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市镇会起诉工人党议员民事案审讯首日:四大要点

2018年10月05日
两市镇会起诉工人党议员民事案审讯首日:四大要点

阿裕尼-后港和白沙-榜鹅市镇理事会起诉反对党工人党议员的民事诉讼今天(5日)开审,审讯首日有哪些要点?来看《8频道新闻》的整理报道。

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的独立委员会是针对独立审计公司KPMG在2016年10月公布对市镇会的审计报告中,指市镇会管理存在严重疏漏,而入禀法庭。白沙-榜鹅市镇会也在隔年9月提出类似诉讼。由于性质相同,高庭决定联合审理两起案件。

两市镇会指刘程强等人违反受托和应尽的责任,向八名答辩人追讨约3370万元的款项。除了工人党前党魁刘程强、主席林瑞莲以及秘书长毕丹星,其他辩护人还包括:市镇会理事蔡志泓和符策涫、市镇会前管理代理公司FMSS、FMSS负责人侯文芳,以及她已故丈夫卢仲明。

刘程强、林瑞莲以及毕丹星,连同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现任主席费沙、理事方荣发和非选区议员陈立峰等人,在今早9点45分左右,陆续抵达高等法院。这起民事案也吸引数十名公众到场旁听。这起诉讼案由加南拉美斯法官审理。

今天是审讯首日,案件从早上10点15分左右开审,四方律师都发表开庭陈词。审讯首日有哪些要点?

不延用合约未到期的CPG

代表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的陈明安律师做开庭陈词时,质疑刘程强和林瑞莲等人为何委任管理代理公司FMSS,而不延用合约未到期的前管理代理公司CPG继续管理市镇会。

陈明安指出,阿裕尼市镇会同原本的管理代理CPG的合约当时还有约两年两个月的时间才到期,但工人党却急着同CPG解约。

根据工人党的一系列电邮,他们没有意思要延长同CPG的合约。陈明安认为,刘程强等人似乎没有阅读CPG的合约细节,也不想承接原本的协议。他说,刘程强也在电邮中说,委任卢仲明是一个“更简单和干净的做法”。

代表刘程强、林瑞莲和毕丹星等五人的辩护律师切尔瓦则反驳,管理代理公司CPG是行动党使用的代理,他们不会愿意同工人党合作。他说,刘程强在1991年赢得后港区后,在接管市镇会时就有过类似的经验。

直接委任FMSS

诉方表示,管理代理公司FMSS在2011年大选后一个多星期成立,由当时的后港市镇会管理公司的卢仲明设立。

诉方指,刘程强和林瑞莲免除招标过程直接委任FMSS的做法不合理。诉方律师也指出,卢仲明和妻子都是工人党的长期支持者,刘程强和林瑞莲是为稳固政治实力才委任他们。

辩护律师切尔瓦则指出,市镇会属于政治性质,因此拥有自主权和灵活性,可选择跟拥有相同政治理念的伙伴合作。在这样的前提下,市镇会同谁合作不存在利益冲突。

再来,在市镇会法令下,市镇会理事以诚实和有诚信的行为处事,因此没有失职。五人也不必对市镇会负起受托责任,因为他们只有法定责任。

财务监管和利益冲突

诉方指,委任FMSS本身涉及利益冲突,付款制度根本上也存有缺陷。

诉方也表示,刘程强和林瑞莲决定由FMSS取代CPG的同时,也决定委任侯文芳和卢仲明在市镇会管理层担任秘书以及副秘书兼总经理的要职,这当中存有利益冲突。他也说,FMSS属于侯文芳和卢仲明此事,也没有透露给其他市镇会人员知道。

陈明安律师说:“一个没有管理过如此大规模市镇会的公司,一个除了董事和几名管理人员就没有其他员工的公司,悄悄地获得了这个合约。”

“更惨的是,他们被全权授权在必要时聘请新员工,以准备接管市镇会,并能以全额报销的方式索赔,这就等于(给你)一张空白支票,任你请人,我们会给钱。”

诉方也说,市镇会职员和管理代理人是同一批人,在收账和付款时很显然不当且有利益冲突。

陈明安律师也指出,根据KPMG估算,市镇会委任FMSS提供的管理代理服务,比CPG原先的合约贵了51万元。

答辩人供证顺序

代表白沙榜鹅市镇会诉方的文达星在结束开庭陈词前提及,他不久前获知,原本应先供证的第一答辩人林瑞莲将延迟供证,由第二答辩人刘程强先供证。文达星表示,林瑞莲在这起案件中是“关键人物”,因为她是主要决策者,如委任卢仲明等都是由她决定,所以这令他感到费解。

对此,辩护律师切尔瓦说,他们有权决定答辩人上庭供证的顺序。而且,刘程强是他们所有人当中最有经验的,所以理应让他先供证,给大家提供背景资料。

案件将在下个星期一续审,料将传召首名诉方证人。刘程强、林瑞莲和毕丹星接下来也将在庭上供证,为自己采取的行动抗辩,证明自己没有失职。这起诉讼案将一直审理到下个月2日。

- CH8/YJ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