《联合晚报》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