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飞新遇交通阻塞 迟8小时降陆

2018年11月18日

(新加坡17日讯)从砂拉越美里到新加坡的两小时航班,因航空交通阻塞无法降落,又碰上不够油,转飞柔佛士乃机场,花了10小时才抵新。

载有428名乘客的新航SQ861航班前天下午3时许从香港国际机场起飞,原定晚上7时45分飞抵樟宜机场,却因樟宜机场航空交通阻塞,加上客机燃油不足,临时转降巴耶利峇空军基地,晚上11时35分才回到樟宜机场,延误4小时。

新加坡民航局发言人昨天表示,前晚因天气恶劣及空域限制等因素,导致6趟原定在傍晚6时至7时45分飞抵樟宜机场的航班转降其他机场,航空交通约晚上9时后恢复正常。

砂飞新遇交通阻塞 迟8小时降陆

数十名亚航AK1755的乘客滞留柔佛士乃机场。(受访者提供)

报道出街后,从美里搭乘亚航AK1755前往新加坡的乘客也申诉,原定两小时的航班花了10小时才抵达樟宜机场,比昨天报道的SQ861延误4小时更久。

这名男乘客叙述,飞机前天下午1时起飞,原本已经进入新加坡领空,机长却说航空交通阻塞,加上燃油不足,必须转降柔佛士乃机场添油,下午3时30分在那里降落。

“飞机一小时后就添好油,原定5时30分起飞,却又推迟到晚上7时半,航空公司这时才让乘客离开飞机到候机室等候。”

根据他的说法,起飞时间一延再延,直到晚上10时许才起飞,11时许才抵达樟宜机场。

砂飞新遇交通阻塞 迟8小时降陆
AK1755乘客对于航班一再延误感到不满。(受访者提供)

延误YB陈长锋飞雪梨

同样在AK1755班机的还有砂州埔奕区州议员陈长锋,他原本到新加坡转机去雪梨,但班机不断延误,因此错过转机。

“到了晚上7点,新加坡已没有其他航班让我飞到雪梨,只能在亚航的安排下免费飞到吉隆坡,再自费909令吉飞去雪梨。整个过程耽误了我超过8小时。”

在受困士乃机场时,他不断听到各种无非起飞的理由,包括樟宜机场路线繁忙没有空档降落等因素,让他非常失望。对于自费飞雪梨一事,他接下来会向亚航追究。

半数乘客宁搭车返新

半数乘客宁愿舍弃亚航的赔偿,改搭车回返新加坡。

黄先生表示,大家越等越不耐烦,又不知道飞机几点飞,有乘客提议干脆从士乃搭车回新加坡,速度都比较快。

“不过,有亚航的代表就对此提议表示,如果乘客选择这么做的话,公司就无法给予赔偿。”

男乘客估计,机上一半的乘客,大约二三十人左右,最终还是选择放弃赔偿,搭车回新。

乘客质疑安全隐忧

大前天下午4时许从曼谷乘坐新航SQ977班机回新的林女士(42岁,执行人员)说,飞机抵达新加坡领空时,盘旋了约15分钟后,机长就说因为航空交通阻塞,加上燃油不足,必须转降士乃机场。班机最终在晚上9时30分左右成功飞回樟宜机场。

“后来听其他乘客说,别的航班也遇到类似问题。对于燃油问题,我也提出了质疑,更担心有安全隐忧。”

她能理解因为东盟峰会缘故,会导致领空出现航空阻塞情况,但她也认为这些都是预知的事情,航空公司应提前预备。

Post in: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