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小贩出摊备受争议,300人已联名请愿

2018-10-26     660

近日,新加坡社交平台一则关于小贩出摊的事儿传的沸沸扬扬...

这次不是关于小贩申遗的事儿,是出摊...

事发起因——

本月23日,一自称常客的网民Gary Ho,在脸书写长文为旧机场路熟食中心小贩请命,引起超过4000人转发和认同呼应。

他引述摊贩说,在没有翻译的情况下签了英文合约,其中一个条款是,只要不开摊没通知管理公司,就会面对惩罚...

还提高收费标准,使清洁费飙涨...

这样的消息让谁看到都会有点愤慨...毕竟自家开个店被限制太多,心中确实很不爽...

新加坡小贩出摊备受争议,300人已联名请愿

但消息传出没有24小时,就被认定为谣言?

真个认定靠谱吗?毕竟无风不起浪!

下面和小圈儿一起,一同来鉴定下——

这消息的苗头指向谁呢?

这则消息直指去年7月1日接管该小贩中心的——职总富食客(NTUC Foodfare)

网民指出,小贩签下的新合约,强制他们必须工作超长时间,甚至有些老小贩抗议说,如果强迫开摊,他们宁可关门去退休。(难道职总竟成了小贩的老板?)

对此职总富食客如何回复呢?

不会惩罚也不曾罚款,也没规定工作时间。

职总富食客发言人,针对旧机场路熟食中心说道——

小贩可以自行决定一周休息几天、每天开摊多久,不开摊没通知,也“不会惩罚也不曾罚款”。

并解释道:合约有要求小贩,若在原本的休假之外要拿假,需要“通知一声”,管理公司会确保拿假的原因是真的。但就算无故不开摊,也不会惩罚或罚款,要求通知一声,目的是方便协调沟通,不影响小贩中心的活力。

关于英文合同呢?如何解释?

职总富食客解释道——

小贩们签租约时管理公司都有解释条款,摊贩要注意的清单,都会通过中英语解释,小贩必须签名确认他们了解签约内容。

关于清洁服务费上涨问题如何解释?

针对网上流传接管后清洁费飙涨的说法。

职总富食客解释,去年7月1日接管后,曾出现清洁承包商罢工,造成碗碟堆积状况。公司过后根据新加坡环境局设立的标准以及同当局的合约规定,为清理服务做新招标,希望借此提升小贩中心的卫生水平,并确保所选承包商达标。

“为了在困难时期为小贩提供最好的支持,职总富食客与小贩商联会联手合作,确保招标活动以公开透明方式进行,并在咨询小贩商联会意见后,根据运作需求和可接受的价格,将收费分为三个等级,以反映个别摊位的碗盘需求量。去年12月,公司通知小贩,每月清洁费(含消费税)分为烘焙/点心摊374.5元,饮料/甜品摊513.4元,以及熟食摊588.5元。”

如此解释就是说——

他们的操作都是合情合理...一切都是从小贩和食客的角度出发...

新加坡小贩出摊备受争议,300人已联名请愿

这些措辞肯定不会那么有说服力吧?

所以,负责该区蒙巴登的议员林谋泉23日晚上就跑过去实地走访,他和四名小贩沟通后发现,合约根本没有要求工作超长时间和没开摊不通知会被罚...

这位议员还表示自己的父母也当过小贩,他深知小贩的劳苦,认为小贩应自己决定要多努力工作...

议员的话应该更有公信度,也就是说脸书的所谓的不出摊罚款基本上就可以证实是谣言!

新加坡小贩出摊备受争议,300人已联名请愿

中国有句老话,无风不起浪...

能够在网络上引发争论,肯定有导火索!

就此事件,今天证实确实对某些摊位给了特殊照顾!

职总富食客管理的旧机场路熟食中心目前确实有)

两名新加入的小贩,须遵循每天营业至少八小时、每周休息一天的要求。

不过,其余小贩均没有硬性规定的营业时间,他们也不曾受到管理业者的处罚或罚款。

这样的做法,是为了让食客能在该熟食中心享有一日三餐、同时打造出具有活力的餐饮场所。

新加坡小贩出摊备受争议,300人已联名请愿

小贩们如此抵触,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就是——社企小贩中心模式

这是新加坡一套新的管理模式,是让顾客和小贩都能从中受益,包括可负担的食物价格、更有效率的运作和有创新的营销概念。

推广社企模式小贩中心因而有两层意义,一则协助弱势群体;再则平抑物价,尤其是关系大部分新加坡日常生活的熟食价格。

因为之前私人收购新建的小贩中心,推高了租金与食物价格。

所以,2011年10月,新加坡终止实行20多年的停建小贩中心政策,在未来10年于全岛恢复兴建10个小贩中心,并特别强调盈利将不是目的,通过探讨其摊位租金、劳工成本、水电费及食材价格,意味着一旦落实,所节约的成本将能惠及一般消费者,尤其是在生活线上挣扎的低收入人群,并且以不会将新建的小贩中心卖给私人企业经营。

这样作为“最大的业主”就是新加坡政府,这样就可以适度通过“社会逻辑”而非“市场逻辑”来供应资源,打压寻租活动,减轻低收入群的生活负担,这样才能鼓励更多行有余力者互助助人。

新加坡小贩出摊备受争议,300人已联名请愿

虽然初衷是为了规范管理,避免低收入人群压力过大,但在具体实施中,还是引发了小贩的异议!

——

上周五,有网民发起面簿请愿,要求废除“以社会企业之名,行加重小贩负担之实”的外包模式,全面回归国家环境局管理。已有超过300人签名,纷纷留言要求回归古早味。

主要论点是:社会企业模式号称“非营利”,但本质上是政府将经营权外包,让中间人管理,实际加重了小贩的成本压力...

新加坡小贩出摊备受争议,300人已联名请愿

对此社会各界都是如何的声音呢?

新加坡环境及水源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

“政府听到种种意见,并已指示环境局对小贩中心社会企业经营模式进行评估及盘点,若发现经营者违例,将毫不犹豫地采取行动。”

“我们将继续改善管理模式,维护国人及小贩的利益,确保国人能继续享用可负担得起的食物,而小贩也能有合理的收入。”

环境与水源政府国会委员会主席李美花

“我已要求与环境及水源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以及环境与水源政府国会委员会的委员开会,以进一步了解这个课题。我们会确认事实,包括食物价格和与小贩生计相关的数据,对照我们收集和观察到的民情。我们会探讨解决方案。”

环境与水源政府国会委员会副主席颜添宝

“社企模式目前需微调和加强沟通,应先厘清传统和社企小贩中心的津贴情况,才能进一步探讨如何调整。”

“社企小贩中心引起热议是好事,当局应予以尊重。既然我们决定把小贩文化申请列为世界文化遗产,那如何传承、以什么模式经营小贩中心,就是核心课题了。”

并透露,已收集反馈,准备在下月中国会复会时向环境局提问,政府为小贩中心提供了怎样的津贴,传统模式和社企模式,津贴有什么不同;不设底价的摊位招标后,有多少空置摊位。

一项新模式的推行需要实践的检验,如果不能与社会发展与时俱进只能更糟,但新模式的推行是摸著石头过河,需要实践的阵痛最终带到幸福的彼岸。

新加坡小贩出摊备受争议,300人已联名请愿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