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揭秘:曾轰动一时,异常凶残的两件新加坡杀人案

2018年11月04日

虽然新加坡是弹丸之地,也是亚洲最安全的城市之一,但是从来不缺变态杀手。首先要说的这两起谋杀案非常凶残,而且受害人都是中国同胞的,直到今天,依然有人在论坛上时不时乐此不疲地讨论分析。

=黄娜谋杀案=

事情发生在2004年10月10日,从中国探亲回到新加坡的黄淑英发现8岁的女儿黄娜失踪了。黄淑英来自中国福建省莆田市的农民,她的第一任丈夫黄庆龙在1996远赴到新加坡务工时有了外遇,两人因而离婚。黄娜的监护权判被给了母亲。黄淑英后来嫁给福建商人郑文海,并于2003年怀上了郑文海的孩子。生产后,黄淑英带着黄娜移居新加坡,成为陪读妈妈。

这里插播一下陪读妈妈的话题。2002-2005年期间,陪读妈妈一度成为新加坡媒体关注的现象。短短几年里忽然出现了很多中国的陪读妈妈和小留学生。当时楼主上中学,在学校里老师也有就这个话题进行课堂讨论。楼主上小学5年级的时候,也有两个北京来的同学。那个时候还没有陪读妈妈,她们两个住在本地监护人家中。监护人提供住宿和一日三餐,但是并不管学习。这两个女孩子曾经都是富二代啊,一个的妈妈听说是太太口服液的创始人,另一个貌似家里经商,可惜楼主现在已经多年没有和她们联络了。当年楼主还在催妈妈买电脑的时候人家就已经有了手提电脑。

黄娜

案件揭秘:曾轰动一时,异常凶残的两件新加坡杀人案

黄淑英

案件揭秘:曾轰动一时,异常凶残的两件新加坡杀人案

黄淑英在巴西班让批发中心工作,她和黄娜也住在那里。黄娜和批发中心的工作人员都混得很熟,大家也很喜欢这个懂事、独立、善于交际和活泼的孩子。她最后一次被人看见是在批发中心附近的食阁,当时打着赤脚,身穿蓝色牛仔外套和百慕大短裤。黄淑英三个星期不间断地从早上7点至午夜,为了寻找她的女儿而走遍新加坡。黄娜失踪的消息经媒体传出以后,立即在新加坡引起轰动,各界人士自愿组成了无数小组,在全岛展开找寻黄娜的搜索行动。专门寻找失踪者的网站CrimeLibrary散发了7万多张传单呼吁知情者提供资料,还有两名新加坡人分别开放5千和1万新元的悬赏金找人。搜索甚至延伸到了马来西亚,有志愿者在新山和吉隆坡张贴寻人海报。不得不说那时候的新加坡人也是很纯朴的,对于中国移民很友好,没有现在这么大仇视。

新加坡警方办事高效率,很快就查出了嫌犯。这是一个叫做卓良豪,外号阿豪的马来西亚人。卓良豪于1981年在马来西亚出生,为一个四口之家的次子,18岁时到新加坡谋务工,家中有一个印尼籍的妻子。黄淑英回中国的那段时间,她正是把黄娜托付给了阿豪。阿豪是黄淑英的同事,担任包装员,平时非常喜欢黄娜,他常与黄娜玩耍、为她购买食物并带她搭摩托车兜风。阿豪个子高挑,说话柔声细语,逢人总是面带微笑,没有人把他和凶手联想在一起。

可是阿豪在审讯时,一再更改口供。阿豪第一次被叫到警察局问话时,对黄娜的失踪表现得非常惊讶。他说他也从朋友口中获知黄娜下落不明,他也完全不知道黄娜身在何处。在警方紧锣密鼓的侦察下,他们开始怀疑阿豪是黄娜最后接触的人。警察第二次达到阿豪家时,阿豪仍然表现十分合作。他还确定在失踪前见过黄娜,并表示可以带警方到巴西班让果菜批发中心指出最后见黄娜的地点,但仍然称不知道黄娜的下落。隔天,阿豪在刑事侦查局接受问话时改了口供说目睹了黄娜被三名中国籍男子绑架,他声称知道谁是绑匪。根据阿豪的口供,掳拐黄娜的是“很有钱的人”的黑道老板,绑匪将黄娜掳拐上一辆黑色汽车,其中一名绑匪还叫阿豪不要插手,并保证他们不会伤害黄娜,是有人叫他这么做,以恐吓黄娜的母亲。录完口供后,警方带阿豪回到住家以及果菜批发中心。后来,在阿豪的要求下,他们到巴西班让路的一家印度餐馆用餐。吃到一半,阿豪借故要上厕所,从餐馆后门溜走,并在21日凌晨3时多,成功越过新加坡的边境关卡,返回了位于马来西亚的槟城老家。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只隔一个很窄的海峡,目测最多2公里吧,经常有人会游泳偷渡。

嫌凶卓良豪

案件揭秘:曾轰动一时,异常凶残的两件新加坡杀人案

在家乡,阿豪对家人声称自己是无辜的,因怕被新加坡警方判处死刑而逃回老家。由于坚信自己的儿子无罪,阿豪的父母劝其向警方自首。10月30日,阿豪在槟城自首后被送回新加坡。次日,阿豪带领警方来到抛尸地 -- 直落布兰雅山公园树木杂草茂密的斜坡上。黄娜小小的身躯卷所在纸箱中,全身呈现纸箱的方形,尸体湿湿的留着黄水。黄娜尸体的照片并没有公开,楼主是在上大学的时候在法医兴趣班看到的。

阿豪的父母和印尼籍妻子。和他们在一起的那个印度人是新加坡非常著名的刑事案律师。

案件揭秘:曾轰动一时,异常凶残的两件新加坡杀人案

不久阿豪正式被控谋杀。2015年7月11日,高级法院开始了为期14天的审判。控方认为,阿豪在案发日上午工作完毕后,故意留在巴西班让果菜批发中心,然后假装捉迷藏和请黄娜吃芒果,把她诱骗到储藏室。当黄娜进入储藏室时,被剥光衣服,四肢被绳子捆绑,并遭受性侵犯。为了确定黄娜不会举报,阿豪用双手掩住她的嘴巴和鼻子至少两三分钟,直到她毫无气息,还猛踩和猛踢黄娜,并用9个塑料袋裹尸,以确定黄娜确实已死亡。为避免大白天丢弃藏着尸体的纸箱被人发现,阿豪把纸箱留在储藏室,晚上从朋友那里借来摩托车,乘夜色掩护,把装有黄娜尸体的纸箱抛到直落布兰雅山公园的斜坡上。

辩方以减轻犯罪责任为理据为卓良豪辩护。精神病通常是个有效的避免责任的接口。辨方心理医生指出阿豪的一些不当举止,例如常常对着自己微笑和说自己被鬼上身,显示出阿豪患有精神分裂症。但开庭前警方为阿豪做了5次精神检查,确认阿豪没有被告并没有发生思绪失常、妄想症或幻想症,所以这个辩护后来被法官驳回。

根据阿豪自己的解释,黄娜是在和他玩捉迷藏的时候,不小心摔死的。阿豪告诉警方,他是在2003年认识当时也住在该单位的黄娜和其母亲。他经常与黄娜到沟渠捉螃蟹鱼虾,也经常在工作场所玩“捆绑游戏”。阿豪声称,案发时,他们原本只是玩捆绑游戏,接着他们又关着灯在储藏室里玩捉迷藏。不过后来阿豪想通过提高难度来结束游戏,于是挑战黄娜在黑暗中为自己松绑。阿豪建议捆绑黄娜的双脚,然后关上灯,看黄娜是否可以解开绳子。黄娜同意。不料,两人开始玩这个游戏时,阿豪突然听到巨响,他赶紧亮灯,发现黄娜倒在地上,口吐鲜血,全身抽搐。看到眼前这一幕,他不知如何是好。由于曾经在电视上看过,一个人如果颈项被打会暂时晕倒,然后苏醒。于是,他开始模仿电视上看过的情景,用手砍打黄娜的后颈,连试三次,黄娜没有反应,还吐出更多血。他不知所措,开始掐黄娜的脖子,然后脱掉她的衣服,并猛踩和猛踢黄娜,还用手指戳黄娜下体,想制造黄娜遭性侵犯的假象。他还拿了一把剪刀希望能将情况弄得更逼真。阿豪认为自己没有任何犯罪动机。他自辩说,对于上述犯罪,他无法解释为什么这么做,或许自己发疯了。对于为何将黄娜的尸体用多个塑料袋包裹,他的解释是以前在学校和从电视上学过,要是把死的东西用氧气密封在塑料袋里就不会腐烂。对于为何要自首,阿豪在口供中说,如果不自首,他会受到良心谴责。

然而阿豪的辩解并不给力,所以最后还是被法官裁定谋杀罪名成立,被判死刑。法官在判词中指出,阿豪并没有心理异常的病例,辩方引述的行为“未必异常”,谋杀“明显是在头脑冷静清楚时犯下的”。法官也说,没有必要判断谋杀动机,又或者是否发生性侵。阿豪过后对死刑提出上诉,不过被上诉法院驳回。阿豪的父亲始终坚信儿子是无辜的,他在新马收集了3万5千个签名,向新加坡总统提交赦免申请,但遭否决。2006年10月,阿豪被绞死,临死前仍然坚称自己是无辜的,黄娜一案另有内情,不过他到死都没有没有交代清楚。

阿豪虽然被法院判了死刑,但是此案事实疑点重重。他的背后到底有没有主谋,仿建众说纷坛。

为什么坊间会认为黄娜的案情不简单呢?其一,是证据不足,阿豪的动机不明显,他杀黄娜到底图什么?而且黄娜尸身高度腐烂,采集不到证据,全部的指控都是基于阿豪的口供。说阿豪性侵黄娜也是控方的推断,因为尸体已经采集不到可以检验的精液。而新加坡和香港法律体系一样,都是Case law,疑点的利益应该归于被告。阿豪一案显然疑点重重,但法官仍然对其判刑。另外,阿豪到底是怎样逃到马来西亚,有没有同伙,又为什么明知比死又要回来自首,这些问题至今都是谜团。

其二,便是黄娜的母亲黄淑英的行为可疑,不符合常理。很多人猜测,整个案子也许就是黄淑英和她现任丈夫策划的,然后让阿豪背了黑锅。黄淑英在看到黄娜的遗体和在黄娜的丧礼时都表现得异常冷静,并不像是刚失去了爱女。有一名大学教授指出她唯一表现出焦虑的时候便是日夜寻找黄娜---的尸体。而且在寻找黄娜的过程中,黄娜的表妹声称自己梦见黄娜被困在山里,之后黄娜的尸体果然在小山上被找到。因此让人不得不怀疑整件事是黄淑英暗中安排的,目的就是要让警方把注意力放在山上,好尽快找到黄娜的尸体。而她把黄娜一个人留在新加坡,然后托付给男同事阿豪的举动更是让人不解,这妈妈的心也太大了。八卦群众分析黄淑英的动机应该是黄娜的保险金。黄淑英和郑文海在案发前为黄娜买了很多保险,受益者是黄淑英。在黄娜火化后,夫妇俩一直在为保险金奔波。

另外一些插曲就是,在警方调查期间,发现黄淑英夫妇俩人都有偷渡新加坡的黑历史。黄淑英多年前曾经因为打黑工被遣返回中国。后来她故意烫伤双手食指,逃避海关检查,在2003年和黄娜偷渡新加坡。郑文海也曾在新加坡因为抢劫入狱两年。反正夫妇俩都不是白善类。

2009年,有人发现他们拿着新加坡公众捐给黄娜的帛金(有说至少12万新元,但黄淑英夫妇一直拒绝公开帛金明确数目)和保险金,在莆田住豪宅(占地4个篮球场,内有假山小池别院车库),驾豪车(设了3台电视的房车),和他们的小儿子生活得逍遥快活。

黄淑英也被爆出在台湾另有老公。这个女人凌乱的私生活,再回忆起阿豪临死前说得话,不禁让人更加怀疑黄娜的案子另有隐情。

案件揭秘:曾轰动一时,异常凶残的两件新加坡杀人案
案件揭秘:曾轰动一时,异常凶残的两件新加坡杀人案

阿豪临刑前几天拍的遗照,看他灿烂的笑容,似乎并不担心自己的未来。这个人到底有没有杀人已经成了不解之谜。

案件揭秘:曾轰动一时,异常凶残的两件新加坡杀人案

=刘红梅碎尸案=

在他16年的敛尸师职业生涯中,法国人Hoeden处理过超过6000具尸体,其中包括许多凶杀案的受害者,但他看到眼前的尸体时也不禁动容。那是一个缺了双脚板,被分成7大块的碎尸。他花了6个小时,将尸块里的血水清理干净,灌入防腐液,一针针一共用了500多针,再用蜡脚代替缺失的双脚,才勉强拼凑好这具年轻女性的残躯。然后他为她著妆,穿上她身前最爱的雪白长裙,并为她盖上白头巾,以遮盖由于腐烂而严重脱发的头顶。“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我见过最骇人听闻的谋杀。”Hoeden感慨道。

新加坡的清洁工清一色都是孟加拉外劳因为清洁工是一份既辛苦又不赚钱的工作,而且偶然会捡到意料之外的东西。2005年6月16日,一名清洁工在加冷河畔的河滩上捡到一个浸水的红褐色纸箱。他和另一名清洁工原本想把纸箱搬上垃圾车清理走,却发现纸箱异常沉重。出于好奇,这个倒了血霉的孟加拉清洁工打开纸箱,发现里面包裹着一个绿色透明塑胶袋。其中一人把塑胶袋提起来,发现是个沉甸甸物品,仔细一看,却惊出一身冷汗,原来里面装着的是被肢解的女性的下半身。他吓得立刻把塑胶袋丢回去,并通知附近巡逻人员报警。

调查人员赶到后,封锁附近方圆800米,四周由警员驻守,气氛紧张。他们多处搜索后在距第一个残尸发现地点约200米外的河岸发现一个也浸过水的红色纸箱,里面装着人体从颈项到腰部的上半身截块,这截尸体也同样装进绿色透明塑胶袋里。

被发现的两截尸体没有留下其他刀痕或伤口,切痕相当平整,说明凶手的刀法干净利落。此外,尸体被肢解后,凶手也细心清洗过才装进袋里,因此尸体及塑胶袋里没留下血迹。但法医将这些碎尸拼起来之后,却发现少了头颅和双脚。警方经过一整天搜寻后仍未找到缺失的部分。这样一起惨绝人寰的碎尸案在新加坡一经媒体报道,又成功连续几个星期霸占了报纸头条,激起了广大民众的八卦心。死者究竟是谁?死者与凶手有什么深仇大恨,致使凶手将她碎尸万段,抛尸河中。

寻获尸体12个小时之后,办事效率超级高的警察证实了死者的身份,同时也逮捕了一名嫌疑人。死者叫刘红梅,当年22岁,个子娇小,皮肤白皙,约有1.5米高,来自中国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大屯镇,离乡背井到新加坡当工厂操作员。她在新加坡一经工作了年多,和姐姐一起租房子住。她和嫌犯梁少初是同事。男女之间凶杀案的动机一般都是情杀,这个案件也不例外。梁少初52岁,新加坡本地人,是刘红梅的上司兼情夫。刘红梅工作勤劳,也很听话,她升任梁少初的助手后,一年内连跳两次,羡煞旁人。两人的关系本来季度保密,但是有一次梁少初趁刘红梅在电脑前工作时从后面拥抱并亲吻她,这被同事看到,从此两人的恋情被公开。然而梁少初有个妻子和三个孩子,夫妻恩爱,刘红梅是小三。得知梁少初涉案,他的家人都惊呆了。

本案死者和凶手。

案件揭秘:曾轰动一时,异常凶残的两件新加坡杀人案

梁少初在警方的盘问下很快就招供了。他在2006年第一次出庭时的证词交代,他和刘红梅相约一起殉情,由他先勒索刘红梅,然后上吊自尽。可是他看着刘红梅的尸体,却失去了自杀的勇气。凶发现场是梁少初自己的家,他虽然没有说清楚他在那里动手分尸,但邻居们普遍认为,卫生间很可能就是被害人惨遭分尸的地方。想想邻居也是够倒霉的,无缘无故隔壁单位就成了凶宅,让人提心吊胆。

梁少初用大砍刀和木槌将刘红梅分成7块:双脚,双腿,下身,上身和头,分装打包,分几次搭各种公共运输弃尸。他先骑自行车往东,把刘红梅的衣物,鞋子和双脚丢进各处的垃圾桶。接着搭车到河边丢弃上半和下半身,就是之前说的那两箱子尸块。刘红梅的头被扔进河边的垃圾桶。杀人分尸隔天,梁少初若无其事。照常上班。

本案凶器

案件揭秘:曾轰动一时,异常凶残的两件新加坡杀人案

一开始提到,刘红梅的头和双脚并没有和其他尸块一起出现在河中。在梁少初交待他弃尸垃圾桶后,警方和法医人员展开了艰难的搜寻。其中一个经历过现场的法医在搂主的大学当客座讲师,具他描述,他们花了整整三天的时间在垃圾焚化厂搜寻。现场弥漫着扑鼻的恶臭,尽管搜索人员戴着口罩、手套并穿上塑料靴,手持手电筒和铲子,在垃圾堆中小心翼翼地搜索著。在成千上万的腐烂垃圾山中搜索非常缓慢困难,讲师说每天下班以后他们整个人都是臭的。终于在6月18日,案发2天后,警方在找到了重约3吨的垃圾中找到了用报纸包裹的刘红梅的头颅。但是双脚却永远没有寻获。

办案人员在垃圾中翻找刘红梅残缺的头颅和双脚。黄色袋子里面装的是头颅。

案件揭秘:曾轰动一时,异常凶残的两件新加坡杀人案
案件揭秘:曾轰动一时,异常凶残的两件新加坡杀人案

梁少初在第二次开庭时忽然改变了口供,声称他因为怕刘红梅知道他在案发前两天盗用她的银行卡取了2000元,因而杀人灭口。你相信梁少初会为了区区2000元杀人吗?我不相信但是法官信了。所以2000元成了杀人动机,梁少初因此被判绞刑。就像黄娜那个案子的凶手一样,梁少初的上诉被驳回,请求总统特赦也被拒,在2007年11月30日被绞死。

至于梁少初真正的作案动机,据坊间八卦,凶杀案的起因是情杀。刘红梅在死前一直想要申请永久居民权,而梁少初和他原配恩爱,不会为了刘红梅离婚。刘红梅自知无望扶正,于是在案发不久开始和另一个26岁的新加坡籍同事交往。也许是梁少初即不想和原配离婚,又不想和刘红梅结束关系,于是在争吵中对刘红梅痛下杀手。又或许梁少初筹谋以久,因此能过杀人分尸后冷静抛尸。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