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新加坡回中国,儿子管我叫阿姨

2018年11月06日

在新加坡,有这样一个群体,由于拿不到家属签证,不得不夫妻、骨肉分离。为了缓解相思之苦,他们不得不踏上迁徙之路......

我从新加坡回中国,儿子管我叫阿姨

儿子管我叫阿姨

儿子一岁多的时候,为了谋求更高的收入,我跟老公选择来新加坡打工,没想到这一走就是半年多。这半年,儿子一直由奶奶照顾。

终于,我们休假回中国了,远远地看见家门口玩耍的儿子,长高了也长胖了,看得出来奶奶照顾的很好很用心。

我快步向他走去,儿子也看到了我,那种眼神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看着我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当我呼喊他的乳名时,他愣了一下,然后很有礼貌地说了一句:“阿姨,你好!”

那一刻,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打那以后,我宁可平时只吃馒头,也要省出机票钱,三个月回家看一次儿子!

我从新加坡回中国,儿子管我叫阿姨

我们为航空公司做出巨大贡献

我儿子儿媳都是在欧洲读的博士,毕业后选择到新加坡工作,他们均为PR。起初一切都很好,直到孙女出生。

儿子儿媳工作都很忙,我们老两口也已经退休,于是决定来新加坡帮他们带孩子。可是申请了很多次,我们的LTVP都被拒掉了。

为了让孩子们安心工作,我们跟亲家达成一致,每家照顾两个月,就这样,我跟老伴儿飞过来待两个月,然后再换姥姥姥爷。每次刚刚跟小家伙混熟就得离开,哎......

我从新加坡回中国,儿子管我叫阿姨

我飞不动了

老公是公司外派来新加坡的,我们的儿子刚刚半岁多,儿子的DP通过了,我的DP被拒掉了。

为了一家三口可以团聚,我办理了旅游签证来到新加坡,白天他上班我照顾孩子,晚上他下班我们一起吃饭出去玩,日子倒也滋润。第一次我申请延期很顺利,我们一起待了两个月,虽然时光短暂,但生活很甜蜜。

回国待了两个月后,我再次申请旅游签证来到新加坡。不幸的是,这一次一个月到期后,我申请延期竟然被拒掉了,于是只能匆匆忙忙带着孩子回中国。

后来,都是老公请假回中国看我们,每次匆匆忙忙待一周就走。新加坡很好,可是我还是更喜欢中国,因为这里亲戚朋友都在。

在DP办理成功之前,我不打算再去新加坡了,其实我更希望老公可以早点回中国。

我从新加坡回中国,儿子管我叫阿姨

我是一只快乐的小小鸟

老公在新加坡做科研,我拿DP,也在新加坡工作。后来怀孕,为了方便我们选择回国生宝宝。然鹅,宝宝出生后,申请DP竟然被拒掉了!

为了更方便地照顾孩子,我决定做一个full time mother。但是,娃儿不是我一个人的,她需要爸爸,爸爸也需要她(其实爸爸更需要的是他媳妇儿——我)。于是,我带着孩子开启候鸟生活,心想也就这一年,1岁多了就可以上学申请学生签证了。

想像很美好,现实很残酷,宝宝的学生签证竟然也悲剧了!老公说,这是心疼娃儿,太小了上学不好不好(我确定,他是一只狐狸,吃不到葡萄)......

我也比较佛系,一切看缘分,再说,生活哪儿有那么一帆风顺,而且这小概率事件我们都能碰到,改天买彩票或许能中大奖。

就这样,我带着孩子开启了中国三个月、新加坡三个月的生活,突然发现这样也挺好的,三个月可以回中国休息一下,也不至于一个人带孩子太累。在新加坡,娃儿也认识了许多小伙伴,这对她来说也是一种难得的经历吧。最主要的是小家伙特别喜欢坐飞机,每次起飞降落都超兴奋,总是喊:“再来一遍!”

我确定,只要有妈妈陪,孩子就是一只快乐的小小小小鸟!

我从新加坡回中国,儿子管我叫阿姨

生活中总有些时刻要与家人分开,或为前程,或为事业,或为更好的物质条件,或许就是因为无奈......

以上案例,只是存在于某些在新加坡奋斗的小伙伴中,但又是很多很多“跨国家庭”的一个缩影。或许我们不能改变现状,但可以改变心态,把迁徙之路当作一次一次的旅行,沿途或许还会有好的风景。

如果飞得太累,记得有家人可以依靠!

我从新加坡回中国,儿子管我叫阿姨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