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之间,小特鲁多成为“新加坡表哥”

2018年11月17日

非常好玩,小特鲁多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演讲,一夜之间,因为身上发现有“马来血统”,成为“新加坡表哥”。

为什么是“新加坡表哥”呢?

因为新加坡文物局发现,新加坡的建立者之一、首任驻扎长官,是他的七世外祖父,而七世外祖母,是个法国人和马来女人的混血儿。

这不就有了马来血统了吗? 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有个同学提问,称呼小特鲁多为“加拿大总统”,被小特鲁多纠正,并开玩笑说,“我的职位是‘加拿大总理’,不过无所谓,你可以叫我贾斯汀,或者,如果你是新加坡人的话,可以叫我表哥。”

“新加坡表哥”的梗,就是这么来的。

小特鲁多的祖上真有这么牛,可以追溯到新加坡最重要的两位建立者之一?是开玩笑,还是真的历史?

是真的。不开玩笑。让我们来讲一下来龙去脉。

小特鲁多的七世外祖父,新加坡建立者威廉法夸尔(William Farquhar)

一夜之间,小特鲁多成为“新加坡表哥”

(1774-1839)

当年拿破仑败走滑铁卢,荷兰强盛起来,到处搞殖民地,包括现在马来西亚、印尼这些地方,都是荷兰人的。

英国有了印度,想往东扩。有个17岁的苏格兰阿伯丁人,作为军校生,加入了东印度公司,派遣到马德拉斯,几年后,进入远征军,从荷兰人手中夺取了马六甲。

才29岁,他就当上了马六甲第一行政长官(Resident of Malacca),在马六甲干了很多年,被当地人称为“马六甲之王”。

不错,他就是威廉法夸尔。他学会了马来语,还找了个马来美女Antoinette "Nonio" Clement。马来美女,实际上是法国人和马来女人的混血。这个女人,在当地有“马来王后”之称。

本来很开心,很快活。可是伦敦突然通知,英国要把马六甲还给荷兰,让他去配合前爪哇总督莱佛士,去找一块新地儿。

莱佛士,在今天的新加坡,是鼎鼎大名。新加坡最顶尖的莱佛士书院,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他被看做“新加坡之父”,在新加坡到处有他名字命名的地名。

他是老大,小特鲁多的祖上,实际上是老二。

老二发现了今天新加坡这个岛,当时是个荒岛,似乎还没荷兰人什么事儿,于是去商量占下这块地儿。差不多谈好了,请来了领导莱佛士。

1819年,老二陪老大登上新加坡岛,爬上福康宁山(Fort Canning Hill),老大眺望远方,大手一挥,老二放了一枪,插上大英帝国的国旗,就宣布新加坡属于英国的了。

莱佛士当即任命威廉法夸尔为新加坡第一任驻扎长官,因为还不那么合法,不能叫总督,就叫驻扎长官,让他在新加坡设立贸易站,对过往船只不要收税,把新加坡建为自由贸易港。

吩咐完了,就走了。从1819-1823年,都是威廉法夸尔在新加坡干,一边搞建设,一边想尽办法赚钱。而老大莱佛士,总共没来几次。但是今时今日,历史似乎只记住了莱佛士,却淡忘了威廉法夸尔。

是的,人们只记住老大,不会记住老二,老二干的功劳,都算在老大身上,干的错事,都算在自己身上。哪里都一样。

威廉法夸尔离任次年,英国和荷兰谈妥了,荷兰正式承认新加坡为英国殖民地。到了1826年,英国将槟城、新加坡、马六甲三个港口统一为海峡殖民地,设立海峡殖民地总督。到了1946年,新加坡单立,正式设立新加坡总督。

新加坡在二战中沦陷给了日本,战后加入马来西亚,1965年又挥泪独立,在一穷二白的状态下,在马来的包围下,成为独立的新加坡,几十年时间,发展为今天的小龙。

回过头来一看,呀,小特鲁多的祖先,在新加坡历史上,写下了隆重一笔。他祖先去那儿时,还是个荒岛,只有几个村民。

从威廉法夸尔,是怎么到小特鲁多的?

一夜之间,小特鲁多成为“新加坡表哥”

威廉法夸尔,不是有个马六甲女人么?他们生了个虐而,叫Esther Farquhar。嫁给了一个姓Bernard的男子,成了Esther Bernard。

Esther Bernard死后,就葬在新加坡福康宁山上,小特鲁多此次去新加坡,找到了自己祖奶奶的墓碑,自拍传给了索菲亚和孩子们看。

话说Esther Bernard,有个孙子Charles,移民到了加拿大卑诗省。再过了两代,有了小特鲁多的妈妈Margaret Sinclair。小特鲁多的妈妈18岁时,遇到了老特鲁多,当时老特鲁多还是加拿大的司法部长,不过一年后,就变加拿大总理了。

他们结婚,长子就是小特鲁多。

就是这么传下来的。

所以,小特鲁多母系这一边往上推,可以推到威廉法夸尔。当然,你还可以推到那个法国-马来混血,再往上推一辈,还是个马来人呢。

小特鲁多的祖上,有一个马来人。他体内有马来血统,或者说,亚裔血统。

将近200年前,他七世祖爬上新加坡的福康宁山,现在,他也爬山了福康宁山,去身亲认祖。

一夜之间,小特鲁多成为“新加坡表哥”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