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规划之父牵手西安,城市病破局之法

2018-10-15     726

以“新时代、新经济、新城市”为主题的首届创新城市发展方式(西咸)国际论坛于2018年10月13日在西安盛大启幕。其中,最吸引悦君的,便是“经常和土地谈恋爱”的新加坡规划之父刘太格一行再次来到了西安。

新加坡规划之父牵手西安,城市病破局之法

丨刘太格演讲丨

“做规划主要是两个字:为人。要搞清楚城市的定义,再经过思考做出明智化的决策,城市发展要有特色,但不一定是搞标志性建筑,更重要的是自然环境,把老建筑和小村镇能当做紫禁城来保护。我参与了西咸新区城市规划,从南到北有一个时空结合的大西安新轴线。我很在意西安这座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一定会继续严谨明智的把这个工作做好。”刘太格在论坛上谈到。

新加坡规划之父牵手西安,城市病破局之法

过去几年间,刘太格对这座城市的规划与发展一直情有独钟,即便在国内其他城市出现的时候,他也不时将大西安和西咸新区拿出作为一个对比。

用市委书记王永康的话说,刘太格先生为大西安城市规划建设提出了多个建设性意见让我们深受启发,希望继续关心指导大西安城市建设,积极参与大西安2050战略规划,多为西安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出谋划策。

并非客套,因为大西安新中心规划方案正是出于刘太格之手。根据方案的呈现,一个现代、时尚、生态、科技、文化、活力的大西安新中心被呈现了出来。而组团生态田园城市的模式规划理念,在近两年的发展中逐渐落地。

新加坡规划之父牵手西安,城市病破局之法
新加坡规划之父牵手西安,城市病破局之法

丨新轴线与国际金融聚集区丨

新型城市形态的搭建,除向外界展示了城市发展方式更多可能之外,亦给破局城市发展进程中所并发的“城市病”,做了一些创新性的探索,诸如人口问题、环境问题和资源问题。

城市病作为一个世界级难题,其所展现的具体形态多种多样,各有侧重。但一个根本因素则是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城市化的浪潮给传统发展方式和理念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突。如今,在新加坡样本,以及北京和香港等一些城市的探索之外,西安亦试图给出自己的答卷。

新加坡经验

数据显示,国内12个城市群(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海西、山东半岛、中原、武汉、长株潭、关中、成渝、辽中南、哈长)聚集了全国经济总量的80%。按照发达国家城市化发展的规律,中国已进入高速城镇化中后期。与此同时,超过50%的人口居住在城市,未来这个数字则将超过70%。

城市化进程的快速推进,规模的快速膨胀,难以避免会出现人口过度集中、资源在局部范围内短缺、生态环境不断恶化,出现诸如热岛效应等生态问题,信息的不对称掌握也造成了数字鸿沟,加剧了经济和社会的不平等现象。

新加坡规划之父牵手西安,城市病破局之法

新加坡在城市化发展进程中的应对之道,做出了一个很好的示范。

建国之初被外界普遍唱衰,现实确实如此——作为一个岛国,资源的匮乏被视为新加坡发展的无解之难。而伴随着城市的发展,城市固有面积与各类资源,将愈发捉襟见肘。而填海造地,出于生态环境的考量也已趋于理性,“向海洋要土地”难以获得理想的土地资源。

出于所有人的意料,新加坡用一代人的时间,便完成了“从第三世界到第一世界”的突破,成为全世界少数几个高度宜居的高密度城市之一。

新加坡规划之父牵手西安,城市病破局之法

“我们做出了决定,这个决定关乎的计划为期100年,一直到未来某个未知的年份。这是为什么?因为我不断告诉自己,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我们未来就没有可使用的土地了。如果我们仅局限于短期规划,人口密度预计过低,到时候我们就没有空间了。”刘太格在回顾新加坡经验时,提出了立足长远的综合总体规划。

作为新加坡城市规划和公共住宅建设的开拓者和奠基人,刘太格对于新加坡城市骨架的构建,为治理城市病给出了新加坡答案。

北京香港的探索

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

悦君以为,城市发展亦如是。过去40年来,中国的城市发展走向是选择了以大城市为中心的道路,等级化的城市体制又通过行政手段促进高等级城市盲目扩张。

各级城市地方看省会,全国看北京,行政力量在促进中心城市的发展上出力颇多,造成省会一二线等城市集中了过多的资源,使其他的中小城市受到了严重制约。随之而来的,便是大城市过度发展,产生的一系列的“城市病”,诸如人口迅猛增加,交通日益拥堵、水资源匮乏、房价持续高涨以及雾霾等环境污染等问题层出不穷。

新加坡规划之父牵手西安,城市病破局之法

一个典型案例便是香港,而前段时间,饱受城市病困扰的香港提出了一个解决思路,即香港“大城市病”,得由粤港澳大湾区来“治”。

另一个典型案例则是北京,北京市发改委指出,北京“城市病”的根源在于功能过多,有序疏解非首都功能才是治理“城市病”的良方。早先摊大饼式的周边卫星城建设,多年来也是雷声大雨点小,顺义、昌平、通州、燕郊、房山等地实质建设如何大家有目共睹,就不在此处赘述。

在此基础上,选择开发程度较低的雄安新区重新“白纸好作画”,就不难理解中央对雄安新区确定的“努力打造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的创新发展示范区”的深刻含义了。“创新转型”是雄安新区的标志。也正因如此,才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大西安的破局

除了香港与北京外,在我国城市化快速发展的今天,城市病已成为国内多个一二线城市的通病。

新加坡规划之父牵手西安,城市病破局之法

丨大西安新中心丨

今年2月份,国家发改委和住房城乡建设部正式发布《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西安成功跻身国家中心城市行列。作为关中平原城市群的中心城市,西安却因密度过高的建筑和过度集聚的人口,引发了城市天际线缺乏变化、气体污染散逸困难、交通拥堵、教育、医疗难以满足需求等一系列城市问题。

如今随着城市的高速发展和扩张,西安向东跨过浐灞,向西已到咸阳,向南直抵秦岭脚下,向北已跨过渭河,可开发空间基本已尽数使用,要解决城市病,就需要有序疏解城市过密的建筑和人口,需要更加合理科学的规划,需要时间的积淀和空间的合理利用。

新加坡规划之父牵手西安,城市病破局之法

丨中国国际丝路中心丨

加之一些历史遗留问题,并不是短短两年的奋力追赶超越就能补上的,无论是规划的讨论,资源的准备,观念的转换,还是需要有一个突破口。

这个突破口,就是西咸新区。方式,就是创新。

新加坡规划之父牵手西安,城市病破局之法
新加坡规划之父牵手西安,城市病破局之法

西咸新区是国家创新城市发展方式的综合试验区。2014年国务院批复了其作为国家级新区的时候,就赋予了新区创新城市发展方式。新区坚持做优城市格局,以生态红线、水资源底线框定城市边界,统筹生产、生活、生态三大空间,构建绿色生态、职住均衡、组团发展的城市空间格局;坚持提升城市建设品质,分类出台各类建筑品质标准,高水准配套打造教育、医疗等城市公共服务设施,推广综合管廊和海绵城市,推广中深层地热等清洁能源和技术的应用,全面建设无煤城市;坚持提高城市管理水平,建立了扁平化、大部制、小政府、大社会的内部管理体制,按照“一张网、一张图”推进智慧城市建设。

新加坡规划之父牵手西安,城市病破局之法

在此基础上,西咸新区面向全球招标一流的机构参与新区的规划设计,建立城乡一体、多规合一的规划管理体系,实现了控制性详细规划和城市设计的全覆盖。

新加坡规划之父牵手西安,城市病破局之法

城市发展很大程度是市场选择的过程、也是自然演化的过程。中国大都市圈的发展和竞争,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城市发展的创新力。高质量的城市发展顶层设计很重要,区域创新中心和创新性城市要创造有一套体制机制,要鼓励地方之间的探索和竞争。

创新城市发展方式是一项浩繁的历史工程,西咸新区作为大西安的现代化新的中心、西安建设国家中心城市重要的核心区,未来远远不可限量。

© 悦西安 保留所有权利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法律顾问 / 张晓哲

北京大成(西安)律师事务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